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六四被整:忘不了那一曲《一剪梅》

2009-07-02 22:13 作者:程凯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四"二十周年,人们都以共同的方式纪念这个伤痛的日子:参加集会,穿上白衣服,晚上点燃悼念死难者的蜡烛。而我,参加了共同的活动,回到家里,我拿出一张唱碟,放了一首在我心中回响二十年的歌:《一剪梅》。

八九年"六·四"后那苦涩的时光,有许多事难以忘怀,最忘不了的是那一曲《一剪梅》。

1987年底,我由《人民日报》驻深圳首席记者的岗位,调往新建立的海南省,出任中共海南省委机关报《海南日报》总编辑。89民运爆发,我掌管的《海南日报》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的支持。那时,我与《海南日报》,曾有过一段悲壮的经历。

悲壮之后,我要面对残酷的整肃:海南省委派出一个七人工作组审查我的言行,我被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了党籍。我可能是全国报纸总编辑中,"六·四"后遭受最严厉查处的一位。我承受着难以承受的压力,心中的痛苦不可名状。

人遭受劫难,才是真正感受人间温情的时候。如果没有八九民运的悲壮经历,和"六·四"后遭受的整肃,我也许领受不到一种极为珍贵的温情,听不到或者听不懂一首名叫《一剪梅》的歌。

我被责令在家中检查反省。不会来看望我的,都不来了;会来的,比过去来得更勤。我在报社外有一位承包了一家歌舞厅连同餐厅的老友,名叫沈发扬,他来看望我,并请我到他的歌舞厅连同餐厅去,给我最好的招待。

丰盛的宴席,殷殷的劝慰,我压抑的心情仍挥之不去。这时舞会开始了。歌舞厅和餐厅拥有一支乐队,乐队的一位青年歌手演唱前,向着所有宾客,讲了一番话,至今我每一个字都记得,他说:"今天在我们中间,有一位尊贵的客人,他是原《海南日报》总编辑。过去我们不认识他,北京出事了,他因坚持正义与良知被撤职,于是我们认识他了,他成为最值得人们尊敬的总编辑。今天我的歌都是献给他的,我真的很荣幸,能为他演唱。首先,这一曲《一剪梅》,他一定喜欢。"青年歌手讲完,全场起立为我鼓掌,女士都来邀请我与她们共舞。

青年歌手有一副清亮甘甜的嗓音,乐队伴奏响起,我听他唱道:

"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挡,总有云开日出的时候,万丈阳光照耀你我。真情像梅花开过,冷冷冰雪不能淹没,就在最冷枝头绽放,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身为中共海南省委机关报总编辑,我曾享有很高的地位和荣誉,但虚荣之下,心灵空虚而苍白。而今,一位歌手的赞誉和歌声,却令我泪流满面,更使我精神升华。我顿时感悟到我与《海南日报》那一程悲壮经历的意义,感悟到我的人生走到现在才显现出的不菲价值。

以后,我没有机会去听这位青年歌手演唱了。我不久走上了辞国流亡之路。从那时到现在,《一剪梅》的歌声一直伴随着我: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

青年歌手为我唱了一曲我生命的圣歌。二十年的流亡道路走得艰难,只要《一剪梅》在我的心中,我就绝不动摇我的信念,无论我走到何时何地,无论前面的路是平坦笔直还是曲折泥泞。

我的老友沈发扬几年前移民美国,居住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我曾去探望,打听那位青年歌手的下落。沈发扬告诉我:他是中国北方一个省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小乐队解散后,人各奔东西,融入茫茫人海中,现在他站在你的面前,你也未必认得他了。

(原载《动向》2009年6月号)
来源:动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