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國安誘逼民眾當特務

2009-06-18 19:4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郭萍在荷蘭一家知名旅行社做領隊,帶荷蘭籍遊客去中國已有十八年。今年(2009年)四月下旬公司派郭萍去中國帶團期間,被北京國安、公安從酒店帶走非法審問。

五月十一日這天中午郭萍去機場送走了荷蘭克拉斯旅行社Klassiek China / speciale groep PV Nuon的團後,回到酒店(北京富力假日快捷酒店)。大約下午三點∼三點半左右正在給國旅總社的聯繫人打電話詢問有關下個團的名單,這時聽到敲門聲就去開門。門一開,酒店保衛部的人說公安局的人要找你問話,這時郭萍想把門關上,突然就闖進了幾個人,將郭萍帶走。

將郭萍綁架,坐上一輛黑色奧迪車,郭萍只能坐在後排座的中間位置,然後來到一家賓館(北京魯弘賓館豐臺區方莊芳古園二區十六號)。從後門進入大廳,坐上電梯來到大概是四樓的一個套間。

中共國安讓郭萍坐在一張椅子上,郭萍說我現在是荷蘭人,中共國安這樣做是非法的,郭萍要打電話給荷蘭使館。說他們有權拘留郭萍七十二小時。郭萍說我要找律師。不肯,說:只是和你談談。

中共國安共有五人,四男一女,一個年齡五十歲左右(自稱)姓劉,一個四十多歲(北京國安),一個穿警服但沒戴警帽的三十歲左右,一個二十幾歲左右大概從大學畢業不久,還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中共國安說因有人舉報郭萍,要郭萍說出郭萍在中國都做了一些什麼違法的事。

郭萍告訴他們: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中國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郭萍講了在國外瞭解到的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像自焚偽案等真相。但這並沒有違法。

於是中共國安把對郭萍個人人生經歷的瞭解介紹了一番,包括與郭萍弟妹的關係及郭萍每次來中國都帶些什麼東西給中共國安等,好像無所不知。

這時郭萍想起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所說的:"其實我早就知道那一套:中共國安在幹這事之前先把你瞭解好,甚至你吃穿住行喜好都瞭解,包括對其親朋好友都要瞭解好;然後給你弄個套,把你抓去;先給你來一套下馬威,給你的感覺是馬上就要被槍斃一樣;然後抓住你害怕的心理,與你談話;你不想說的他們就把早已瞭解的說出來,談話中給你的感覺是中共國安什麼都知道,好像只有極少人知道的中共國安都知道。"

郭萍沒有害怕,心想你們這一套郭萍都清楚。中共國安這招沒有奏效,就改用以郭萍不能再回中國工作來脅迫郭萍講出他們想知道的事情。郭萍不講,中共國安就說郭萍不珍惜郭萍現在的工作。郭萍說,郭萍一直很珍惜這份工作,在同一家公司一做就是十八年,是公司中國游的主力,唯一的華人領隊。如果郭萍不能再在這裡工作也是中共國安迫害造成的。

中共國安無言以對,然後又問"你什麼時候開始煉法輪功的"。郭萍便藉機會給中共國安講郭萍修煉得法的過程,是怎樣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的。他們也很瞭解郭萍在家庭、工作、社會中的為人。從郭萍身上找不出可以用來給大法抹黑的言行。

中共國安不時向郭萍灌輸法輪功是×教和一些所謂法輪功的"內部情況",以達到讓郭萍懷疑大法的目的。郭萍用郭萍對大法的理解向中共國安講真相。在中共國安不能自圓其說的時候他們就會改變話題。期間也以跟郭萍聊天的形式向郭萍瞭解國外法輪功發展的情況,如荷蘭有多少學員?什麼職業等?郭萍回答我不知道有多少學員,因為郭萍們沒有花名冊,來去自由。中共國安又問:那和你經常接觸的,你認識的都有誰?郭萍說:郭萍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們,因為郭萍不想讓中共國安去騷擾迫害他們。中共國安說誰騷擾迫害你們了?你看見了嗎?郭萍說中共國安現在在這裡做什麼呢?

中共國安要郭萍講出郭萍曾對誰講過真相,時間、地點、內容等,並讓郭萍承認這些是違法的。郭萍沒有講也不承認,但考慮到郭萍第二天還要接下一個來中國的旅遊團,如果中共國安不讓郭萍回酒店或將郭萍遣送回荷蘭,會給郭萍的客人和公司帶來影響。由於這個擔心,郭萍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寫了今後不在中國境內參與法輪功活動,同時聲明法輪功不是×教,郭萍也沒有違反中國法律的保證。後來郭萍認識到,這樣做是正念不強,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現在這裡聲明保證書作廢

經過將近十五個小時的輪番問話,在第二天清晨七點左右,中共國安把郭萍送回酒店。

五月二十一日這天,郭萍帶第二個團在上海遊覽,發現有個形跡可疑的所謂"導遊"在跟蹤郭萍。郭萍感覺,中共國安又要來找她。為了不給這些人帶走的機會,郭萍搬到她的荷蘭同事(約瑟芬,女)的房間去住(上海兆安酒店1107房間)。

晚上遊覽回來,大約二十二點十五分,郭萍團裡一個客人把郭萍送到同事約瑟芬的房間。十五分鐘後,郭萍們就聽到有人敲門,約瑟芬問是誰,他說是服務員,要看看衛生間的馬桶是否有問題。約瑟芬說不用了,謝謝。一分鐘後又有人敲門,這次中共國安說是警察,要找你的朋友。約瑟芬把門打開,是郭萍在北京看到的那五個人的其中三個人,又把郭萍帶走。

這次是到酒店對面的上海晶都商務賓館的一個房間。他們明確給郭萍提出三點要求,一,要郭萍說出做了哪些事,說了哪些話;二,要郭萍承認這些是違法的;三,要郭萍把這些寫在紙上。郭萍沒有答應中共國安的任何一項要求。中共國安又叫來郭萍的弟弟(從北京叫到上海)和他的乾姐(郭萍們從中學就認識),想用情來說服郭萍。郭萍沒有動心。中共國安幾人又來,沒有結果。他們又叫弟弟的乾姐單獨與郭萍談。

郭萍還是沒有答應中共國安的要求。郭萍說我是個手無寸鐵的柔弱女子,你們從北京追到上海來找我,你們怕郭萍什麼?我只是個法輪功學員,中共國安為什麼這麼怕法輪功?中共國安不知怎樣回答郭萍,說出"我們怕你自焚"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話。中共國安還警告郭萍不要在上海有什麼舉動,因為上海要開世博會。可見他們對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多麼害怕。

經過六個多小時的審問,中共國安沒有達到目的。因郭萍那天還要帶團遊覽,中共國安在第二天凌晨五點只好讓郭萍回到酒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