Quantcast

黃河清:高智晟,我懺悔,聲援你!

2009-10-30 05:19 作者:黃河清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新貼07年舊文,以尋找聲援高智晟,也是尋找聲援賈甲!
黃河清09、10、28
--------------------------
·高智晟,我懺悔,聲援你!

今年初在香港出版的由我主編的《中國獄中作家文選》,未能堅持選錄高智晟的文章,我深感歉疚慚愧。本來我可以藉此表示對高智晟的支持聲援,也是彌補向來未能關注高智晟的一個機會,但是我卻未能做到。為此,我懺悔!

在得悉高智晟為了維權運動所經受的一切被綁在鐵椅上590個小時諸苦難折磨而無所畏懼死不悔改之後,在得悉高智晟為了妻子和幼兒稚女的存活而作了某種妥協、表現了最本質的人性之後,我慚愧無地,歉疚不已,我懺悔!為自己的自私懺悔,為自己未能及時對高智晟做出聲援懺悔。

無論出於什麼理由,在高智晟們為維權衝鋒陷陣的時候,在背後自覺或不自覺踹上一腳者,散佈流言、影射抨擊、誣蔑誹謗者,現在應該清醒了!維權,為民主自由奮鬥的任何做法,都應該被尊重,都沒有任何理由互相排斥、非此即彼、你錯我對,更不應該唯我獨尊、唯我獨大、唯我獨是而打擊其他。我希望曾經與我一樣對不起高智晟的朋友們,現在能對在苦難中堅守著良知勇氣的高智晟伸出真誠的友誼之手;我希望曾經和繼續在借高智晟的苦難為自己塗脂抹粉歪曲抹黑高智晟者,不要再自作聰明瞭,歷史在記錄,人心不可欺。

恕道的大前提是公義,不講公義的恕道是鄉願。高智晟的所作所為已經首先體現了最大的公義;所有他的傳聞的實在的真的假的一時的還可能會有的妥協軟弱都是最本質最原始的人性;不要只是挖掘著盯著幸災樂禍著傳遞著聽信著高智晟一定有的將來還會有的許許多多的不足缺點錯誤甚至缺陷。我們捫心自問,我們自己如何?英雄耶?凡人耶?狗熊耶?野心耶?居心叵測耶?何須深究定位判斷頌讚嗤鼻!面對著一個被專制政權蹂躪踐踏而不屈不撓掙紮著被踩下去又奮力爬起來的活生生的人,作為同類,我們應該如何?我們處在那樣的境況下會如何?在維權、在為民主自由奮鬥努力的過程中,我們要團結、要守望相助、要互挽著手、互暖著心啊!人性,才是我們最高最原始最終極的守則和目的。

高智晟,我懺悔,我聲援你!

07/4/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高智晟即使吹牛,又怎麼啦!

黃河清

拙小文"高智晟,我懺悔,聲援你!"發表後,有朋友來信來電話委婉而鮮明地表達批評之意,其中竟有:"為什麼不是589小時或591小時,而恰恰是590小時呢?"我目瞪口呆。網上雜七雜八對高連帶對拙文的類似抨擊就更多更不知所云了。我從不與人作網上的駁難。但這次在高智晟如此受難後,同一營壘中的人仍然不屈不撓地對其吹毛求疵,令我驚詫莫名;正如當下的嚴正學,一個原先的錚錚鐵漢,被折騰成與以前判若兩人萬念俱灰萎靡不振後,自己營壘中的人竟就能泰然自若視而不見不予深究。我不能不作深思:這是為什麼?作為特例,我要為高智晟再說一次話,接著我將為嚴正學正兒八經地辯誣。請友人理解我的這篇小文其實是有感於網上那些不知所云的異見而發,自以為有普遍意義;絕非針對我絕對相信出於善意的你(們)。萬一有冒犯你們處,請予諒解。

記得有好朋友對我講過一個美國電影故事:總統被劫持,面對歹徒種種威逼拷問寧死不從;歹徒最後以其妻兒生命要脅,總統屈服了。但美國民眾理解諒解總統,沒有認為總統出賣了自己出賣了國家。高智晟的故事與這位總統的故事有相似之處。在我來看,為妻子幼兒的存活生命而犧牲自己的一切包括信仰人格,是更難的事,也是更具人性本質的事。這從他經受了如許酷刑折磨仍矢志不渝可以證實。對這樣一位無論是英雄狗熊普通人,對這樣一位剛從煉獄裡走出來的人,怎麼就能竟然能繼續吹毛求疵至此呢?我實在看不過眼。這也證實了我一貫的看法,當今無論海內外,大勢是:正氣不彰,歪氣邪氣高漲瀰漫。基於此大背景,從未對這位大名人關注的我(關注的人太多了,無須我)才反躬一問,一懺為悔,一吐為快,一言聲援,僅此而已。

我計算了一下,高智晟自稱被綁在鐵椅上的600小時是25天,590小時是24天半多2小時。可以懷疑高智晟有點以小時數的成百上千製造效應,但無法肯定他就不可能記得這麼清楚。那種義正詞嚴質疑"為什麼不是589或591小時?為什麼恰恰590小時?"者可以肯定沒有像我這樣計算過,也可以肯定比高智晟還多心眼。你能如此多心眼,高智晟多一點心眼,對象還是專制制度呢,怎麼就大逆不道了,或者說,就礙著你什麼了?就非要如此不依不饒?寫到此處,我不禁失笑:我做這樣的計算,喋喋於此,不是同樣的小心眼嗎?人性之醜陋,真是凡人皆有啊。即便高智晟吹了一點牛,又怎麼了!?

不以英雄衡人,即使人以英雄自居,也只是就事論事。這是我一貫遵奉的原則。天上地下古今中外,絕沒有絕對的永恆的英雄。此時此事是英雄君子行為,就是英雄君子;彼時彼事是狗熊是庸人是小人行徑,就是狗熊俗子小人。我自己則當然地經常地狗熊俗子小人。

高智晟的缺點錯誤缺失缺陷甚至人品上的污點都會有或者都可能會有。所有的烈士英雄志士仁人以及當今炙手可熱的精英們也同樣地缺點錯誤缺失缺陷甚至人品上的污點都會有或者都可能會有,當然更包括我自己這個卑微者;除非成神成聖,那就不是人間世道了。問題是眼睛盯著什麼。現在的悲劇是基本上把眼睛盯著高的不足。如此,是可以找出說出一百條一千條難以辯駁的事實和道理來的(無論對誰都可以,孔子/耶穌/佛陀/華盛頓/孫中山/甘地/貞德/哥白尼/蘇格拉底/莎士比亞/托爾斯泰/馬克思/雷鋒/王維林以及文天祥/譚嗣同/遇羅克/林覺民/林昭......了);如此,就糾纏於沉陷於那些無聊的或別有用心的混戰了。

說具體一點,XXX那封針對高智晟的公開信有一萬條理由要寫,只有一條理由不能寫:同道衝鋒陷陣時絕不能在背後踹上一腳。互相攻訐起來,還有完嗎?能行嗎?也因此,對於以後其他人照葫蘆畫瓢的對XXX的攻訐,我也甚不以為然。無論是誰!就這一點,是可以看出高下的。一些朋友對我用了"最崇高"一詞頗為不滿。也許,我用詞不當,可為什麼就不會自然地首先對高在這樣的狀況下還受到攻訐抱一點不平呢?然後再自然生發出對高的不足之處的惋惜批評不是更好更合乎人性嗎?為什麼就首先盯著我的"最崇高"這可能的用詞不當而很堂皇很正確地對高並不最崇高條分縷析求全責備呢?如此心態,如此觀念,即使我把"最崇高"去掉,要挑毛病,還是比比皆是,為什麼不是589小時的質疑就是最典型最不可思議的例子。問題確實是:就是要否定高智晟。即便他受了這麼大的苦難仍堅持維權,他還是有其他問題。為什麼?我很難理解!多說是高為了自己出名,把維權的大好形勢糟蹋了。我還是不理解!你也來為了出名如此糟踏試試的責問當然有點過份,那麼如果設想,有更多的高智晟是否更好?一省有一個,一市有一個,出名的十個精英里再出三個來糟踏,是否會更好,還是更糟?問題是只有一個高智晟,沒能出第二個。這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光動筆張口就行的,所以不好類比。我看,爭執是否更糟沒有什麼意義,問題是在即使真的更糟了,就能把什麼過錯罪責都加到高的身上,即便他在如彼慘狀下?!怎麼就將那專制制度輕輕放過而緊緊抓住高智晟死死計較呢?!那麼誰還會再去維權?誰都要在投入維權之前,仔細揣摩掂量自己的行為是否會"好"而不會"糟",才能不蹈即便受如高智晟似的折磨還是會被同道鳴鼓而攻的覆轍。有這樣的量化的"斗/尺/秤"嗎?沒有,可以肯定沒有!那麼,是否得按某方或某人的意見/理論作為度量衡,照著做,才保險呢?才不會"糟",而只會"好"呢?或者是即使糟了也沒事,因為已經照辦,沒有杵逆上意,糟了,"領導"會負責任。我看,這恐怕也不行,因為,不可能有某方某人某精英願意公然如此宣告這樣的意思,做這樣的"領導"。所以,問題還是回到原始的起點來,只要是維權,只要是不鼓吹暴力維權,怎麼做都行,沒有對錯,只有更好;不斷汲取教訓,總結經驗,以求更好,才是正道。設想一下,張三說李四的做法導致糟糕,李四會認嗎?李四一定會說張三你的做法才導致糟糕。這是人性的本質。如此互相攻訐,有了時嗎?開懷大笑的是誰呢?所以,在高智晟如彼的狀況下,還去對他求全責備,只能說是吹毛求疵挑刺糊塗別有用心。這恐怕也是無可奈何總會發生的總會有的事。只要有人群,尤其是中國人的人群,尤其是被黨文化鍛磨了五十七年的中國人人群,一定會有!所以,我只得歸咎於人性的醜陋。九州之錯已經鑄成,大勢如此,對每個人都有影響。狂瀾既倒,無力回天。我深深地悲哀!

王若望先生/劉賓雁先生是公眾敬仰的人物,他們是人,不是神,不是聖。王若望劉賓雁的不足之處錯失侷限一定會有也已經有了,我們可以也應該對其侷限予以中肯的符合實際的分析研究以至批評批判。但是我們能只盯著他們的錯失侷限嗎?吹毛求疵求全責備地一再強調逮住不放,進而擴充甚至歪曲他們的侷限而予以攻擊嗎?王若望劉賓雁一生的主要言行比他們的錯失侷限要重要千萬倍,這是不言而喻的。對王若望劉賓雁的溢美之詞比比皆是,為什麼對高智晟說上那麼幾句好話就如此字斟句酌非要準確無比呢?高智晟雖然與王若望劉賓雁不是同一類型,難以類比,但旁人在盯著什麼這一點上,其理則一。歷史上所有的偉人,我們都應如是看。岱岳泰山光環四射者有他大義凜然浩氣長存的一面,也有他"小"的時候,醜的內容。文天祥就曾是一個紈絝子弟,吊兒郎當,胡天胡地過;"子見南子",歷來是孔夫子為人所詬病的把柄;孫文公開宣稱自己最愛者第一革命第二女人......歷史怎麼看待這些小與醜呢?歷史沒有也不會計較文正公/孔聖人/孫中山曾有過的登徒子行跡;歷史注重大事大節。大事大節上站得住,歷史就忽略了這些小與醜!

中國的歷史文化為尊者諱為賢者諱,五十七年的黨文化更將此發展到登峰造極淋漓盡致之境,所以中國多有聖人化的英雄,而缺少或幾乎沒有血肉豐滿的具備七情六慾一大堆缺點的豪傑。這要說起來,可以寫一本書。打住。對文天祥/孔子/孫文這些歷史偉人尚且如此,我們對高智晟諸現時的所謂精英往後的不知什麼東東為什麼要那麼苛求呢?!當他們是普通人吧。用普通人的標準看他們,用對自己的要求衡他們,該讚揚該支持時喝一聲彩,想大義凜然相責時,退後三尺沉思:傳統的恕道--他們既已首先獻身體現公義(這才是最重要的!自己做到了嗎?),我們首先應該讚美支持,不應挖掘放大鼓吹不足侷限或者即便是可能有的污穢--這也是踐履恕道吧。

07/4/1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