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罪惡制度公然殘害中國人民

2008-04-26 21:36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專制體制是一種罪惡的制度,同時也是一種落後的制度,它的罪惡與落後罄竹難書,世界各國為此紛紛棄故攬新。在專制的王國裡,權力的魔棒無可避免隨意揮舞,"正常的渠道"普遍變異成"吃人"的陷阱,程序正義無從保障,決疣潰癰勢所必然。在非人間的所謂"正常的渠道"內艱辛跋涉了數百天,深諳某些黑暗制度的愚民和"吃人",再目睹"和諧盛世"光怪陸離之"盛況",許多時候我已不再驚詫:罪惡的制度正在公然殘害中國人民,大江南北不乏水深火熱的慘像!

  一黨專政成了制度扭曲生長的沃土。從宏觀著眼:無以數計的苦難訪民,是罪惡制度的衍生物;絕大多數的人群看不起病、上不起學、買不起房,是罪惡制度的衍生物......於微觀審視: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發展到而今這模樣,已把制度的罪惡映照得無所遁形。在這起人神共憤的慘案中,無恥公權醜態畢露,監督機制和糾錯機制全線癱瘓,殺人凶手逍遙法外......沒有真民主的甘霖普降中國,也就無所謂真善的制度和人民各種合法權利的著陸點,"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私有物權不敵公權強拆的重錘,鮮嫩若幼苗的生命權也能莫名其妙給折斷。罪惡制度的"吃人",不是"盛世"乍現,而是一貫的,只是於今為烈而已。

  罪惡的制度就這樣公然殘害著中國人民:它把十幾億人變相為奴,使之成為被掠奪被盤剝的對象;它令成群結隊的訪民行號臥泣在京城,非但討不到起碼的說法,反而在罪惡制度的投膏止火中再添新傷;它使一些訪民傾家蕩產冒雪露宿在"天子腳下",也得不到"人民政府"起碼的人道關懷;它迫使"鐵肩擔道義"的媒體作鴕鳥狀,時常成為謊言的傳播機器;它讓良心人士和社會渣滓同陷囹圄,讓正義的法槌經常無法莊重敲響;它讓"公僕"一邊吸食著人民的血汗,一邊掉頭又異化成禍害人民的白眼狼;它讓無數網民在資訊的孤島上久遭蒙敝,連起碼的知情權和表達權也得不到尊重;它在喋血之後也能謊言連篇,公然欺世,謊言被拆穿便故伎重演撒潑耍賴;它令自由作家也能"失業",弄得你家破人亡,還讓你冤無可訴,並公然將你逼迫為丐,公然剝奪你的表達權和生存權......一黨專政60年來,弱勢人群不同程度成為被黑暗制度蠶食的軟體動物,或是不斷受到制度性的羞辱。如此,某些沒頭沒腦的"愛國"叫囂,在這種罪惡制度的冬夜裡,宛若自作多情的搔首弄姿或是貓叫春,顯得矯情、怪異和不堪追問。

  正在公然殘害中國人民的罪惡制度,只有翻越一黨專政的籬笆,還政於民,方可枯木發榮。不做真正貼近人民的制度調整,梗頑不化抱住獨裁體制不放,總表現得與民主、自由和人權"天生有仇",變換花樣新瓶裝老酒,即便把"中國特色"念成"聖經",罪惡的制度也還依然是罪惡的制度。誰能相信眼前的社會制度仍舊是社會主義制度?這麼個制度框架,顯得何其怪異,既不像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也不像是封建主義制度、原始公社制度或資本主義制度,實質上,它就是個"別無分店獨此一家"的"四不像",於是美其名曰"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倔牛牽到了北京,還是倔牛。

  走什麼道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是一種關乎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生存情景、人權狀況的社會制度,你總不能就這樣肆無忌憚週而復始公然殘害人民吧?難道加上"中國特色"這麼一個掩人耳目的標籤,或披上了花馬甲,人們就感受不到你這種怪異制度的變異?

  賀衛方教授的一席話值得國人警醒和深思:"有一個觀念是防火、防盜、防政府。民主制度的建設中,司法獨立是我們建立法治社會首要的追求。現在的法官在老百姓的評價中到底有多高,零點公司做過調查,每一次調查都讓人很寒心,很低,最後一次是你最信任哪種職業?最末尾的是哪一種職業?竟然是法官!"

  嗚呼,想想吧,為什麼"人民政府"會淪落到"有一個觀念是防火、防盜、防政府"?為什麼別國法官信譽制勝,德高望重,我國法官卻最不被國人所信任?罪惡的制度之下,君不見傳承了幾千年的某些聖潔殿堂,尚且一一在道德滑坡中轟然坍塌?政府不外乎是由某些具體的男女組成的,法官也不外乎是有血有肉的人,而要恪守心靈的淨土,在罪惡的制度下一定是需要百般的堅忍。在大染缸中要做到獨善其身,何其難哉?罪惡的制度就這樣悄無聲息吞噬著社會成員的"性本善"·

  "在一切的政治制度中只有兩種基本的功能,即國家意志的表現和國家意志的執行。前者謂之政治,後者謂之行政"(古德諾語),一個國家一旦缺乏令制度不至於變形的堅實基礎,一旦把國民意志若明若暗排斥在了對公權力的有效監督之外,那麼國家意志的表現和國家意志的執行,便也極可能產生或多或少的扭曲和變異。眼前無邊的黑暗,以及無數血與淚凝成的現實,已然充分佐證了這一點。

  "制度"二字在十七大報告中出現得非常頻繁,共出現了83次,這固然從一個側面說明這個黨正在重視中國社會的整體性制度安排和設置。但是,在一黨專政的格局下,制度的安排如何更加順應時代發展的需要,如何讓新的制度安排確實得到全民的有效監督,使之不產生可悲的變異,不流於形式和口號,不再成為罪惡的制度而公然殘害人民?這在我看來,無疑是一個值得深思不可迴避的問題。

  美好的願景落到實處而不淪為空話,需要相應的前提。沒有民眾零成本的監督到場,沒有權力上的相互制衡,而單靠了"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說到底還是左手監督右手,一者疲於奔命,二者存在盲點,三者公權曖昧。一黨專政60年來,中國總體發展緩慢,時下"經濟騰飛"的背後,是國人的斑斑血淚,"發展"迄今仍然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二字遙不可及;人民的各種合法權益始終得不到有效保障,"人吃人"、"人整人"日趨多樣化和凶狂化,人權狀況近年已是惡劣到了幾近可以讓空氣點燃的危險之境......諸如此類,俱說明瞭橛守成規,不利於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穩定。

  正因為此,以大胸懷、大氣魄、大智慧改柱張弦,以國家前程為重,以人民福祉為重,放棄一黨之私,實行政治改革,主動向先進位度靠攏,從而使我國得以有效遏制罪惡,使天然正義、道德規範、民族傳承得以回歸,已是勢在必行!"親民"也好,"以人為本"亦罷,個中要義,唐朝白居易便一語道破:"仁聖之本,在乎制度而已 。"民主的洪流和人心所向,不是泥沙堤壩所能阻擋。專制王國,亂象叢生,豈可勉為其難,拒絕時代向前的鏗鏘召喚?

  "法律和制度必須跟上人類思想進步"(傑弗遜語),在罪惡的制度正公然殘害中國人民的非常歲月,我們尤其有必要重溫1945年4月8日《新華日報》的這席話:"現在是非變不可了!但如何變呢?換句話說我們一切要民主。我們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種種,都要向著能配合世界轉變上去改造。"

        2008-04-2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