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專欄】拯救中國社會良心的有效途徑 :一是宗教、二是民主制度

民主先聲331

2008-10-28 15:18 作者:郭泉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昨天(10月26日),我和我的研究生同學在南京太陽宮洪澤湖廳聚會。

我們是南京大學社會學系94級碩士研究生。96年我獲得碩士學位後,又到南大哲學系讀博士。99年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後,入南師大讀文學博士後,2001年留校擔任副教授至今。
我們還請到了來南京大學出席南大社會學系20年系慶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的張宛麗副研究員。

這次同學聚會簡直就成了一次小型的中國轉型期的社會學問題研討會。

除我之外,出席的朋友還有: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 張宛麗 副研究員
南京大學 吳作富 博士、講師,哈佛大學訪問學者
南京大學 肖萍 博士、副教授
南京師範大學 花菊香 博士、副教授、社會學與社會工作系主任
青島大學國際商學院公共管理系 高紅 博士、副教授
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新聞處 傅晴女士 碩士
平安保險公司(南京) 賈鈺女士 碩士
華夏銀行(南京)副行長 樊立群先生 碩士

另有五位同學缺席:

上海社會科學院 蘇萍 博士、副研究員
南京市社會科學聯合會副主席 陳如 博士、副研究員
南京市建鄴區區長辦公室主任 劉晶磊 碩士
江蘇省宿遷市文化局掃黃打非辦公室主任 周長東 碩士
深圳大學法學院 吳崇華 碩士、講師

席間,自然從食品安全(三聚氰胺等)這一典型社會學問題,聊到當代中國轉型期的社會學建設和社會工作問題。

我認為,中國經歷過一場深刻的經濟體制改革之後,需要一場更深刻的政治體制改革。而在這一更深刻的政治體制改革中,我們社會學者應該走在最前沿,因為,我們對中國的社會問題的癥結最有發言權。

我們都認為,中國的食品安全問題根源於一種中國社會上下普遍存在的社會良心缺失。

因此,如何修復中國人缺失的良心,就成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我認為,中國人的社會良心嚴重缺失,源自兩個因素,一是中國人的宗教意識的缺失,二是中國人的民主意識的缺失。

而宗教意識和民主意識的缺失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國長期以來實行了共產黨的獨裁統治。

第一,由於共產黨是無神論的黨,於是,共產黨在中國大搞無神論教育,結果,在中國,宗教幾乎成為"迷信"的代名詞。只要中共對某宗教一不如意,立即就"打擊邪教",而忘掉了憲法裡規定的"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根本人權。
沒有了宗教意識,人就沒有對天地鬼神的敬畏之心,於是,人們認為只要不為人知,不留犯罪痕跡,就安然無恙了。
缺失宗教意識,其實就是丟棄了一種很偉大的內在監督。這個監督與其說是來自於上帝的,不如說是來自於我們內心最純正的一種思考,那是我們本能的對社會、對他人的惻隱之心。

第二,由於共產黨是獨裁的黨,於是,一切名義上的監督,諸如司法監督、新聞監督、社團監督、政黨監督在涉及中共的根本利益的時候都變得毫無作用。結果,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認為只要搞定中共領導,一切都安然無恙了。
司法監督、新聞監督、社團監督、政黨監督中的核心監督機制是政黨監督。
而政黨監督,只有在可以多黨競選執政黨的時候才能真正發揮效用。如果搞"一黨執政多黨參政"的模式,將使得所有的"民主黨"變成中共的"花瓶"和"尿壺"。這在中國已經是婦孺皆知的事實。
缺失民主意識,其實就是丟棄了一種很強大的外在監督。任何一個黨,如果沒有在野黨對執政地位的競爭,無論這個黨多麼偉大、光榮、正確,都將變成無惡不作的魔鬼。

因此,拯救中國社會良心的有效途徑,一是重建中國人心中的宗教世界,切實捍衛"宗教信仰自由",二是必須盡快實現"全民福利條件下的多黨競選"的民主制度。

昨晚讓我很開心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的張宛麗副研究員對我們說,社會學所的原所長陸學藝研究員上書國家主席胡錦濤,請求加大社會學投入並對社會工作等方面的研究進行高度關注。張宛麗副研究員說,陸學藝研究員的上書已經得到胡錦濤主席的批復,並在落實中。

我對張宛麗副研究員說:"中國不是沒有好社會學者,而是沒有好體制。希望在座的所有社會學者在中國社會轉型期都能在改革的前沿做大量的具體工作。"

張宛麗副研究員說:"是的,我們有幸生在一個色彩斑斕、千姿百態、激動人心的變革時代,我們將比前人看到更多的變化,但是,我們也承受著前人所沒有的委屈、痛苦和掙扎。"


中國新民黨代主席 中國基督教民主黨代主席 中國在野黨聯盟輪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機: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郵箱:[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市寧海路122號南師大文學院郭泉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