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痴心漢打撈落水妻子5天 抱著屍體安然入睡(圖)

2008-10-24 20:58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一名女子因患抑鬱症跳下成都市東風渠身亡。其丈夫痴心地在水閘邊打撈5天,終於在親人幫助下撈起亡妻遺體。丈夫輕輕地把綢布蓋在妻子遺體身上,一手捏著全家福的照片,一手摟著妻子的腰,終於疲累地睡著了。

" 遭了!又跳了一個!"昨日上午9點半,成都市東風渠南北分水閘邊的人群中突然發出一聲驚叫,尋找落水妻子6天的王海山和岳父孫老漢、妻弟孫明賢,一前一後 "撲通"跳進急流當中......很快,三個男人浮出水面,手裡拽著一個人。原來,王海山妻子孫明雲的遺體終於找到了。

無視陣陣刺鼻的異味,用綢布將妻子的遺體包得嚴嚴實實之後,幾天幾夜沒合眼的王海山,一手捏著全家福的照片,一手摟著妻子的腰,把頭輕輕靠在妻子頭邊,在河岸邊的陽光下,終於疲累地睡著了。

開閘放水 落水女子親人跟著跳下

昨日早上8點過,王海山和岳父孫老漢以及四五天前從安徽趕來的兩家親戚,一行十五六人就出門到東風渠邊"布控"。王海山、孫老漢和孫明賢繼續用鐵鉤打撈,其他人則在東風渠各段和安了大網的水閘處守候著。

痴心漢打撈落水妻子5天 抱著屍體安然入睡

抱著亡妻,王海山安然入睡

痴心漢打撈落水妻子5天 抱著屍體安然入睡

6天後找到落水妻子,來蓉打工男子王海山希望帶她回安徽老家安葬

妻子落水 痴心丈夫打撈5天 帶妻子回家安葬

三人當中,孫老漢走在最前面,他走到東風渠南北分水閘後,就準備把鐵鉤往尼龍繩上拴,可還沒打好結,就聽到了閘門打開泄水的聲音,於是孫老漢的雙眼死死盯住了閘口......沒過幾秒鐘,孫老漢突然扔下工具,沿著水流的方向在河岸上飛奔。眼看河水越流越急,他先是用家鄉話大喊了兩聲,然後縱身一躍,跳進了湍急的河水。

"遭了!又跳一個!"隨後,匆忙趕過來的王海山和孫明賢都先後跳入河中。

"完了完了,這家人完了!""太慘了!"附近群眾一邊感嘆這家人至深的感情,一邊拿出手機撥打120,"千萬不能都出事啊,還有兩個小孩哪個管哦?"

齊心協力 三親人急流中撈起遺體

東風渠的岸邊,王海山的親戚們也跟著跑起來。跑到近處一看,大家才明白,是孫老漢隱隱看到有個人影在傾瀉的河水中浮浮沉沉,他大喊,是為了讓岸上的家人打電話通知王海山他們,快過來撈人。

三人跳下水後不久,都陸續從河中探出頭來,換了口氣,儘管還不肯定水中的人影就是孫明雲,但他們還是奮力追趕。當游到東風渠南北分水閘北河段時,他們終於追上了,也確定了這就是孫明雲的遺體。眼看孫老漢死死抱住遺體順著河水往下游漂,王海山和孫明賢趕忙游過去拉住他,兩人一隻手抱住遺體,一隻手使勁划水,往渠邊的石階靠近,抓住了岸上伸來的竹竿。

當他們把孫明雲的遺體抱起來,放在岸邊的草地上時,圍觀的群眾都看呆了,"真的找到了啊?""不怕有心人,只是太可惜了......"這時,渾身濕透的王海山、孫老漢和孫明賢扑到孫明雲身上,號啕大哭。他們聲嘶力竭地哭喊著"老婆"、"女兒"、"姐姐"......守在一邊的親人們也紛紛落淚。"讓他們哭吧,這時候誰勸都沒用。"王海山的四叔老淚縱橫。

由於悲傷過度,孫老漢哭著哭著,就突然暈了過去,在他兒子的護送下,被緊急送往成都陸軍總醫院。

抱著亡妻 痴心丈夫安然入睡

上午10點半,王海山抱住妻子的遺體,不准任何人靠近,哪怕是辦案民警要對非正常死亡事件做現場勘察,也被他擋在幾米之外。"你們別拍了,等她蓋好被子吧!"王海山悲痛地說,妻子生前最愛漂亮,不能讓妻子不漂亮的樣子給人看到,她會不高興的。他的話讓在場的民警和圍觀群眾,都靜靜地往後退了幾步。

王海山的父親王玉寳站在四五米遠的一棵大樹下,摘下被眼淚模糊了的眼鏡:"我不去勸他,我一去,他更難過。"這時,親戚買來了綢布,王海山輕輕地把綢布蓋在妻子身上,從頭遮到腳。

隨著時間過去,王海山漸漸停止了抽泣,任何人和他說話,他都置若罔聞,只是靜靜地坐在妻子的遺體身邊,無視大家都覺得刺鼻的陣陣腐臭。在河岸邊的陽光下,王海山拿出了一疊照片,照片中,孫明雲笑容溫柔,身邊一左一右站著的一雙兒女,也是笑容燦爛,王海山則站在他們身後,臉上掛著笑--這曾是幸福的一家人。

每一張照片,王海山都要呆呆地看上好幾分鐘。11點,他收好照片,俯下身子,右手抱住妻子被綢布蓋住的頭,左手捏著照片,手臂摟著她的腰際,小聲地在她耳邊說著什麼。說著說著,幾天幾夜沒合眼的王海山,把頭輕輕靠在妻子頭邊,疲累但是安心地睡著了。半個多小時,他都一動不動。

不堪壓力 幸福家庭就這樣解體?

眼前的一幕除了讓人感動和惋惜,更讓人無法理解:一家人既然感情至深,為何女主人卻選擇了輕生?

據王玉寳說,王海山和孫明雲這麼多年來,從沒吵過嘴。"明雲性格強,海山什麼都聽她的,她也很心疼海山,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在親人們的眼中,王海山夫婦是一對模範夫妻。

" 嫂子很能幹。"王海山的弟弟蹲在河岸邊,告訴記者兄嫂1997年到北京,從賣針線鞋墊的小地攤,到開了三間門面做生意的往事。但他說,也正是因為嫂子太能幹、性格太要強,受不了現實的壓力,才患上抑鬱症,導致了今天的悲劇。原來,孫明雲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在上海念博士,一個在安徽老家當鎮長。"她常說,自己是家裡的老大,混得還不如弟弟好,太沒用了。"

自從兩個孩子上學,孫明雲操心的事更多了。兩年前,王海山帶著孩子到成都跑貨運,生意倒還紅火,可這段時間生意不太好做。孫明雲8月來到成都後,儘管全家團聚,但她每天也只是帶帶孩子,做做飯,娘家人也整天掛念她,讓她覺得自己很沒用,心情很是低落。

據王的弟弟說,孫明雲之前還留下了一封信,提到"自己這麼大了還要家人操心,太沒用了""告訴孩子我太沒用,別學我"之類的話,但由於王海山拒絕和任何人交流,記者沒能看到這封信。

11點45分,殯葬車開來了。在叔父的攙扶下,王海山跟著抬著妻子遺體的工作人員踉蹌地走著,臉上全是淚水。

家人都希望,能帶孫明雲回安徽老家好好安葬,不再讓她在外漂泊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