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南喜妹亭神話

2009-01-01 21:31 作者:紫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黃河,中國一條主要河流--母親河,長達四千六百餘公里,但是,它也是中國為患最久、老也整治不癒的重要水域。明景泰七年夏天,因上游多雨,黃河在開封附近決堤,淹沒了七十幾個村鎮。

其中有個村莊的陳姓中農家庭,在洪峰來時,一家七口,剎時即被席捲而至的大水沖走,其中陳氏的次子陳樂順和陳女喜妹,因攀著一株大樹隨波逐流而去,得以不死。可是,在漂流了不久之後,一個不留神,陳樂順意外的失手了,立刻被大水沖離了樹幹翻滾而去,瞬間無影無蹤,他們兄妹倆失散了。

陳喜妹年紀雖小,可是人很機警,她用衣帶把自己的身體綁在樹枝上。隨後,她又用盡辦法折斷一根小枝椏,在遇到危險或出現相撞情況時,就先用樹枝撐開、躲過或繞道遠離,這樣一來,她有許多次死裡逃生的記錄。

黃河氾濫,沿岸的城鄉成災;洪流淹沒,百裡低窪變澤國。長長的水面,各式各樣的漂浮物與屍體迎面而來,讓陳喜妹驚嚇不止,想起其餘的六個親人,此刻不知身在何方?或許也成了這浮屍之一?想到這兒,就更加恐懼了。

一個湊巧的機緣,有具浮屍被水衝到她那棵樹的枝椏間卡住了,距離她相當近,她用樹枝去撥開,發現那身體還會動,於是,她設法把那人拖拉上樹,再急忙七手八腳的為那人壓出腹中積水,大約一個時辰之後,那個人復甦了。

但是,他奄奄一息、有氣無力,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陳喜妹再把他綁縛在樹上,使他的頭部不再被水浸泡,口中不再灌入洪水。這樣,她救活了一個人。同時也使她有了再度救人的願望。

於是,喜妹獨自努力,克服了害怕心理,看到有浮屍流近就設法救助。她撥到三具已死的人。但在不久之後,她終於又救了一名十二三歲的男童。原來那男孩伏扑在一塊木板上,在水流中,載浮載沉的掙紮著,如果得不到救助,那麼,可能也只有幾個時辰好活了。喜妹適時救了他,幫著他將身體縛在樹上。

之後,喜妹又救起了一名婦人以及一名年輕男子。她那一株樹上,如今有了五個人。這些人中,只有三個體力比較好。接著,他們再合力救了另一個人。

這樣,總共六個人在一株樹上漂浮著,經過了一天一夜,才被水衝到較淺的地方。此時,六個人中有四個人已經受傷,而且不能動彈。喜妹和那十二三歲的男孩,用盡全力,把其餘四個人拖上地勢較高的土山,也就是高阜地帶,使大夥兒遠離這恐怖的水。隨後,喜妹又和那男孩設法去尋覓食物:比如野生的果實,被水衝上淺攤的魚蝦等等,給那四個垂危的人充飢。如此,他們的身體狀況才好轉了些。

不過,覓取食物非常艱難,喜妹自己吃得很少,讓四名垂危患者吃多些。她和這一群人止於高阜之處,放眼望去,那地方四面是水。而水勢不見退卻,看情形,還在上漲。倘若再漲四五尺,那麼,這一高阜處也無法存身了。

又過了一晝夜,喜妹的情況很糟,因為吃得少,疲乏,已經不能走動了。幸而那男孩還能支持,拔了草來給他們吃。喜妹本身也沉浸在哀痛之中,她想著自己的一家人,她又特別牽掛著同在這株樹上而被水沖走的哥哥,在極度虛弱中,她仍忍不住哀哀哭泣。

這樣,又過了兩天,奄奄一息的其他四人,情形好轉了,他們能勉強的去尋覓食物。只有喜妹情形在轉壞。她的身體長期被水浸泡著,腫了,只能在高阜上躺著,無法動彈。

而她第一次救起的那名年輕人,此時情況最好,盡力看護她。同時也覓到石塊,磨出火來,燒起了一堆篝火。如此,他們六人的生活狀況改善了些,衣服烘乾了,也能吃到烤熟的魚蝦。困在這麼一個土丘上,六個人相依為命,相濡以沫。

那第一個被救起的年輕人,名叫劉阿貴,未婚。他詢問喜妹,知道喜妹也未婚,於是,他跪在喜妹的身邊,要求救命恩人和自己成婚。喜妹的情形並不樂觀,身體浮腫未退,而且體弱無力,只能勉強坐起來,身體無法直立,劉阿貴的求婚,她拒絕,因為,她認為自己會死。

但是,劉阿貴卻不理會這些,他長跪不起,必請喜妹允承,其他四人也一致要求喜妹答應。卻不過眾人的誠心,她終於首肯了。在四個人的協助下,她倆就在此時、此地、此情、此景之下,拜了天地。在危難中,這麼一對男女結成了夫妻,天地為證、難友為證、洪水為證。三天後,氾濫的黃河水退了!他們度過了危機。

話說另一頭,那陳樂順也沒死,他會泅水,在離開大樹之後不久,他慌亂中抓住了一叢漂浮的竹子,隨波逐流,希望能和妹妹會合。但是他無法做到。再者,那叢竹子不夠大,他得用力泅泳才能避免溺斃。而水太急,他已不能支持。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頭,他很幸運的遇到一個人,將他救上一棵浮著的大樹。那情形和陳喜妹救人一個樣兒,而且發展經過也近乎神奇呢。

救起陳樂順的,是劉阿貴的父親和女兒,他們父女和另外兩人鋸了一棵樹,偶然地把一個行將溺死的人救了起來。大約過了十天光景,水全退盡了,劉父和劉妹,領著陳樂順很幸運的找到了劉阿貴和喜妹,喜妹一群人仍然在那個高阜處,該地名為坷坡。

大患餘生,相見疑夢,陳樂順看到妹妹大哭不止;而劉阿貴,把自己被喜妹救起的經過,以及自己和她成婚的心理路程,都一一細述給父親聽。劉父極為欣慰,並且當場宣布,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陳樂順,兩家聯姻。

在難以抗衡的天災中,出現了個喜劇場面,真是神奇!可是很不幸的,陳喜妹的身體情況卻是一天天的惡劣,她被迎回劉家不過五日,就魂歸離恨天了!

她的死,使許多人傷心欲絕,她獨力在洪水中救活五個人的事,已經傳遍遠近。人們受她的精神所感召,把她的墳墓建在坷坡,以紀念她的善行。一年以後,黃氾區的受災情況稍見好轉,當地人呈稟開封府,大家合力捐募了一筆錢,為喜妹立了一所亭子,名為"喜妹亭"。

患難中的良緣,得來不易啊,可是何其珍貴又何其短暫哪!這就是"人",全身心在情中浸泡著!這就是"人生",境不由人、身不由己呀!

這些神話、軼聞、傳奇,記述的都是些歷史長卷中的無名小卒或尋常俗夫;表彰的都是自己生命長河裡跑龍套、搖旗吶喊的小角色。但,不管怎麼樣,在這一臺宇宙的歷史大戲未開鑼前,你還是得遵照劇本、戮力演出,一點兒也馬虎不得,隨著喜怒哀樂的情節延伸,而暈頭轉向,而欲生欲死,誰也迴避不了,誰也逃脫不掉,是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