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孟良崮腳下的罪惡(組圖)

2009-04-09 11:3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孟良崮位於山東省境內的蒙陰縣,相傳宋朝名將孟良曾率部在此操練過精兵而得名.一九九四年,法輪功開始在這裡洪傳,許多人通過煉法輪功,切實體會到百病漸除、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受。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

無憑無據光天化日瘋狂作案

二零零九年二至三月,蒙陰縣"六一零"、縣公安及各鄉鎮派出所警察對九九年"七二零"被非法登記造冊的法輪功學員又一次進行大面積的搜查:私闖民宅,非法抄家,撬門別鎖,毒打無辜,綁架善良,據悉有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無辜遭非法綁架、抄家。

蒙陰縣桃墟鎮派出所以警察伊永濤、公丕旺為主、蒙山派出所以警察林巍、戚兆海為主,自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開始,他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騷擾、抄家綁架、酷刑毒打、欺騙、恐嚇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以榨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汗錢供自己享樂。蒙山管委會、桃墟鎮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並被敲詐勒索現金共計七萬多元。

在二零零零年二月,蒙陰縣垛莊鎮寺後窪法輪功學員趙傳文和趙傳武兄弟二人在非法關押期間,垛莊鎮政府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抄了他們的家。沒收了他們家的電視機一臺,擴音機一臺,摩托車一輛,三輪車一輛,沙發一套,布匹(他們二人是做布匹生意的),就連家中僅剩的三棵楊樹也被他們賣掉,還有幾百塊錢也被他們抄走,二千多斤小麥,十多袋花生,一缸油,電飯鍋,電熱毯,電話機一臺,組合傢俱,錄音機三個,集體洪法煉功用的大喇叭,床上用品等。家中只留空床一張,趙傳武家中也只留空床一張,其餘財產全部被搶走。警察非法關押趙傳文長達一百多天,非法罰款二萬多元。趙傳武也被非法罰款二萬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趙傳文因散發真相資料,被警察發現,被迫流離失所。摩托車,三輪車又被鎮政府抄走。當鎮政府發現趙傳文繼續參加法輪功學員的交流會後,又再次闖入趙傳文的家中,把他家中僅剩的全部財產抄走,家中的四季衣服,傢俱,車輛等物品也被警察低價拍賣,七間房子的門,窗,大門全部摘走,門窗上的玻璃,麵缸,也全被砸碎,天花板被撬開,警察還把趙傳文家中大門摘走。趙傳文的父親的三頭豬被搶走,趙傳武家同樣也遭到警察抄家。

 

 

                                  

圖片說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趙傳文家及趙傳武家被抄家後的情況。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九點多,李發兵等十幾個警察非法闖入劉桂香家,把她家翻了個底朝天,把兩袋子花生米種全撒在地上,粉皮、粉條撒了一地。最後警察發現了敬神佛用的香,便有了綁架劉桂香的藉口,李發兵用腳狠狠的踢了她一腳,五、六個惡人把她抬上了警車,綁架到鎮政府大院關押了五、六天。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蒙陰縣的共黨官員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竟非法動用全部警力,以"執行公務"為名作案千餘起,非法抄家次數、物品已無法統計。據不完全統計,各鄉鎮及縣直各單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掠奪現金及扣發工資約四百多萬元。

假借法律名義製造冤案

闞積香是蒙陰縣坦埠鎮金錢官莊村法輪功學員。得法前體弱多病,有氣管炎、經常感冒哮喘,肝炎、腎炎、胃痛、頭暈的毛病,腰腿痛,神經衰弱,經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花了很多錢也沒有治好,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煉了法輪功以後,身上的毛病消失了,身體健康了,心情特別好,家庭特別幸福和睦。然而在長達近十年的迫害中,她依法進京上訪遭毒打、罰款,被非法勞教、巨額罰款等迫害。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上午,蒙陰縣六一零和坦埠鎮派出所警察,在闞積香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將闞積香家大門砸開,非法抄走筆記本電腦一臺,mp3三個,印表機兩臺,刻錄機一臺等,總價值約一萬元。現闞積香有家不能歸。

蒙陰縣蒙陰鎮鐵城村的劉桂梅,四十七歲,是一位普通的農家婦女,煉法輪功後,腫瘤病消失了,親身受益使她對大法深信不疑。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警察對她騷擾不斷,她多次被抄家、罰款,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三年又被非法勞教三年,受盡關禁閉、野蠻鼻飼、吊銬、"熬大鷹"不讓睡覺等非人摧殘。二零零六年非法勞教期滿後回家。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劉桂梅在巨山集市被四、五個警察綁架後,十八日劉桂梅的丈夫王明吉到巨山派出所要求無罪釋放劉桂梅時被非法綁架,家中只剩孤苦伶仃的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無人照管。

公丕敬,男,今年五十九歲,蒙陰縣舊寨鄉廟後村人。公丕敬從小就多災多病,發病時身上流膿流血。九六年有幸得法,身上的頑疾不治而癒,脾氣也變好了,人也善良了。村裡的人都說公丕敬真變了一個人。但是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公丕敬在舊寨鄉遭警察毒打,公丕敬腳趾有一處骨折,他的左耳朵軟骨被警察打殘。二零零二年便流離在外,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公丕敬正在家中,舊寨鄉五六個警察非法綁架公丕敬時,公丕敬的兒子公維聚正義制止,警察往這爺倆臉上噴灑毒藥,立時淚流閉眼。警察將二人綁架到舊寨派出所迫害兩天,父子倆被吊銬水泥桿和樹上,遭受非人折磨,後被轉縣城迫害。警察要拘留公維聚十五天、罰款五百元。

虐殺良善肇致慘案

蒙陰坦埠鎮法輪功學員隋學愛,二零零一年臘月,被非法綁架到坦埠鎮政府大院,坦埠鎮六一零頭目闞士蒼指揮警察用木棍毒打隋學愛,把隋學愛打的後背發紫;拽著隋學愛的頭髮扇耳光。直到把隋學愛折磨的昏死過去才罷手。隋學愛被放回家後再也沒有起來,腹部腫的像扣上了鍋,吃不下飯,三個多月後於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蒙陰縣第六中學(舊寨中學)生物教師張德珍,女,二零零二年九月年十九日再次被蒙陰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蒙陰縣看守所。張德珍絕食抗議,多次被蒙陰縣中醫院強制灌食,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臘月二十九,第二天是中國傳統新年)被一劑毒針致死,年僅三十八歲。


大法弟子張德珍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蒙陰縣610夥同該縣公安局的警察,將在家中的女法輪功學員劉淑芬劫持到蒙陰縣看守所,警察鮑西同、田烈剛等輪番用橡膠警棍等毒打折磨劉淑芬,劉淑芬被迫絕食抗議,卻又遭到警察十多次野蠻灌食迫害。他們害怕罪行敗露,便造謠說劉淑芬腦子有問題,將早已被毒打昏迷的劉淑芬蓋上破被子抬出了監室後,秘密的強行做腦部手術將她殺害。就這樣,劉淑芬這個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了惡徒們長達四個多月的瘋狂摧殘後,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古歷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七日),悲慘的離開了人間,那年她才三十九歲。


山東沂南縣大法弟子劉淑芬

酷刑審訊 執法犯法

蒙陰縣政府人員及公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人格污辱及精神恐嚇;酷刑洗腦及酷刑審訊:毒打、電刑、捆綁、用摩托車拖拽、長時間鐐銬、罰站烈日下、裝在麻袋裡亂棍打、用車拖拉,臭襪子、衛生巾塞嘴、銬死人床、強行灌食、用開水燙、煙頭燒、冷水澆頭灌耳朵、頭上扣上大糞桶用鐵锨拍、坐雪窩吹風扇、大彎腰、侮辱婦女、長時間不讓睡覺等刑罰,殘酷至極,下面僅舉蒙陰縣公安"六一零"干警所犯刑訊逼供罪的幾個案例:

※ 公丕建,男,蒙陰縣糧油公司職工,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兒公丕建再次進京依法上訪,被蒙陰縣公安局干押回蒙陰並關進了縣看守所。蒙陰縣看守所幹警給他戴上十八斤重的手銬和腳鐐,並給他錄了像。到了晚上十一點半左右,蒙陰縣公安局副局長邊大勇當著兩個干警的面,脫下皮棉鞋狠狠的抽打他的臉,直到打累了才停住手。隨即公丕建被關進七號監室,被所長孫克海、干警李近春等非法銬到地鉚(名曰"死人床")上,用了四副手銬和一副腳鐐把公丕建的雙手和雙腳銬緊,就這樣持續了整整十四天。一姓李的犯人餵了公丕建十四天的飯,用臉盆接大小便,後七號監室的十四位犯人全部抗議,才免於這種羞辱折磨。

※ 薛玉軍的妻子,蒙陰縣蒙陰鎮村民。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薛玉軍夫婦被綁架。在綁架薛玉軍夫婦過程中干警王偉一邊歹毒的點著頭,一邊惡狠狠的對薛玉軍的妻子說:"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說你犯法了你就是犯人。殺人放火可以不問,我們就是專抓你們煉法輪功的。殺人的興許兩天就能出來,你學法輪功的就得死!"薛玉軍的妻子說:"你們這樣做連土匪還不如。"他一聽火冒三丈,咬牙切齒的說:"很好!你不是說我們是土匪嗎?我給你記著賬,回‘六一零'後再慢慢的跟你算。你死定了,但我不會讓你痛痛快快的死,我要慢慢的折磨你,除非你自己一頭撞死!"

薛玉軍的妻子被關押進縣"六一零"洗腦班後,受盡了折磨。公安"六一零"酷刑非法審訊薛玉軍的妻子,拳打腳踢。警察王偉邊打邊罵,"你不是說我們是土匪嗎?我今天就讓你嚐嚐土匪的厲害!"起先用手打薛玉軍妻子的臉,手打痛了便用穿著牛皮鞋的腳猛踢她的頭,踹她的腿,踩住她的腳狠命的碾,打累了再換個打手輪番打她。

※ 公茂成,蒙陰縣供電局職工,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早八點多,被垛莊鎮派出所所長孫良山綁架。警察對他進行了毒打和殘酷折磨,每二十四小時換一個地方,在每個地方都遭到了同樣的毒打。特別是在縣刑警隊的那二十四小時裡,警察在他頭上套上黑塑料袋,然後毒打,把他打的口鼻流血,直到昏倒在地還不罷休。期間還把他兩手倒背銬,吊在暖氣管子上,雙腳尖剛剛觸地,一吊就是二十四小時。又逼他坐老虎凳、老虎椅,扇他耳光。干警扇累了,就用皮鞋抽他。

※ 單富貴,女,蒙陰縣坦埠鎮大法弟子。在蒙陰縣看守所被強行戴上二十多斤的腳鐐,讓犯人硬拖著跑鐐,兩個腳脖子被磨得鮮血直流、血肉模糊。

※ 石增磊,男,四十多歲,蒙陰縣農業機械總公司職工。二零零二年九月,石增磊在沂南縣同大法弟子劉淑芬、趙傳文、仵增健等一同被蒙陰縣"六一零"辦公室和蒙 陰縣公安局非法抓捕。石增磊被折磨的遍體鱗傷。被帶回蒙陰後,在蒙陰縣"六一零"洗腦班,惡徒們毒打他,用煙頭、開水燙他。關押期間縣"六一零"洗腦班及 公安"六一零"惡徒綁住石增磊雙手後,拴在摩托車後面讓其追摩托車,追不上拉倒後在地上硬拖,把石增磊身上磨沒了皮,多處流血。仵增健(蒙陰垛莊人)被不 法人員打得渾身青紫,沒一點好地方,在陰曆八月份的冷秋季節,扒光衣服只穿著三角褲頭送進蒙陰看守所;在看守所,不法人員又唆使犯人對仵增健大打出手,干 警不管不問,假裝不知道。

※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滕德榮(蒙陰建委職工)同張德珍(蒙陰舊寨中學教師)、公淑華(蒙陰坦埠鎮金錢官莊)、公茂海(老家是蒙陰縣岱崮鎮)等人在蒙 陰縣岱崮鎮被蒙陰縣"六一零"夥同蒙陰縣公安局非法抓捕後,被蒙陰縣刑警大隊體罰、毒打、刑訊逼供。公茂海,被干警打得半死,平邑縣看守所都不敢收留,臨 沂市"六一零"公安局出面干預強行讓平邑看守所接人。滕德榮五十多歲的婦女,被綁在鐵椅子上(其實是間距為幾十公分寬的鋼筋架),遭公安人員折磨了四天。 這種折磨,令人極其痛苦。

※ 李永欣,臨沂市運輸公司職工。二零零二年,因臨沂資料點被破壞,李永欣及蒙陰縣的滕德方等好幾位大法學員被抓。李永欣被非法關押在臨沂市最邪惡的"蒙陰縣 看守所",遭受酷刑刑訊逼供:老虎凳、吊銬等大刑折磨。滕德方(蒙陰縣老干局職工)在看守所幾乎天天挨打,被打得尿血,三個月爬不起來,有半年多的時間直 不起腰來,不能獨立行走,靠他人攙扶。

上面列舉的只是發生在蒙陰大地上罪惡的冰山一角,但是迫害之巨是善良的人們聞所未聞的,也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接受能力。蒙陰縣政府人員及公安警察執法犯法,罪不可赦。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