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谷歌被整的確是個低俗事件

2009-06-24 06:26 作者:八千旅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剛看到《"谷歌中國"被罰暫停部分業務 網站向公眾道歉》這樣的報導,"有關部門"對谷歌中國的收拾於法有據、於辭有理,又道貌岸然的代表了一回"公眾",終於又做出了一件很低俗的事情。

如果從單純從這一件事情來看,有關部門似乎真有那麼一股子關心青少年的"綠爸"風采,對谷歌中國所謂低俗內容的整治也謂於法有據。可是中國的事情,偏偏都不能從這樣單純的角度去理解的,就像看cctv的新聞聯播,通常要轉好幾個彎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谷歌中國低俗事情的要點恰恰不能從這個事件的本身去理解。

全國整治網際網路低俗之風辦公室這個花費公帑的機構,真是佩服它的霸氣。不知道這個辦公室是如何定義"低俗"的,有什麼樣的標準沒有?它定義"低 俗"是誰給它的權力?反正,按照過去經驗的推理,舉凡黨國不喜歡的東西都是可以被定義成"低俗"的。這種可以任意由"有關部門"解釋的法是所謂真正的惡 法。鄧事件出來後,就成低俗的了,網路上就不允許看了;某個官員落馬了,就成低俗的了,網路上也不許看了;更別說對美好的社會主義社會有點不同感受 的內容了,那肯定都成了低俗的內容--那個"綠霸"把有關部門的"低俗"範圍擴大到了所有他們不喜歡的東西。

這樣的惡法似乎看起來冠冕堂皇,比如關於城管的規定、關於新聞報導的規定、關於弱勢群體上訪的規定、關於集會的規定,但是最後的結果做出來的 都是惡事。"惡法"是不是法,應不應該遵守?有個組織自出身那天起,對於它所認定的當時政府(1949之前政府)的"惡法"都是不遵守的,它是反對惡法的 模範,不過它掌握了國家之後,自己卻變成推動惡法的源頭了。

惡法之惡,還在於它只是針對老百姓的。回頭來看低俗這個東西,根據歷史記載,"低俗"這個東西老百姓不能看,一定級別的黨國領導人是有權看、有 能力看的。比如《金瓶梅》,大軍區級以上就能看了。比如所謂的內參,我們看不到的低俗的內容它可以有。今天網際網路的低俗內容,估計一定級別的也是可以看的吧。

如果網際網路真的有低俗的存在,那麼它也只是現實生活低俗的一種反映而已,根源還在於現實生活的低俗。最近又有貪官落馬了,而且每名貪官的 落馬,總免不了一大堆低俗的內容在裡面,淫亂、貪婪、虛偽、狡詐,統統都有了。這樣的低俗,對於全國人民特別是青少年的毒害恐怕要比網際網路強百倍。有 關部門不去好好管住源頭的低俗,卻對網路下這樣的重手,不知道為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其實地球人都知道,網路上的低俗內容比比皆是,國內大網站誨淫誨盜的東西太多了,但是只要他們緊貼有關部門的屁股,有關部門不喜歡的東西不報導、不轉載,就沒事了。跟貪官差不多,只要站對位置,生活作風這樣的低俗是可以允許的。

谷歌中國被低俗,恐怕就在於它還不夠聽話,貼得不夠緊,自以為憑著自己的國際名聲,在中國這塊地面上可以不理有關部門的話,該刪的不刪,不該被老百 姓看的被老百姓看了。這種自以為是,注定要倒霉的。不知道這回它還服不服?谷歌老弟,"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這句話真是問出了本質。

聯繫到之前發的文章,雖然沒有什麼色情圖片,但卻縷縷被刪還被鎖定;國內大的空間伺服器商都要求在每臺伺服器安裝監視軟體(也是美其名曰防止低俗內容);我們終於明白,真正的低俗來自於哪裡了。

不過,有關部門的確是老辣的。擒賊先擒王,谷歌這樣全球知名的公司都被辦了,其他人還敢不聽話嗎?而且為了辦谷歌,有關部門連攻心計都用上 了,調動網民的民意不遺餘力,說是谷歌勾結情報部門、泄露國家機密,如果真是這樣,用得著用"低俗"的名義去整它嗎,直接辦它不就行了嗎?而且,誰 不知道咱們的新聞機構,新華記者都是情報的幹活,不照樣全國各地四處走嗎,人家也沒用低俗的名義讓你整改啊?

我倒是真的希望有一天,為了保護有關部門領導的家庭能夠永遠和諧、不被壞人光顧、免受低俗影響,在他們的臥室、浴室、廚房都應該按上攝像頭,就像他們給我們的網路安裝的監控軟體一樣,那樣低俗也許就不會再有了。

(不知道本文哪些地方低俗,只好一遍一遍修改,加*/#,有關部門要低我俗,實在是沒有辦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