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都江堰三學校整幢坍塌 奪去上千名孩子生命

2008-05-16 22:4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都江堰的3所學校整幢樓層坍塌,失去了上千名孩子。這幾天,都江堰殯儀館成了孩子們的聚集地,而他們的父母要繼續活下去。

    都江堰殯儀館裡,傷心的家長痛哭著為自己在地震中死亡的兒子穿上乾淨的鞋子。

  昨天下午3點35分,都江堰殯儀館,一個孩子的屍首緩緩被推入不鏽鋼火化爐,火焰沿著黑紙鞋熊熊燃起,2秒,永別了。一個大男人和他的4名親屬哭得很大聲。

  孩子。

  都江堰的3所學校整幢樓層坍塌,失去了上千名孩子。我們不免想起那句"孩子是祖國的花朵",但他們卻過早地凋謝。

  這幾天,都江堰殯儀館成了孩子們的聚集地,而他們的父母要繼續活下去。

  新建小學,向峨鄉中學,聚源中學。坍塌樓層的廢墟中,有彩頁課本,有夾雜著泥土但顏色鮮艷的書包,有小鞋子,翻倒的課桌,廢墟中裸露著不足筷子粗的鋼筋條。站在聚源中學坍塌樓層的遠方,倒得只剩下一面圍牆的遠處,立著鮮紅的"無畏"兩字。

  逝者1

  聚源中學初三(6)班女生仰玉文,14歲,身高1.68米,學生會幹部

  仰康元、魏英夫婦從沒想過要到都江堰殯儀館去,直到昨天早晨,他們在聚源中學的死亡名單上看到了"仰玉文"三個字。

  "我眼前一下子就出現了她的臉,梳著齊耳的學生頭,戴著500度的眼鏡,那是剛剛給她配的。"仰康元說。

  停止挖掘的瞬間仰康元有絲高興

  夫婦倆趕緊就從學校往殯儀館趕。從5月12日下午發生地震,他們一直守在學校裡。殯儀館裡擺著一具具屍體,幾個焚燒爐在同時焚化。他們一具具地找,還查看了焚屍名單,但是仍沒有找到自己的女兒---那個14歲、身高1.68米、戴著高度近視眼鏡、穿38碼鞋的初三(6)班女學生。

  父親仍然懷疑女兒還在教學樓的廢墟下面壓著。但是昨天零時26分,救援人員已經停止挖掘尋找。那一瞬間,仰康元有絲安慰和高興,"沒有找到她的屍體,她也許跑出去了,還活著。"但是心底一個聲音也在暗暗說:她肯定是死了,她知道父母的電話號碼,如果活著,早就會接到她的電話了。

  "我自認為是個很堅強的人,但是看到女兒的死亡名單時,我知道她已經不在了,就覺得生活已經不重要了,沒意思了。"仰康元眼鏡後面淌著眼淚,他的妻子低著頭坐在一邊,閉著眼睛。

  他們東北方向100米處,就是教學樓龐大的廢墟。救援人員在三天時間裏從那裡救出了數名傷者,但是沒有仰玉文。聚源中學教導主任秦伯宇說,該校1600多名學生,死亡300多名。

  找遍醫院卻在死亡名單上找到女兒

  地震發生後,在成都做建材生意的仰康元夫婦4點半就打車回到了都江堰聚源鎮,他們的家就在此鎮10公里處的土橋鄉。"這個中學是農村中最好的中學,教學質量和校風都好,費用也低些,報初中時我們可以有其他選擇,但是報了聚源中學。"仰康元說。

  "世上什麼藥都有賣的,就是沒有賣後悔藥的。"他說。

  夫婦倆到學校時,馬上跟大家一起往外面挖人。他們救出了兩個人,但是當仰康元看到身邊已經擺了40具屍體時,他再也沒力氣挖了。身後的操場上擺滿了人。"初三(6)班67個人只活了兩個人,樓房在30秒內就倒塌了。"

  這三天時間裏,夫婦倆守在學校裡,站著,或者坐下,只喝了水,什麼都沒吃,沒睡一分鐘覺。他們一直認為女兒還活著,也許被送到醫院了。成都附近所有的 12家醫院:華西醫院,363醫院,四川省人民醫院,都江堰一院、二院,新都醫院,溫江醫院,雙流醫院......他們在病房樓一層層尋找,翻看了住院人員名單,還看了搶救無效死亡人員屍體。沒有女兒。

  終於,昨天上午9點,他們在學校死亡名單上找到女兒。

  地震前兩天剛給她買了一套新衣服

  仰康元不知道該怎麼跟自己的母親說,她寵愛的孫女沒了。在父母和奶奶眼中,仰玉文是個特別懂事的孩子,學習成績也好,是學生會幹部,班裡的英語科代表,在去年底的會考中她的成績在都江堰市8000名初中生中名列第350名。為了鼓勵她學習,5月 10日,週六,魏英給她280元錢買了一套新衣服,女兒很喜歡。週一,汶川地震。

  前天,當他們在校園裡等待時,一位在這裡救援的軍人告訴仰康元,一對父母看到孩子的屍體挖出後,雙雙跳到學校門前的河裡淹死了。

  42歲的仰康元和39歲的魏英只有這一個孩子。他們仍要到殯儀館去尋找女兒,"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逝者2

  李灝宸和李懿宸,新建小學5年1班,雙胞胎兄弟,11歲

  2008年12月12日,雙胞胎李灝宸和李懿宸就12歲了。

  爸爸為他們戴在手腕的紅繩並不能保佑他們安然度過本命年。2008年5月12日下午2點28分的7.8級大地震,讓這對新建小學5年1班的雙胞胎永遠失去生命。

  兩對雙胞胎骨灰化為一體

  與他們一起火化的,還有同一個班上另一對龍鳳雙胞胎,唐博宇和唐新宇。

  前天晚上,4個孩子的骨灰化為一體。據5年1班已逝孩子朱麗和陸守的家長說,這個班上54名同學中,51名同學在地震中不幸遇難。

  天堂裡,但願他們還能同班,同校。

  沿著都江堰建設路243號新建小學往東走一公里,是建設路413號彩印廠宿舍區,我們在宿舍區前一頂軍綠色的簡易帳篷裡,看到了這個身高不足1.6米,頭髮花白的男人。

  雙胞胎李灝宸和李懿宸的父親李龍。

  這個2004年就從彩印廠下崗的中年男人第一眼看見記者,沒有眼淚。

  只是當他掏出錢包,翻出一張兩個孩子2歲時六一兒童節的合影時,眼睛才有了神情,時而望向遠方林蔭路,時而低頭,時而閉目。

  帳篷前面的林蔭路,曾是他們父子三人15天前騎自行車到青城山遠足的起點。

  "懿宸瘦一點,他出生的時候只有4.6斤,大的有6.4斤",照片中的孩子眉心點著一顆朱紅痣,"鞦韆上吃東西,別有一番風味,98.6.1",照片背面潦草的圓珠筆跡歷歷在目。

  "今年的12月12日,他們就12歲了,我卻不能再給他們拍照片",李龍輕觸著戴在左手上的紅繩。

  每年12月12日孩子生日,李龍都會為孩子留影,這一年,孩子們的第一個"本命年",李龍早為他們買了兩條紅繩編成的手帶,"我希望上天保佑,他們本命年順順利利"。

  上天未能如人願。

  兄弟倆常勸我少抽煙少喝酒

  李龍最後一次與孩子們相聚是地震之前2天那個週末。由於2年前與妻子離婚,孩子們只在週末回到家中與獨居的自己相聚。

  "老大還給我打電話讓我這個星期五4點半去學校接他們"。李龍眼中的兩個兒子,灝宸性格內斂,寫字比賽繪畫樣樣皆能,"他還發現作文冊裡有他寫的作文";懿宸活潑外向,心思細膩。

  "他們很懂事,從來不在我面前提起我們(夫妻)離婚的事",2年前開始過著平時在母親家、週末在父親家的生活,李龍說,兩個孩子從不埋怨他。

  "他們還安慰我,勸我少抽煙少喝酒,多保養身體",2004年從彩印廠下崗以來,李龍靠著打零工維生,他曾問兒子自己老了怎麼辦。

  "我養你啊",他說著兩個兒子對自己的承諾,喃喃自語,"現在聽不到了","現在聽不到了"......

  他說,這一輩子都會有罪惡感;他說,上天至少應該給他留下一個;他說,和離婚的妻子沒有任何關係,現在孩子沒了,就更不會有什麼關係了。

  臨別,這個初見記者沉默無言的男子,眼淚盈眶。他原本就已經有了白髮的頭上,幾近花白。

  而在此時,孩子的母親,他的前妻,已經買好了成都至貴陽的車票,"我要回老家。"她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