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張三一言:胡錦濤為什麼要保護芝麻官?(圖)

2009-07-05 07:04 作者:張三一言 桌面版 简体 15
    小字

湖北石首數萬民眾與武警大規模衝突 1
湖北石首數萬民眾與武警爆發大規模衝突(資料圖)

在鄧玉嬌案中有這樣的一種質疑:難道胡錦濤會保護鄧貴大、黃德智這些芝麻官?在石首事件中有這樣的一種質疑:犯得著動員8000武警來保護、袒護一個殺人犯麼?──它的意思是共產黨不會包庇下屬黨官作惡犯罪,特別是胡錦濤的共產黨最高層不會保護最低層的小黨官犯罪;它要告訴人們:各級共產黨官必定會保護人民,在諸如鄧玉嬌案、石首事件中人們的反應、反抗是錯誤的、沒有必要的。

所以,這些質疑者除了發出這麼樣的質疑外,還對被質疑者作出這樣的譴責性判斷:用屁股想想都能明白的胡扯,居然成了"抗暴"的理由。另一個譴責性判斷是:支持鄧玉嬌和石首抗暴民眾的是政治炒作。

當然,這些質疑者也說出大道理。現在選擇以下這個大道理讓大家看看。

大道理一、黑幫大佬在司機供大大地過於求之時,有什麼理由理不請品良技優的司機而請吸毒酗酒的司機?同理,仍然有大量的貪官污吏前仆後繼跟上來當小官的情況,胡錦濤共產黨有什麼理由要包庇鄧貴大、黃德智或石首謀殺塗遠高這些犯罪小官?

大道理二、鄧貴大、黃德智或石首謀殺塗遠高者即使是共產黨地方官的親戚朋友,但是他們與胡錦濤沒有親戚關係,胡錦濤中央犯不上為他們冒風險。

大道理三、"動了基層會危及中央。這有一部分道理,但目前中共一直在反腐,大大小小的官員進監獄的不少,可以說,中共目前的貪官污吏被整肅,是中共為了保住政權的不得不採用的手段。"意思就是說共產黨已經用反貪反腐作為維穩手段,所以,為了維穩不會保護鄧貴大、黃德智或石首謀殺塗遠高者這樣的芝麻綠豆貪腐小官。

如果你不開動腦筋思索一下,就很容易全盤接受了這個用比喻給出來的大道理,就會上當受騙;如果你稍為想一想,就會發現這些大道理沒有一個可以成為理由。

一錯、認為胡錦濤會招賢官。

胡共產黨集團招攬中央、省市、縣、鄉、村黨官。其目的是要他們倒痰孟按摩開車做飯的,還是幫共產黨打壓民眾維穩政權,以及能搜刮更多黑財富?答案明確不過,是後者,絕對不會是前者。你們不妨看看,這到底像黑社會頭子請司機,還是像黑社會頭子招收"馬仔"(下屬、同黨、打手)?答案也是明確不過的,像後者,絕對不會像前者。常識告訴我們,共產黨招攬下屬黨官必須符合如下條件:一是夠奴性(或說夠忠,能給上級輸誠和送利);二是足夠貪婪自私(即夠現實中實際的黨性);三是對民眾足夠心狠手辣(即夠壓得住民眾);四是足夠狡猾(即有足夠的欺騙民眾的能力)。只有這樣才能夠維護黨政權的穩定。鄧貴大、黃德智具備了前三條條件,可惜缺少第四條,所以惡跡被通天,各級黨要保也保不住,只好以輕輕地以"開除黨藉"割愛。

二錯、認為芝麻綠豆小官鄧貴大、黃德智與胡錦濤沒有親戚關係,胡錦濤就不會保護他們。

我反問一下:胡錦濤和你們這些維胡者也沒有親戚關係啊,那你們又為什麼要維護他?回答是:雖然少了"血濃於水"的親情關係,但是有"權力特權利益濃於親情"的利害關係。

胡錦濤及其黨為什麼要保護鄧貴大、黃德智、石首殺人者?

有如下三大條理由。

第一條。共產黨現在之所以有能力維持其統治權力,靠的是從胡中央到最底層芝麻綠豆官,組成一個貪污腐敗網。每一個黨官及其包養收買者都組織入這個網中,每人都有一個位置。網中官及其它成員的關係是這樣的:上級給所有下級和被包養收買者利益和貪污腐敗的條件、機會,下級或被包養收買者以承認其權力作為回報;承認其權力,表示承認和維護他有更優厚的利益收入及貪污腐敗的條件和機會;下級貪污腐敗所得必然奉送一份給上級,上級貪污腐敗所得也會蔭及下面。網中人結成了一個利益與生命共同體;所以,在網中之官,不論他們之間有沒有親戚關係,只要有外面勢力觸及,特別是所觸及的是網中組織固有特權和利益,都必然會受到全網官和其被包養收買者的反擊和追擊。鄧貴大、黃德智、石首殺人者的上級必定要保他們,上級的上級又必定要保上級,一級級上去,結果是胡錦濤很難不間接地保鄧貴大、黃德智、石首殺人者這些芝麻綠豆小官。以常用時評詞語表達就是:胡錦濤保護底層芝麻綠豆官是結構性制度性決定的。

因為如此,所以各級大大小小黨官就有持無恐,無視法律和民情。公開表露其醜惡面目。巴東黨委揚言(大意):為什麼要相信一個妓女(指鄧玉嬌)而不相信我們的人(鄧貴大、黃德智)。人在我們手裡,證據在我們手裡,法律在我們手裡,說話權力在我們手裡;我們怕什麼?當時大部分黨喉舌都站在巴東黨委一邊,形成了一個全黨與一個女孩子作戰的奇特現象;當然,這個女子的後面有全國民眾的支持。

第二條。不管鄧貴大、黃德智官級大小如何,重要的是他們具有"黨的領導"這個符號。你反對黨員、你反對黨官、你反對黨支部,他們的神經系統就會立即條件反射:你反對"黨的領導"。反對黨的領導豈可容忍?這是共產黨的階級鬥爭傳統,反右時的"抽象肯定具體否定"罪,把這個傳統最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個傳統至今未消,石首、鄧玉嬌案中我們都看到它的影子,並起著作用。這是各級黨以及高至胡錦濤要保大大小子官員的理由。

第三條。最深層的理由是"黨外力量絕不可反黨"這一條黨權維穩原則。反黨之路絕不能開通,因為一開通,民主這個"妖魔鬼怪"就必定會跟著上路,民主意味著亡一黨專政;這怎麼可以容忍?在石首事件、鄧玉嬌案中反對當地黨官的民眾無例外的都是黨外體制外力量,這個力量是民主沃土。只要你放鬆壓制這一力量,民主就進迫一步,所以共產黨必然寸土必爭,非到無計何施,萬不得已,絕不退一步。基於此,作為反民主核心和最高層的胡錦濤,不論在事實上還是理論上、邏輯上都無法不保護鄧貴大、黃德智、石首殺人者這些芝麻綠豆小官。

三錯、以共產黨反貪污反腐敗作為不會保護作惡芝麻綠豆小官的理由。

這理由更是可笑。是的,的確是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官員因貪污腐敗被送進監獄;連政治局常委陳希同、陳良宇都進去了。這是什麼問題?一是,你做事不夠圓滑,把醜惡事通了天,黨要保你也保不了,只好拿你來作祭品。二是,你得罪了有能力保你的黨上級。三是,你與對手作你死我活的鬥爭失敗了(陳希同、陳良宇是為例)。其實任何一位政治局委員若發生與兩陳同類事件,失敗者都可以被加上貪污腐敗罪名。既然大家同是貪腐官,互相包庇互相保護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所以,上級(上到胡及其政治局)保貪污腐敗的下級官員是常態,不保,例(如鄧貴大、黃德智),是例外。

N年前我曾多次公開問與我辯論的網人敢不敢打賭:明年今日,共產黨的貪污腐敗比今天更嚴重?沒有人敢應賭。

請問,那些肯定"目前的貪官污吏被整肅"者,敢不敢打賭:明年今日,共產黨的貪污腐敗比今天更嚴重?

2009/7/2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