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汶川震痛 震出了「新中國」之痛

2008-05-29 07:17 作者:胡孟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天已經是5·12大地震發生後的第16天。此刻,大地還在痙攣,餘震仍然頻頻發生。大地震無疑給中國造成了巨大的傷痛。

默哀過後的中國人已經重新傳遞奧運"聖火"--這"聖火"能點燃災區受害人內心的光明嗎?媒體報導說,有不少網友建議奧運主火炬由地震中的"敬禮男孩" 點燃。要我說,這樣的建議其實是在嘲笑並害了災區的老百姓--我實在想不出讓一個災區倖存小男孩去點燃奧運"聖火"的意義何在。一個剛剛從大地震中逃生的小男孩,你們忍心讓他馬上跳入另一場災難嗎?饒了他吧,別讓他接受那些"愛國主義"教育。

誠然,5·12震痛屬於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但"聖火"的"光輝"並不屬於每一個有良知的我們。中國大陸所有大大小小的媒體,都將奧運火炬稱之為"奧運聖火",我不知道它聖在何處--在大陸的執政黨眼裡,只有領導者的權威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執政黨的領導地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除此之外,哪還有什麼神聖的東西可言。人權?普世價值?見鬼去吧。

一個小小的火炬,到了中國卻成了"聖火",要讓民眾頂禮膜拜--這不是空話,在新聞管制當局眼裡,奧運就是政治而不是體育,它的地位堪與曾經的十七大相比。有人也許會提醒說,這麼看待"聖火",是不是上綱上線了?我會回答說不是。真正上綱上線的是執政當局。拿奧運當政治玩,這才是最大的上綱上線。

其實奧運"聖火"對中國而言是"泊來物"。不過我黨自有良好的吸收消化泊來物的本事。想想看,馬克思這個在西方哲學界只佔了很小一席之地、甚至也許並不入流的哲學家,經過我黨的消化吸收,到了中國卻成了人人不得違抗的"主義"。而我們看到的卻是這樣一個"主義"國家:即便在大災大難面前,也要堅持"把喪事辦成喜事"的邏輯和原則。5·12地震後不過幾天,就有很多網友抱怨CCTV已經沒法再看,因為謳歌頌德的正面報導和宣傳完全佔據了上風;人民日報社後來甚至還表示要向災區免費提供1000份《人民日報》,以便"及時將黨中央、國務院對抗震救災的部署和對災區人民的關懷傳遞到災區人民中間"(見http: //cpc.people.com.cn/GB/117092/7254656.html)。

大地震震出了人性的光輝,也震出了黨性的陰冷。我相信總有恢復大地震來臨前平靜的一天。只是最可怕的結果也許會是,"有限的幾個生命,在中國是算不得什麼的"--到時候,一切照舊,該喬遷的政府大樓依然喜氣洋洋地喬遷,不該上卻上的工程依然上馬,該引咎辭職甚至該處以邢事責任的官員依然風光在任。

而謊言依然將漫天飛舞。

但是有"樂觀派"卻不這麼認為。比如網路上流傳甚廣的類似"大災難是中國騰飛象徵"的觀點,溫和一點的說法叫作"多難興邦";又比如中國南方某大報發文稱"汶川震痛痛出了一個新中國"等等。真是好得很,執政當局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種情緒。

大災難最後演變成虛無民族主義高漲的動力,而真相卻少了追尋者,於是天底下不可思議的可笑之事仍然還是發生了。大地震讓國人普遍清醒了、進步了嗎?至今仍然不太容易找到蛛絲馬跡;甚至悲觀一點地說,大地震讓一些人的思想意識水平倒退了三十年。那些堅持要追問的人,對他們來說一個嚴峻的事實是,尖銳一點的文章和問責的聲音,已經很難在公眾平台上傳達出去;而更為嚴峻的事實是,更多的人不習慣接受批評和追問,他們寧願躺在政府宣傳機器製造出來的溫情脈脈和感人故事中。甚至有些人還喊出了"解放軍萬歲"這樣的口號。

5·12大地震的疑點和需要追問的事有不少,這些才是我們更該去做的,而現實卻是社會陷入了感恩、感動和由災難引發的"愛國主義"之中。這樣的一個"新中國",到底新在何處?汶川震痛,實則震出了"新中國"之痛,這痛便是體制內某老人家說過的那句話:中國最大的問題是共產黨問題。這也是"新中國"誕生以來,從未解決過的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