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葆璋:共產中國60年丟盡了道義的光環(圖)

2009-09-27 05:53 作者:吳葆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kzg吳葆璋
吳葆璋(看中國圖庫照片)

臨近"十一",我常常想到的就是"道義"這兩個字。明朝有位著名的忠良義士,楊繼盛,他留給後人一副對聯:"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在中國人文化中,"道義"就成了首要的價值準則,乃至,中共創始人李大釗也把這副聯當作自己的座右銘,表明共產黨人肩負著道義的重擔。

中共於1949年是憑藉著蘇聯的軍事援助奪取政權的。然而,當年,不少愛國誌士,熱血青年也是被中共打出的道義幌子所感召,從而走上了普羅列塔利亞反對布爾喬亞的"為國為民"的革命之路的。剛剛入主北京的那幾年,中共的行為也十分謹慎。殺劉青山,張子善,改造妓女和嚴禁賭博等幾項工作頗使人感到,新政權給人帶來了光明和希望。

劉青山、張子善本是在華北起家的中共高級軍事幹部。建政後,他們利用職權,直接或間接貪污,金額高達1.94億和 1.84億元人民幣。1951年底,中共清理了這兩個人的案子並將兩人處決了。50年代初的人民幣與後來的新幣比值為,一萬元舊幣等於一元新幣。所以按後來的新幣計算,劉、張二人貪污的金額分別應為19400元和18400元。六十年後的今天,這兩個人完全可以在陰曹地府喊冤叫屈了。因為去年揭發出來的 "國企第一貪",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陳同海,創下的"單筆受賄金額"竟高達1.6億元人民幣,等於劉或張貪污金額的好幾千倍。2008年另有報載的估計表明,中共貪官"平均受賄"金額為800萬元。劉、張在宣判後立即被槍決,而陳同海的最後判決則是死緩兩年。

從劉青山、張子善到陳同海,這六十年的歷史表明,中共官員已經放棄了起碼的從政道德準則:中國大陸官員的貪腐屢禁不止,已經演變成擴散性的貪腐,制度性的貪腐,是一黨專製造成的惡果。

1949 年,八路軍進入北京城前,曾有明確的指示,要求黨軍幹部走路要繞過紅燈區走。紅燈區就是妓女和妓院集中的地段,比如,北京南城楊梅竹斜街一帶。1949年底前,一場改造妓女的工作就首先從北京開始了。一夜之間,200多所妓院被關閉,數千名妓女被拘留。繼而,同樣的行動在上海和其他大城市展開。當時的做法不是判刑和監禁,而是教育和指導妓女們從事正當的職業和工作。隨後不久,人們甚至在有軌電車上都可以遇見曾是妓女的售票員,並一時被傳誦為社會佳話。六十年後的今天,賣淫或變相賣淫活動在中國大陸卻又遍地開花了。據張宏良教授的調查,如今被迫賣淫的少女人數,估計不下兩千萬,每年創收相當與國民生產總值的 6%。另有專家估計,目前在中國大陸"商業化性工業"的從業人員約為四百多萬。在眾多的嫖客中,中共官員比比皆是。不久前,轟動輿論的鄧玉嬌事件就是典型的例證。從改造妓女到賣淫業重又遍地開花,六十年的歷史表明中共官員已經放棄了起碼的道德底線,姦淫婦女乃是貪官污吏的需要。

賭博業也是中共建政後立即加以禁止的社會弊端。關閉賭場,嚴禁地下賭博,也曾一時為人稱頌。上個世紀70年代末打開國門後,中共為增加稅收,也准許開辦各種博彩公司了。博彩業誘發了貪官們大發橫財的胃口。於是,香港澳門頻傳中共官員豪賭新聞的同時,內地地下賭場也開始盛行。有香港媒體驚呼:上海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賭城。據報導,地下賭場為了隱蔽,大都在上海郊區和市區高檔賓館裡,甚至在別墅洋房裡設立賭臺;上規模的賭場有三十餘家。同時,為了安全起見,這些地下賭場還嚴格實行會員制度。成為會員必須有兩名會員介紹。會員還分為銀卡會員,金卡會員和嘉賓會員。每類會員必須帶去的賭金分別為一萬元,十萬元和三十萬元以上。不少會員在輸得精光後可以成為"拉客先生",把自己的親友拉進地下賭場參賭,並從中提取佣金。六十年來,地下賭博業在大陸死灰復燃也可以使人看到宣傳中的中共和現實中的中共,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

海外獨立媒體普遍注意到,以上談到的三樁社會弊端,如果沒有中共官府,尤其是公安部門的縱容和扶持,是絕對無法存在的。我想,再糊塗的人也明白其中的奧妙。

在國際上,同樣如是。中共建政正值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達到頂峰之際。那時響亮的口號是"解放全人類"。中共當年也的確豁出人力物力財力支援過民族解放運動和國外的共產武裝。六十年後的今天,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大陣營不復存在了。然而,稍加仔細觀察便不難發現,從北京到加拉加斯,中經平壤、緬甸、德黑蘭和蘇丹,存在著一個鬆散的專制軸心。中共與這些國家在政治上沆瀣一氣,其目的已經不是什麼"解放全人類",而是要制衡西方大國,並與之爭奪石油和其他原料資源了。六十年的歷史表明,隨著共產主義運動的破產和社會主義在全球實踐的失敗,中共也已經在國際上放棄了一切道義準則,從一個全人類的解放者蛻變為爭霸世界的強權了。在它的外交政策中已經沒有什麼"義"可言,所有的儘是"利"了。冷戰後,西方當權的政客們往東方看,著眼的不過是莫斯科的油桶和北京的錢袋外加廉價的苦力。中共則不惜引狼入室,與虎謀皮。

中共建政的前三十年是以國民經濟面臨破產崩潰告結的。這後三十年所標榜的"高增長",則是引進外國資金,犧牲社會正義,殘酷鎮壓不平的呼聲,犧牲工資福利,犧牲社會保險,環境衛生而取得的"透支型"增長。結果是養肥了一批又一批的貪官,而各種社會群體事件層出不窮,國民工資不及美國的3%。80%的江河湖泊出現斷流枯竭的現象,三分之二的草原已經沙化,100%的土壤板結。世界銀行指出,在20 個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有12個在中國大陸。此外,全國將近700個城市處於垃圾包圍之中。

六十年的歷史表明,中共從破產的計畫經濟轉向野蠻資本主義,對世界的危害也在日益顯現。在害人的沙發,有毒的鞋子,危險的玩具之後,最近的一樁公案是法國人發現,從中國大陸進口的石油化學工業用的幾千閥門完全不符合安全的標準,其潛在的危險令人毛骨悚然。

從馬列崇拜到金錢崇拜,中共政權正無可奈何地沿著"黑社會化,幫派化和買辦化"道路滑下去。在學校和醫院市場化之後,中共的凌煙閣--八寶山公墓也隨之跟進。凌煙閣是唐朝君主李世民供奉開國功臣畫像的地方。類似的殿堂許多國家都有。巴黎五區著名的先賢祠便是。然而,八寶山在市場大潮的衝擊下,一隻骨灰罐子,一個供奉閣子,一方園林土地,一株松柏,一片墓碑,一場規格不等的追悼會,都有明碼標價,少一分錢則一切免談。無怪乎胡耀邦和其他元勛都死後不進八寶山了。況且,在權爭不息日日夜夜,想的是名垂千古,轉眼間也便會遺臭萬年。著名的例子就是曾任公安部長謝富治,文革期間,一夕風雲突變,骨灰立即被攆出了八寶山。

六十年來,可以說中共已經丟盡了道義的光環。可喜的是,隨著時光流逝,尤其是近10年以來,中國民眾的智慧已經被現實和歷史的真相喚醒。體制外,體制內,各行各業共產政權歷年來的受害者們,高增長下的受害者們,正在與原形畢露的貪官污吏們進行著不屈不撓的抗爭。我確信,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是歷史的必然。

2009-09-26於巴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