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東歐印記

2009-07-08 19:33 作者:楊恆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五日下午五點,海南航空公司從北京到德國的飛機經過九個多小時的飛行,降落在柏林機場。六月初我才離開這裡,現在又回來了,確實沒有什麼新鮮感。但對於我們這個十幾個人的考察旅行團隊來說,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來德國和東歐。所以,即便接待我們的旅行車走錯了很長一段路,大家也因為被路邊的景象吸引而沒有什麼抱怨。

當然,即便對於我,這次旅行也有很多期待之處。這次對於各位老師來說是考察和旅遊,而對於我來說,則是不折不扣的學習之旅。

就是東歐,我也不是第一次來,可是,想一下,過去十年來,無論在我們的新聞還是報導中,東歐的內容越來越少,這塊土地之於我,好像漸漸消失了一樣,我們的文章和口裡整天就是中國、美國、澳洲、亞洲、法國和英國。

在這次出訪前,我到廣州最好的學術書店"學而優"去買東歐的書,結果竟然一本都沒有,於是我到北京新華書店去,也沒有。這才發現,也許不只是對於我,對於很多哥們姐們和網友,東歐那塊土地都越來越陌生了。

東歐的轉型成功嗎?轉型前反對派們是如何操作的?現在和諧嗎?共產黨現在在幹啥?還在掌權,還是被慢慢清算?這裡有什麼問題?這些國家的民眾怎麼想?這些國家發展得如何?對我們有什麼借鑒?等等,如果我們好好想一下,就會發現,東歐很多國家應該離我們很近,然而呢?

更不用說,今年是推倒柏林牆二十週年,東歐劇變二十週年,在這個時候,能夠放下一切俗務,和一幫老師級別的"團友"重溫故地,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學習機會。

飛機降落後的十一天裡,我們將會乘坐大巴穿越中歐和東歐,從柏林到波茨坦,到布拉格,奧斯威辛,布達佩斯、維也納等多個國家和地區。說實話,對這些地區的瞭解,除了大學課本上的一點之外,就是二十年前劇變時從新聞上瞭解的一些東西。這次我將利用這個時間,學習學習,也願意和網友一起,如果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在博客後面留言,對於大家的問題,我自然沒有這個能力回答,但我的"團友"老師們,和我們接觸的當地學者和華人,也許能夠回答大家。

到達酒店後部分團友合影一張,照片中有蘇聯東歐問題專家、政法大學的金雁老師,人民大學張鳴老師,商學兩不誤的信力建老師、大作家秋風老師、陽光衛視的周勇副臺長、清華大學的秦暉老師,還有陳老師、伍老師、蓓蓓老師等等,當然,還有我這個年紀偏大的學生楊恆均。

由於乘坐巴士奔波,上網不方便,所以,也許無法及時看到大家留言。但只要有機會,我就會把自己這次學習之旅中聽到的我認同的觀點及時寫出來,與哥們姐們分享。下面幾篇寫東歐的文章,大多觀點都不是我的腦袋想出來的,屬於某種"剽竊",我就不再註明瞭。

今天目的地,波茨坦和柏林牆,這堵著名的有形的牆在二十年前被推翻了,然而,二十年來,還有無形的牆在繼續豎起來......

七月七日,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由於團員中大多沒有來過柏林,而我們在這裡只停留一天半時間,所以,從早到晚,馬不停蹄,我也只好跟著跑。從頭到尾,由於我們行走的地方都沒有離開柏林牆、二戰、大屠殺,加上導遊總是扯到猶太人的弱點和本性,所以,猶太人一直是大家討論的對象。

我部分同意導遊的意見,因為不得不承認,西方國家,甚至現在的一些東方民族都對猶太人不那麼感冒,他們斤斤計較的經商方式,不肯融入當地文化的民族特性,強大的商業實力,都引起很多民族的不滿。當地導遊對此多有描述,甚至認為這次經濟危機也是猶太商人引起的。

導遊對猶太人的不滿,不能不讓我想起華人華僑在世界各地的遭遇。從我自己的觀察來看,猶太人和華人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類似之處:自成一體,勤勞,對經商自有一套,刻薄吝嗇,殘酷剝削,不融入當地社會,有經濟實力卻無政治地位,在西方一些所謂發達民族看來,還有比較髒等等令人無法容忍的弱點......

西方排猶和排華都有過,但經過我自己的觀察,我覺得華人和猶太人有一個巨大的區別,那就是猶太人遭其他民族鄙視,但猶太人卻很少剝削自己的同類,他們始終很團結,而受到猶太人類似遭遇的中國華人,他們剝削欺騙的卻大多是自己的同胞,而且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一般都不那麼團結,更不用說像猶太人那樣,萬眾一心對付外族了。

希特勒屠殺了猶太人,至今,猶太人群策群力,竟然在德國柏林每一個地方都留下了對希特勒進行控訴的痕跡,一個半月前,還把躲藏在世界某個角落的最後一個納粹(八十多歲了)抓捕歸案。日本人當年也屠殺了我們,可是在屠殺地南京,也找不到多少痕跡,更不用說其它地方了。

這只是一點思考,和這次旅行的主題關係不大,然而,下午聽到導遊從他對猶太人評價"很壞"到把猶太人的致命弱點與希特勒屠殺聯繫起來,最後竟然聽他說出了猶太人被屠殺是自作自受的話,還為希特勒辯護,說當時屠殺猶太人是德國為了走出危機的不得不做的事,我的震驚可想而知。我當場不顧禮貌,打斷了導遊解說,請他講解導遊詞,停止"討論"猶太人和希特勒。

車上的各位老師對導遊的話也直搖頭,但顯然對我失態到如此"粗暴"地阻止一位導遊講說自己的觀點感到一絲不安。秋風老師說,如果這車裡坐的是一些大陸來的官員,可能還會為導遊的解說詞鼓掌。

可是,我無法忍受的是,我面對的不是大陸來的官員,說出這話的是在德國生活了近二十年的華人。我也是在海外生活十幾年的,我可以告訴大家,如果這車裡坐的是任何一個西方國家的遊客,這位導遊的說話絕對會被打斷,甚至會被投訴、控告。在這一點上,西方顯然沒有我們擁有更多的"言論自由"。尤其在德國,在美國合法的"納粹言行",在這裡是違法的。你可以否認大屠殺,說是猶太人編造的,但如果你明明知道有了大屠殺,現在還在以如此露骨的方式為希特勒辯護或者為屠殺找理由(猶太人自作自受,因為他們太吝嗇),我會不顧身份,打斷你,不管你是導遊,還是大教授。

這正如我能夠"理解"日本人不為南京大屠殺道歉,也不會"計較"他們攻擊我們編造了南京大屠殺的死亡人數,但如果他們在明明知道有南京大屠殺這件事,卻膽敢如此露骨地為屠殺找理由和藉口,我絕對會非常非常憤怒。

今天柏林的行程非常緊,但我唯一三番兩次提醒大家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我三個星期前才去過的柏林大屠殺紀念館,在那裡,我請大家一人佔據一個石碑(紀念碑),照了一張照片,我喜歡自己設計的這張照片。他讓我想到每一個石碑都代表一個被屠殺的猶太人,他們就像此時站在我身邊的這些中國來的學者教授一樣,都是鮮活的人類。

當地時間晚上九點大家回到酒店,那已經是中國時間凌晨三點了,大家都很睏,睡覺了。我卻無法入睡,匆匆寫了這幾個和原定計畫的主題無關的文字,當在後面打下日期的時候,才猛然發現,今天正巧竟然是7月7日,這是個什麼日子?盧溝橋事變紀念日,日本人就是在那一天發動了對中國的侵略......

我不知道我們是否還記得或者紀念這個日子,但我知道,如果有同樣遭受屠殺的猶太人在這個日子裡為當年日本法西斯殘殺中國人辯護、找藉口,我會很不解很難過很傷心很憤怒的!

楊恆均 2009/7/7 七七盧溝橋事變紀念日 於德國柏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