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富得讓老外受刺激的中國大陸留學生(圖)

2008-10-28 04:43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近來,在紐西蘭,一些中國留學生狂購豪華車已成當地街談巷議的新聞。一家電視臺在採訪當地寳馬、保時捷甚至奔馳經銷商時,他們個個咧咀而笑。一位寳馬經銷商說:這些中國孩子只愛好車,有幾個每兩三個月就買一臺,一個孩子留學不到一年,就在這裡買了一臺Z5敞蓬跑車,一臺M3和一臺X5寳馬吉普。同時,令這些經銷商分外吃驚的是這些中國留學生的付款方式:"他們一般不用信用卡,幾乎從不分期付款。一次一位少年留學生的託管人來購車時,提來一個皮箱,他說這裡有15萬美元現金。我讓店裡的兩個店員都過來數錢。上帝啊,這是我們這輩子看到的最多的現金!"(紐西蘭是信用社會,無論購物和商業交易大多均由信用卡或票據業務支付)這些經銷商不去評論這些孩子為何這樣有錢,他們說那不是我們猜測的範圍,我們只認為這些中國孩子們是比當地高級成功人士更有價值的客戶。

  紐西蘭當地電視臺拍攝的"闊少"與跑車

紐西蘭當地電視臺拍攝的"闊少"與跑車(電視截屏,黑圈中標注的是車主姓名和跑車型號)

這種私人的購物行為若不囂張尚不致如此聳動視聽。問題是,這些好車買了是要開的,不開足馬力是不過癮的,顯現不出好車性能的。於是在人口遠非眾多的奧克蘭和其他紐西蘭大學城,一干中國闊少們的車隊疾馳猛衝已成屢見不鮮的景觀,這個現像在中國留學生的豪華轎車壓死了一個紐西蘭兒童時達到了人言鼎沸,媒體矚目的地步。

當電視臺的一個華裔記者深入採訪時,加入了這班中國少爺飛車黨。電視屏幕裡,一個面孔用方格隱去的少年用標準的普通話說:我們玩飆車是通過留學生自己的一個名叫"夜龍"的中文網站集合的。白天飛車查禁嚴密,我們就發貼子晚上在某某號高速公路處匯合。電視記者更隱秘拍攝了一次"夜龍"的飛車集合--夜色中,中國闊少們的車隊麋集,一群寳馬、法拉利、保時捷躁動地轟鳴在一起。飛車開始,每波兩臺並駕開出,狂馳爭先,不過兩分鐘,有人驚呼:出事了!出事了!一臺寳馬的前側撞上了路邊護攔,所幸無人傷亡,整個車隊掃興而回。回程中,電視記者詢問一位北京留學生為何要一次買幾臺車,他說:"每種車我都喜歡,都割捨不下。再說,好多女孩也挺實際,有好車和她們交往就容易得多。我喜歡的寳馬敞蓬車有個深圳過來的留學生也買了,我只好一下買了三臺,停在那裡也壓倒他!"

中國留學生們如此揮金如土,帶動了當地兩類行業應運而生:一種是為留學生"做分"的--因為這些留學生聲色犬馬、成績不佳而又多金,就有中介公司"保駕、做分、掙錢"。記者採訪了一個中介機購,畫面錄音電話中一個稚氣未脫的聲音說:"我英語進修成績有兩個是C,一個是B,你們能幫我做一做,延一延嗎?我想快辦一些,錢不是問題。"如果以上的現象還不足以讓那些送子出洋的闊家長們驚心的話,那下一個應運而生的行業就得讓他們揪心了--那就是"綁架這些有錢的中國少爺。"目前,紐西蘭已發生多起針對中國留學生的綁架案件。由於贖金很快到位,目前還沒有聽到撕票的。這些闊少們的錢來自哪裡?明眼人一望而知,何復多言!我想,他們在海外豪氣干雲、揮金如土其實還有一個難言之因-- 對很多中國留學生的闊家長們而言,在國內,那些來路不明的巨款是要藏著掖著的,花錢是眾目睽睽的,而到了國外就是山高皇帝遠,誰也不管誰。孩子愛怎麼花就怎麼花、愛買多少車就買多少車!

當然,肯定也有不少孩子父母的財源正當,事業有成。但是,這些公司生意興旺的老闆們也當明白:家庭有如公司,讓孩子們在沒有學到掙錢的本領時就養成了花錢的本領,有如辦起一個出大於進的公司,這個只能花錢不能掙錢的公司當注入資本用光豈不是注定要破產倒閉的嗎?他們愛子的人生豈不早早就透支得一乾二淨!比照許多海外鉅賈的孩子小時為父母修剪草坪,1小時掙10美元零花,培養成獨立、自主、明禮、善於理財的教育理念,我們的闊家長和闊少們蒙羞紐西蘭、蒙羞國際社會,正直而無奈的中國人夫復何言!

中國的"富豪"們不僅在國內千夫所指,也越來越為全球規範的社會鄙棄,而那些豪華昂貴的名車正在成為他們可鄙的招牌。難怪談到中國闊少的綁架案時,一位紐西蘭華裔女性直視鏡頭說了兩個字:"活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