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六四被整:忘不了那一曲《一剪梅》

2009-07-02 22:13 作者:程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六·四"二十週年,人們都以共同的方式紀念這個傷痛的日子:參加集會,穿上白衣服,晚上點燃悼念死難者的蠟燭。而我,參加了共同的活動,回到家裡,我拿出一張唱碟,放了一首在我心中迴響二十年的歌:《一剪梅》。

八九年"六·四"後那苦澀的時光,有許多事難以忘懷,最忘不了的是那一曲《一剪梅》。

1987年底,我由《人民日報》駐深圳首席記者的崗位,調往新建立的海南省,出任中共海南省委機關報《海南日報》總編輯。89民運爆發,我掌管的《海南日報》以自己的方式,表達了對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的支持。那時,我與《海南日報》,曾有過一段悲壯的經歷。

悲壯之後,我要面對殘酷的整肅:海南省委派出一個七人工作組審查我的言行,我被撤銷了黨內外一切職務,開除了黨籍。我可能是全國報紙總編輯中,"六·四"後遭受最嚴厲查處的一位。我承受著難以承受的壓力,心中的痛苦不可名狀。

人遭受劫難,才是真正感受人間溫情的時候。如果沒有八九民運的悲壯經歷,和"六·四"後遭受的整肅,我也許領受不到一種極為珍貴的溫情,聽不到或者聽不懂一首名叫《一剪梅》的歌。

我被責令在家中檢查反省。不會來看望我的,都不來了;會來的,比過去來得更勤。我在報社外有一位承包了一家歌舞廳連同餐廳的老友,名叫瀋發揚,他來看望我,並請我到他的歌舞廳連同餐廳去,給我最好的招待。

豐盛的宴席,殷殷的勸慰,我壓抑的心情仍揮之不去。這時舞會開始了。歌舞廳和餐廳擁有一支樂隊,樂隊的一位青年歌手演唱前,向著所有賓客,講了一番話,至今我每一個字都記得,他說:"今天在我們中間,有一位尊貴的客人,他是原《海南日報》總編輯。過去我們不認識他,北京出事了,他因堅持正義與良知被撤職,於是我們認識他了,他成為最值得人們尊敬的總編輯。今天我的歌都是獻給他的,我真的很榮幸,能為他演唱。首先,這一曲《一剪梅》,他一定喜歡。"青年歌手講完,全場起立為我鼓掌,女士都來邀請我與她們共舞。

青年歌手有一副清亮甘甜的嗓音,樂隊伴奏響起,我聽他唱道:

"真情像草原廣闊,層層風雨不能阻擋,總有雲開日出的時候,萬丈陽光照耀你我。真情像梅花開過,冷冷冰雪不能淹沒,就在最冷枝頭綻放,看見春天走向你我。......"

身為中共海南省委機關報總編輯,我曾享有很高的地位和榮譽,但虛榮之下,心靈空虛而蒼白。而今,一位歌手的讚譽和歌聲,卻令我淚流滿面,更使我精神升華。我頓時感悟到我與《海南日報》那一程悲壯經歷的意義,感悟到我的人生走到現在才顯現出的不菲價值。

以後,我沒有機會去聽這位青年歌手演唱了。我不久走上了辭國流亡之路。從那時到現在,《一剪梅》的歌聲一直伴隨著我: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為伊人飄香,愛我所愛無怨無悔,此情長留心間。"

青年歌手為我唱了一曲我生命的聖歌。二十年的流亡道路走得艱難,只要《一剪梅》在我的心中,我就絕不動搖我的信念,無論我走到何時何地,無論前面的路是平坦筆直還是曲折泥濘。

我的老友瀋發揚幾年前移民美國,居住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我曾去探望,打聽那位青年歌手的下落。瀋發揚告訴我:他是中國北方一個省歌舞團的歌唱演員。小樂隊解散後,人各奔東西,融入茫茫人海中,現在他站在你的面前,你也未必認得他了。

(原載《動向》2009年6月號)
来源:動向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