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說連載】寧為宇宙閑吟客第五章(圖)

2008-06-23 22:32 作者:弗羈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立剛不記得什麽時候曾經跟一個女子說過這麽多的話。

經過二個月的相處,他完全確定孟馨有讀心的能力。正因為她有讀心的能力,所以雖然有些事情他無法用語言清楚的表達,可是她就是能夠精準的判斷他的想法與反應。

每次他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意思時,她卻像是找到一個寶藏一樣。一開始他真的覺得她就像是個跑到他家裡,隨意翻找每個抽屜丶角落的頑皮小女孩。他不習慣有人在他的腦海裡到處「逛大街」,可是她卻是為了幫助他而闖進他的腦海裡。

從最開始的無奈,到後來,他連心海都打開來隨便她闖了。她成了他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是的,好朋友。他一直沒有真的把她當成自己的醫生。因為她那種無條件的付出,完全把他當成朋友來對待。她也沒有把他當成病人吧!

天氣開始炎熱了。他們仍然每天在林肯紀念堂周圍散步閒聊兩個小時。有時在路上他們會和其他偶遇的人們聊天,經常有人會把他們誤認為一對情侶。

蕾莎不肯解除婚約。他提出來了,可是她拒絕了。

他不懂為什麽。因為他們之間根本沒有情感可言,而且他也不會再回去臺灣的政壇。她對他的一切期待都不會實現,又何苦和他綁在一起做一對怨偶呢?

「你今天很安靜。」孟馨看著他的眼睛,探索著他的反應。

他們剛離開紀念堂前的草地,延著林蔭,往醫院的方向走回去。

「有些事情想不通。」立剛淡淡地笑著。

「私事?」孟馨一直保持著一種自定的分寸,凡屬他的私事,除非他自己主動提起,不然她不會介入干涉,也不會主動給他建議。

「嗯!」立剛點頭承認。

孟馨想了想,決定移轉他的注意力。

「問你一個抽象事的問題。」

「好。」立剛揚眉好奇地等著。

  「你認為什麽人是基督徒?」

接著她給他四個選項。

「一丶上教堂的人;二丶說自己是信基督教的人;三丶每天向上帝禱告的人;四丶不上教堂丶也說自己是基徒教丶不禱告,但是按照基督的教訓生活的人。」

  這是個很複雜的選擇題。每個答案都可以算對,但深究下去,又都各有問題。

她想要知道他是否已經可以辨認「形式與實質」丶「宗教與信仰」有什麽不同。

這個問題可以套用在佛教徒和其他宗教教徒身上,只不過孟馨既然選擇以舊約新約為「教材」,那就以基督徒為例。

  「妳可以把問題再說一次嗎?」立剛要求。於是孟馨再說一次。

  「如果只能四選一,那我會選擇第四項。」立剛判斷。「可是只要自認為是基督徒的人,都應該算是基督徒,不是嗎?」

  「這四個答案都算對,但1和3如果只是形式,2如果只是人自以為的,那麽4才是符合實質的真正信仰。」

「信仰?」立剛微微皺起眉頭。他知道她說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他想不明白,「宗教和信仰」有什麽不一樣!宗教不就是一種信仰嗎?什麽才叫真正的信仰呢?

「在這個世界上,宣稱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很多,也許佔了全世界人口的一半吧!但是,能真正相信《聖經》的記載而且奉行基督的教誨的人,卻是極為稀少。」孟馨從他的眼裡看到困惑。

「所謂奉行基督的教誨,你覺得這個教誨是什麽?」孟馨問。

  「《聖經》裡記載的耶穌基督說過的話。」立剛很快的回答道。

  「是的,我們都知道基督徒稱《舊約》與《新約》為《聖經》。」二人終於走回醫院。

「你記得以前讀過《聖經》嗎?」

  立剛搖頭。「我不是基督徒。可是《聖經》裡的故事,聽過不少。」

  「所以你一定聽過『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就把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這一段經文。」孟馨看著他。

  「誰做得到呢?」立剛說道。

  「這就是了。你說你是某人的徒弟,可是你又不聽師父的話,這樣還能算得上是師父的徒弟嗎?」孟馨笑得很燦爛。

  立剛想了想。「妳說的對。」他點點頭。如果孟馨對「真正的信仰」的定義是聽師父的話,那麽這世界上有多少基督的門徒呢?

「這個世界上真正的基督徒大概只有這麽多了!」他伸出雙手十指比劃著。

  「也未必是那麽少。只不過我們在這樣的摩登社會裏,沒有機會認識這樣的人吧!」孟馨倒是不悲觀。

「如果我們把《聖經》當作是人們對生命困惑的探索,我們一起來閱讀,一起來找人生的答案,你願意試試看嗎?」

「也許會很有趣吧!」立剛不置可否。

  「當然有趣。你環顧四周,這些人幾乎都讀過《聖經》,即使沒有熟讀的,也都對《聖經》的故事耳熟能詳。不論自認為信不信神,不論是否把基督的教誨活出來,在生活每一分每一秒裡,這個社會裏的人的一舉一動,都隱隱的受到《聖經》所牽動。要瞭解西方社會,不能不瞭解《聖經》。」

立剛聽罷不禁轉頭看著醫院入口處這些進進出出的各色人種。他對周遭的這些人又有了一番新的感覺。

  走進空調涼爽的醫院,孟馨把立剛交給下一個部門。

她站在走廊微笑看著他。「從今天晚上開始,你想讀多少就讀多少,就從創世記開始。以後我們每天都討論一些《聖經》裡的章節。」

  立剛點頭,然後站在走廊上看著她轉身離去。

她全身散發出來的善意是不容錯認的。和她相處時很愉快,但也很費腦力,因為她總是讓他回答很「傷腦筋」的問題。他喜歡她的笑容。只是,有一些片刻,她看起來卻像個憂傷的小女孩……為什麽呢?

「Levin!」一位年輕醫生向他招手。

現在是橋藝時間,立剛轉身走進那間屬於醫師的會議室裡,開始下午的行事歷。

  ********************************************
「你讀完舊約的創世記了嗎?」

  「讀完了。」立剛對這個問題突然皺眉。

  「有什麽感想嗎?」孟馨可以理解他腦中發出來的那團困惑。鮮少現代人在讀舊約時沒有困惑與疑問的。

接下來立剛數著他的疑惑與心得,孟馨則靜靜的聽著。

  「裡面通通在講誰是誰的父親,誰又是誰的兒子。我記不得那些人的名字,太多了。」

「最開始人的壽命很長,之後就變短了。」

「亞當和夏娃偷吃了伊甸園裡善惡之樹的果子,耶和華把他們趕出伊甸園。」

他皺著眉又接著說:「人能夠分別善惡有什麽不好?為什麽要被趕出伊甸園呢?」

孟馨微笑不語。

「Leo說耶和華有一種喜怒無常的個性,所以Leo寧可像孔子講的:敬鬼神而遠之。而且他說他不明白,耶和華為什麽要求猶太人要行割禮,這很殘忍。」立剛錯落地說著。

  立剛想著,Leo還說女人如果真是男人的一根肋骨變的,那麽全天下的女人對男人都欠缺應有的尊重,根本就爬到她主人的頭上來了,現在看著眼前這個小姑娘,立剛對紹梁的意見甚表同意。

  「那你自己呢?你相信有神嗎?」孟馨淺笑。

立剛又接著敘述自己的心得。

  「我相信有神,但是天上的神並不只是耶和華,至少還有佛陀丶觀世音菩薩。《聖經》裡也這麽說的。」

「喔!為什麽?」孟馨問。

「在創世記的最開始就這麽記載著,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所以神是複數,不只一個。」

「嗯!」孟馨點頭贊成。「的確是如此。」

「不曉得後來為什麽基督徒要到處說耶和華是唯一的真神?」立剛覺得這個矛盾很明顯。

  「《聖經》是人類的記載,經過那麽久的時間,中間還有政教合一的時期,編纂的人又是從各種福音書裡面挑選自己喜歡的版本,所以難免有缺漏或假造的部分,這些造假的部分若說是為了政治服務,在統治異族時想把他們同化,也在情理之中。」孟馨邊看著他的反應邊解釋著。

拜我的神,接受我的道德觀與價值觀。這也是為什麽耶和華的性格在聖經裡的陳述會不一致甚至喜怒無常的可能原因。

「但我們無需因為人的錯誤而遠離神。」孟馨又舉了最近考古界發現的新的福音書──猶大福音書,這個福音書平反了猶大出賣耶穌的那段歷史,可是並沒有被收納在目前的聖經裡。

  「不過有一件事情,聖經中的記載是蠻一致的。神造人是要讓人生養衆多,統治這片土地。所以男與女是神造的,只要按照神安排的生活模式,人就不會有恥辱。」孟馨補充。

  立剛點點頭,表示理解。現在的人擺不正兩性的問題,不是壓抑就是放縱,走著一條極端的路。這個印像在立剛的腦海裡是很強烈的,並沒有因為槍傷而被抹去。

  「最初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裡,並不覺得裸體可恥,世界上所有的動物都是裸體,它們都沒有人類這種特殊的恥感,為什麽?」孟馨邊說邊想著,改天可以帶立剛去華盛頓動物園逛逛,開車只有十分鐘路程,場地很大,很適合邊走邊聊。

  「因為亞當和夏娃吃了能夠分辨善惡的果子,所以才會開始遮掩自己的身體。」立剛只是按照《聖經》上的記載陳述。

  孟馨看著他笑了笑。「亞當與夏娃有了辨別善惡的能力之後,就開始區分是與非丶美與醜丶正與反……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用二分法區分。如此一來,亞當與夏娃就失去了近乎神的狀態,而變成了人。」

人類基於這種區別的能力,就再也不能用純淨的態度來面對性這件事。

現在的人類社會已經習慣二分法的思考模式,如果沒有一定的訓練,很難改變。

當人類社會越來越複雜,這種區別能力也發展得越複雜:美醜的判斷丶嫉妒心丶佔有慾,後來人類就藉由宗教與社會的雙重壓力,壓抑與否定人們對性的好奇。

只不過越壓抑就越讓人忘不了性這件事,以至於裸照丶淫書丶春宮電影不斷的被製造出來。近來世風日下,又有一些政權刻意放縱這種發展,加上網路的傳播,問題已經到了難以收拾的地步。

其實人們應該尋求的是一條超越的道路,而不是假裝與掩蓋。只有提升與超越,才有辦法解決問題。

  孟馨接著說:「但不能只怪這些淫書的製造者,人類錯亂的意識都負擔了一份責任。」

意識是一種不滅的物質,這意識的海洋隨時影響著人的思維,干擾著人的正念。所以每個發出邪淫念頭的人都應該為這個社會的道德下滑負一部分的責任。個別人的發出的念頭或許很快就散去了,但如果是一大群人都發出這樣的念,那就壞事了。

「但是人類已經回不去伊甸園的那種狀態了。」立剛只把伊甸園當成神話故事來看待。

  「應該這麽說,『大部分的人類』沒有辦法回去那種狀態。這種人終其一生都不瞭解如何對待人與神的關係,還有人神之間有什麽關連。」孟馨搖搖頭。

  「這就像是一個人會操作開關,讓電燈亮起或熄滅,可是他一輩子也未必懂得什麽是電子,這就是人們對上帝賦與的這具身體的瞭解程度。」她看著立剛的反應接著說道。

  「但是有少數人不會害怕,願意正視它,看清楚它。只有真正認識丶看清楚它,才能不被它所操控,不會因為它而感到羞恥。超越的道理,起點是清楚的理解。」孟馨決定先停在這裡。

  「人要怎麽樣才能回到伊甸園?大家都裸體走在街上嗎?」他以一種很平緩的語調說著。

  「當然不是。因為這個世界已經是如此了,如果你很清醒,那就更要照顧昏迷或夢遊的人。你不需要用裸體來證明你對身體的全然接納,清醒只需是你的一種心理狀態,你不必跑到路上跟每一個人說你是醒著的。你更不會隨意的和人從事性行為,因為認識到性與神聖的關係之後,你會超越性,而不是被它綁住。」

孟馨一口氣說完,她可不想立剛在這個問題上面有一丁點兒的誤解,否則造成的問題絕不是她可以彌補的。


来源:看中國首發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