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工廠職工遺孀討要住房 蹊蹺死於副局長辦公室 (圖)

2008-10-24 01:16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半月前的一天上午,為反映住房安置問題,家住永善縣原夜月食品加工廠一名叫楊梅的婦女帶著鋪蓋,拖著剛滿9歲的幼子和年逾5旬的母親住進了永善縣經貿局副局長韓維坤的辦公室。在"強勸"楊梅一家離開辦公室的過程中,韓維坤曾拉扯過平鋪在辦公室地板上的涼席,導致睡在涼席上的楊梅身體發生過大的移動。幾分鐘後,楊梅口鼻開始流血。期間,該經貿局和當地公安等部門多次接到"楊梅被韓副局長拉扯撞傷後口鼻大量流血"的報告,有關人員也曾多次到現場勸說傷者到醫院接受治療,可楊梅病情的嚴重性並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這個年僅32歲的生命在事發9天後悄然辭世。事發後,當地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迅速成立了負責處理楊梅善後問題的專項工作組,公安部門也立案調查。由於有關部門對楊梅的死亡原因尚無明確結論,使得楊梅的死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住房被拆 母子流離失所

10月20日上午,記者專門就此事趕到了永善縣城。

死者楊梅的母親毛天鳳已是兩鬢班白,目前,她帶著年僅9歲的外孫小英傑(化名)住在振興大街附近的一間出租房中。

毛大媽說,女兒楊梅今年32歲,10多年前和食品加工廠的職工夏永田相識,沒過多久,兩人在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情況下開始同居,楊梅後來生下了小英傑。

回憶起往事,毛大媽顯得非常傷感:"女婿夏永田是食品加工廠的正式職工,廠裡當時分配給他們一間平房。孩子出生後,房子變得很擁擠。 2000年5月30日,夏永田被當地沸灘派出所的民警肖國勤開槍打死,罪犯已服刑。楊梅母子倆雖然仍住著食品加工廠的平房,但卻永遠失去了依靠。為了生存,楊梅東拼西湊買了一輛三輪車,開始倒賣蔬菜。

毛大媽說,到了2006年,食品加工廠因經營不善宣告破產,廠子被賣給了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原食品廠的職工住房也面臨拆除,楊梅母子倆之前住的那間平房也在被拆之列。今年7月份以來,食品加工廠涉及拆除的宿舍樓被推土機夷為平地,楊梅母子因為沒有地方搬遷成了唯一的"釘子戶"。眼看周圍的房子被推平了,而楊梅的房子也成了無法居住的危房,她便只好帶著幼子四處借宿。而在經貿局分管職工住房安置的韓維坤副局長等人的努力下,該廠的所有職工都順利地住進了另外的居所。而因楊梅只是職工家屬,之前的住房是其亡夫夏永田分得的,夏永田已死去多年,楊梅母子的住房問題自然被懸在了空擋上。基於上述情況,分管職工住房的副局長韓維坤等人始終沒有考慮為楊梅母子重新安排住房。

楊梅生前韓副局長曾準備將這間房子分給她住

楊梅生前韓副局長曾準備將這間房子分給她住

"為了有個家"屢次反映無著落

毛大媽說,小英傑畢竟才讀小學三年級,這種流離失所的生活方式對孩子的教育和成長會產生不良影響。為此,楊梅多次找到食品加工廠姓陳廠長協商,但陳廠長只告訴她,廠子已經破產,一切遺留問題只能向縣經貿局反映。事實上,楊梅雖然知道自己只是食品加工廠的一名亡工家屬,可迫於眼前的實際困難,從去年7月份得知老房子要拆開始,她便多次找到縣經貿局副局長韓維坤,但住房問題始終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答覆。

毛天鳳說,10月6日8時許,她和女兒楊梅帶著外孫再次來到經貿局找韓維坤,當時韓並沒有來上班。8時30分左右,韓維坤走進辦公室,見到她們便說:"楊梅,我已經告訴過你,你沒有資格分房子,回去吧,不要在這裡鬧了。"聽到這些話,她和楊梅就和韓維坤爭論起來,但韓維坤很快拂袖而去。此後,他們一直在辦公室裡苦苦守侯,可直到下午14時30分,韓維坤再次踏進辦公室後氣勢洶洶地朝她們吼道:"你們到底要幹什麼,不要在這裡影響我辦公,你信不信我把警察喊過來!"10幾分鐘後,果然有兩位民警趕到了現場,勸他們離開。但楊梅母女倆始終以"只要韓副局長為我們解決好住房,就可以離開" 為由拒絕,警方介入最終不了了之。

死者母親:副局長拉扯其女兒撞傷致死

毛天鳳說,韓維坤離開後,他們一直等到當日19時許,可韓維坤還是沒有再次露面,她只好打電話讓家人送來一床被子,準備讓楊梅和其9歲的兒子席地睡在了韓維坤的辦公室裡過夜。

21時許,韓維坤讓毛天鳳去二樓的一間辦公室商量解決此事,隨後告訴她,之前該局已在食品加工廠職工宿舍邊上給楊梅母子安排了一間住房。而毛天鳳和楊梅考慮到那間小房子非常低矮和潮濕,而且很有可能即將被拆,因此拒絕了韓維坤提的方案。

毛天鳳說,當晚11時左右,韓維坤在二樓打了一段時間牌後再次來到辦公室,見楊梅在辦公室裡打地鋪蒙頭大睡,他再也沉不住氣了。韓維坤大發雷霆,摔了一些東西後,用力拉扯楊梅身下的被子,楊梅後腦"咚"的一聲撞在了沙發的木製腳上,隨後又撞到門板上,韓維坤口中罵罵咧咧著揚長而去。而守在一旁的她看到女兒鼻子裡不斷往外冒血,便打電話給韓維坤,要求他來辦公室處理此事,但韓維坤只說了一句:"我很忙。"便挂斷了電話。

毛天鳳說,見到楊梅鼻子流血,她立即找出幾筒衛生紙,不斷替楊梅檫拭,直到第二天早上9時許,血還是沒有止住。她本想把楊梅送到醫院,但由於身無分文,此外,她還考慮:"是韓維坤把女兒撞傷的,此事理應由他負責,只要楊梅留在辦公室,韓維坤必然會來"。可令毛天鳳始料未及的是,從 10月6日到10月10日,不僅韓局長未再次露面,就連該局每天從辦公室門口經過的人也未搭理過他們。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她請人買來止血藥給楊梅服用,最後才把血止住了。但從被撞的那天起,楊梅整天都嚷著"頭昏"。10月10日,經貿局相關領導以及溪洛渡鎮派出所的民警要求他們先把楊梅拉到醫院醫治。但由於他們沒錢,便提出由該局先墊付醫藥費,可經貿局沒有同意這個方案,雙方再次不歡而散。拖到第9天的10月15日凌晨3時10分,楊梅死在了韓維坤辦公室的地鋪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