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薛湧:美國如何保護兒童用品的安全

2009-01-08 23: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居住在波士頓近郊的阿靈頓鎮,人口四萬人左右。最近報紙上報導了一樁小官司的結果,所涉及的就是兒童利益問題。

美國在1970年以前,使用的油漆普遍含鉛。在七十年代初人們發現兒童如果誤食含鉛的油漆碎片,就可能引起鉛中毒。特別是兒童在大腦發育成熟前,血液裡含鉛過高會引起智力下降。結果,在七十年代初各州都禁止使用含鉛的油漆。新房子也不會再有油漆的問題了。

不過,即使在今天,美國大部分的房子還是在七十年代以前建的。而所謂含鉛的油漆,一般也不會對居民構成安全問題。只有在舊房的油漆剝落、小孩子抓起來吃進嘴裡時,才構成安全隱患。我們搬到波士頓時,孩子才五歲,房子沒有去鉛。但因為孩子生性比較乖、從來不往嘴裡亂放東西,我們覺得她的安全不可能受到威脅,也就沒有理會這件事。有關法律也並沒有要求普遍更換油漆,而主要有兩點對應:第一,賣房也好,出租房子也好,必須對買主或房客說明房屋是否去鉛。實際上,大部分賣主和房東在有關文件上"房屋是否去鉛"一欄上填"不知道",其實就是沒有去鉛。第二,房東出租房子,如果房客有六歲以下的孩子,房東要負責去鉛(麻省法律規定,其他州可能不同)。不過,即使在這一點上,一般也是"民不舉、官不究"。我們在孩子小時一直就住的未去鉛的房子,許多美國家庭也是如此。

去鉛意味著整個房子重新粉刷,費用不薄。大致估算,一套普通的公寓,去鉛費用達一萬美元以上。而房租一個月也才一千五百上下。所以, 許多房東不希望自己的房子租給有孩子的家庭。

我們鎮的案子是,一對房客夫婦2006年通知房東自己要生孩子,四月二十日房東就通知他們不再續來年的租約,他們可以在現有租約期滿前搬 出,理由是他們損害了房子內的一些設備。五月初孩子出生,六月底這對夫婦通知房東自己將提前搬出。

但是,這對夫婦事後告到法院,說房東因為他們有孩子而歧視他們、不和他們續約。其實房東並沒有違約,而是租約期滿而不再續而已。而且,等這對夫婦搬出後,房東馬上對房子進行了去鉛處理,也談不上為了節省去鉛費用而不租給有孩子的家庭的問題。但是,官司最後經過麻省檢察總長辦公室的調停,雙方達成協議:房東賠償房客一萬美元,並許諾去參加一個公平租房和去鉛問題的培訓班。房東徹底認輸。

一樁萬元官司,居然登在《波士頓環球報》上,是否小題大作呢?該報報導,2001年的一項研究,通過許多志願者分頭假扮房客去租房,結果發現,那些說自己有六歲以下孩子的人,要麼被房東提高租金,要麼乾脆被拒絕。受歧視的現象是非常普遍的。這也是報紙"小題大作"的原 因。

從這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出:美國對兒童安全的問題上,法律非常細緻完備。同時,在執法上,老百姓也都有依靠。比如這次出面的州檢察總長辦公室,就起了關鍵的左右。這個職位,如同州長一樣,是選舉產生,成為州裡最大的一個法律權威,專門負責維護公共利益。總檢察長在這類案子上不賣力,日後就會被選掉,所以處理起來自然雷厲風行。有位國內報業過去的同事不久前和我打筆墨官司,挑戰我講一講美國政府怎麼處理上訪。從此案可以看出,地方民選的檢察總長在那裡,如同一個保民官,老百姓有什麼不平,總檢察長就迅速給解決了。最後有爭執不下、一直打到最高法院的案子,就少之又少了。法律細緻完備,執法上又有效率,當然基本能防患於未然。

如今我們痛定思痛,應該多學一學先進國家在這方面立法、執法的經驗,解決制度結構的問題。美國在這方面的可學之處,主要在於老百姓靠一個非常小的、還沒有對兒童構成損害的孤案就能贏得官司。這樣的制度當然能夠防微杜漸了。我們缺乏這種制度結構,一兩個人受了損害經常求告無門,一定要等受害者多了、成了群體事件,才引起注意。這樣下去,永遠無法防患於未然。所以,奶粉事件後我們不僅要進行短期的補救,更要思考長期的制度建設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