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村官因連遭黑社會毒打集體辭職(組圖)

2009-08-02 13: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村官因連遭黑社會毒打集體辭職
三四米長的白色橫幅。

村官因連遭黑社會毒打集體辭職
條幅上寫著黑色大字。

近日,佛山市南海區丹灶鎮塱心村上堯村小組的一個涼亭前,掛起了4條三四米長的白色橫幅,上面寫滿了黑色大字:「打到貪官腐敗,維護村民利益」,「嚴懲黑惡勢力,還我村民人身安全」……

據瞭解,這4條橫幅是7月29日上午10點被掛上去的,與此同時,上堯村小組組長陳康耀對著100多位村民宣布了自己的辭職決定。陳稱,他之所以選擇辭職,是因為在他兩年的組長生涯裡,挨打兩次,被恐嚇多次,兒子也受連累遭毆,因此「不敢再幹下去了」。同時宣布辭職的,還有其他6名小組幹部。

「我和朋友經常去西樵金泉酒店吃宵夜,7月14號晚上十一點多吃完宵夜,我出門按了一下車子的遙控器,準備上車離開時,突然衝出三個陌生的年輕男子,拿著棍子對著我就打。後來我跑到附近一家茶藝室裡,他們才開著摩托車離開,他們肯定是事先埋伏好的。」當晚,陳康耀挨了六棍,手臂、背部、腿部多處受傷。

上堯村小組幹部中被打的,不僅僅是陳康耀一人。

2008年7月5日晚上八點四十,村小組成員陳運開在西樵大酒店被三個陌生男子用鐵管猛打,一共挨了九棍,手部及大腿受傷。

2007年12月25日,村小組副組長羅昌記在開村民大會時,被李勝炳(前組長李仁富之子)及其家人摁在地上打了一頓。李勝炳當時持有電棍,後來因此事丟了法警的工作。

自2007年9月開始,上堯村多位幹部被一輛車牌為「粵A.X4168」的紅色小車碰撞,其中2008年6月18日上午八點半,陳康耀與一名華工大實習生在村民潘耀堂倉庫門口被該車撞傷,當時陳康耀雙膝跪地,膝蓋流血不止。

「現在誰還敢做村長,他們有人被打得進了醫院,醫藥費都不知誰出。」7月29日,一位村民邊說邊用礦泉水瓶猛砸石几,「還不是怕查他的土地問題。」

村民口中的他,與村小組幹部懷疑的「恐怖」事件的背後主事者是同一個人——李仁富。

村小組幹部一致認為村裡的「恐怖」事件與李仁富脫不了干係。因為駕駛紅色小車的正是李仁富的小兒子李勝斌,而羅昌記也是被李仁富的家人所打。

這一切,很可能與村小組那未被計入合同面積的8畝出租地有關。

2004年6月,上堯村小組與村民陳國強簽訂了租地合同,租給其塱心華興絲棉織廠,合同土地面積為9畝,租期50年,每年每畝3000元租金;同年,又將村裡一塊合同面積24畝的土地租給陳國強,租期同樣是50年,租金分5個週期交,每年每畝3000元至3960元。當時任村小組長的正是李仁富。

2007年初,上堯村部分村民到塱心村委會檢查來往出入賬,及土地出租問題,認為組長李仁富在土地出租上有「舞弊行為」,多劃給陳國強8畝多地。後李仁富辭去組長一職。2007年下半年,陳康耀等人被選為新的村小組幹部,上任後,便開始著手調查歷史遺留問題,包括上述土地問題。

「我們請過專業公司來重新丈量過,發現實際面積比合同面積多了8畝。」陳康耀介紹說。

對此,李仁富解釋說,「當時招商引資不容易,是有給他們(陳國強)一點甜頭,所以比合同多一點地是可能的。而且那時候丈地的方法與現在不一樣,也造成了現在相差這麼多的情況。」當被問及是否知道李勝斌開車故意撞人之事,他一口否認,認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上堯村現在約有300人,沒有耕地,也很少有村民出去打工,大多數人都靠分紅過日子。所以,那幾畝多給的出租地對村民來說很重要。

「橫幅裡不是寫著我們要食飯嗎」,當被問到是否有「百歲老人願捐棺材本」這回事時,涼亭裡四五個年逾80歲的老人沒有正面回應,而是憤怒地訴說著自己的艱難。(來源:南方農村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