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書生遊歷幻境巨宅 返回後眼疾瞬間痊癒 (圖)

2020-01-01 08:05 作者:紫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辜生每當合眼時,就立即感到疼痛出現一棟連綿巨宅,深廣凡四五進,所有的門扉緊閉。
每當書生合眼時,眼前立即出現一棟連綿巨宅。(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江南有個辜生,有一回寄寓山東境內時,忽然不知咋地雙眼暴腫、疼痛難忍、晝夜呻吟、醫藥罔效。十餘日後,痛楚稍減,可每當合眼時,就立即感到疼痛,還會出現一棟連綿巨宅,深廣凡四五進,所有的門扉緊閉。最深處,有人往來,但只能遠觀無法仔細辨認。

一天,合眼之後,剛全神貫注去看時,忽然感覺置身於巨宅之中,歷經三道門戶,絕無人跡,只看到有個南北向的廳堂,裡頭紅氈鋪地,略為窺探一下,見滿屋都是嬰兒,坐著、躺著、四處亂爬的,多得不可計數。

辜生方錯愕間,有人從屋後轉了出來,見了他,說:「小王子說有遠來的客人在門外,果然沒錯!」於是便邀請他入內,辜生不敢,那人強行拉扯,辜生不得已方才隨行。

辜生問此地何方?對方答曰:「九王世子所居之處,世子新近得了瘧疾剛痊癒,今天一些至親好友前來作賀,先生能來參加,真是有緣啦!」話沒說完,又有人疾奔而來,催促他倆加速前行。

匆忙間行至一處,抬頭只見畫棟雕樑、朱欄玉砌、水榭亭臺、蜿蜒曲折,一座北向巍峨宮殿展現眼前,寬廣延續九個楹門,氣勢非凡,踩著一級級的玉石台階逐步上升,赫然看到大廳裡貴客雲集、座無虛席。

辜生見一少年北面而坐,知是王子,便立即趨前伏拜堂下,滿堂賓客見狀馬上全體起立,王子扶起辜生東面而坐。

接著,酒宴開席,鼓樂齊奏、歌姬升堂,演「華封祝」一劇慶賀。才過三折(一折為一幕),辜生卻忽然感覺到旅店主人及從僕叫他進午餐,而且就在床頭頻頻呼喚,耳中聽得十分真切,心裏一驚,恐怕王子聽聞,但察言觀色,並無人知曉,於是打個招呼說要回去更衣,告辭出來。

抬頭望向窗外,日正當中,再看到旅店從僕站立床前,方才省悟,自己根本沒離開寓所,只是作了個夢。心中悵然不樂,又急於返回該處,於是把從僕打發掉,讓他關上門趕快離去。

剛躺下合上眼,就見到宮舍依然如故,急忙循著舊路而入,半途經過那紅氈鋪地的嬰兒聚集處,順便瞄了一眼,才發現並無孩童,只有數十個首如飛蓬、皺紋滿面、彎腰駝背的老者,坐臥其中,望見辜生,口出惡言咒罵:「哪家的無賴漢,私自到此窺探?」辜生驚恐懼怕,不敢聲張解釋,趕緊快步離開趕回後庭酒宴處。

等他上殿就座後,這才發現,就這麼一來一回的短暫功夫,那王子下巴卻已經長出尺餘長的髭鬚來了。王子見到他,笑著問他哪去了?錯過好戲,劇本已演過七折了,因此讓人替他換大杯罰酒,以示懲戒。

一會兒這個曲目演完了,戲班子又呈上另外劇本,辜生點了一出「彭祖娶婦」,歌姬就以椰子瓢行酒,那一瓢可容酒五斗多,辜生一看嚇壞了,趕緊離席推辭說:「臣這些日子眼病未癒,不敢過醉,以免惡化。」王子說:「君患目疾,有太醫在此。」便令人召來診視。

東邊座位上有個客人,馬上離席前來,伸出兩指,打開辜生兩眼的眼皮子,用玉簪點些如凝脂般的白膏抹上,囑咐他閉目睡會兒,王子命侍兒領著他進入復室休息。辜生躺了片刻,覺得床帳香軟、被褥溫馨,因而熟睡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辜生忽聽得劈哩筐當的響聲不絕於耳,於是被驚醒了,懷疑是戲曲尚未演完,正熱鬧呢!哪知睜開眼睛一瞅,卻是旅店中所養的狗兒,餓極生瘋,伸著舌頭猛舔油鐺(有足的釜)弄出的噪音哪!可眼疾就此痊癒,再合眼,就是漆黑一片,啥也看不到啦!

這則民間傳說,證明確實有另外空間存在,否則辜生那十餘日醫藥罔效的眼疾,咋能合上眼夢遊半天就豁然痊癒啦?而他在久遠的過去,肯定曾有恩於王子,於是王子利用此機會回報,治癒了他的眼疾。如此看來,生命真是奇妙啊!

雖然說「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可這「九王世子所居之處」的時間卻快得嚇人,那鋪紅氈廳堂的嬰兒,只一眨眼功夫就變老人了;那王子也不過才演出七個折子的戲碼時間,就由年少輕狂成了蓄髭中年。可見空間之多、時間之差異,是凡人不可想像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