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民主義今天過時了嗎?

2007-12-28 23:32 作者:佚名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dom free  這是要講的第一個問題。對這個問題,我們的回答是十分明確的。這就是:"三民主義非但沒有過時,而且,它已經成為中國大陸人民推翻專制復辟、追求民主建 國之最為重要和最為必須的思想理論武器"。  

對此,第一條理由就是,由三民主義所高舉的"民族獨立、民權自由和民生幸福"這三大旗幟,其始終順應世界民主潮流的根本追求,不僅不存在它是否過時的問 題,而且這個由我們中國人在上個世紀之初所提出的民主思想,這個由孫中山先生概況得如此準確、凝煉和易於明白的科學理論,早已表現了全世界各國、各族和各 地區人民數百年來所共同追求的歷史方向了。難怪美國前駐華大使詹拇森先生曾這樣說道:"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思想可以與基督教聖經、英國大憲章、美國獨立 宣言並列為人類四大精神文明。"

這第二條理由是,三民主義不僅具有上述的歷史正確性,而且具有偉大的政治科學性。因為它既不是全盤西化的產物,也不是純粹中國傳統文化的簡單傳承。孫先 生的三民主義,其民族主義的思想,既來自"羅馬帝國亡而民族主義興"這一西方近代歷史發展的啟示,又來自於中國傳統政治文化中的"貴王踐霸"和"說兼愛、 倡非攻"的政治學說,即"崇尚王道、反對霸道"的思想。"吾之民族主義……絕不以復仇滿清為能事,而務與之和平共處於中國之內,此為以民族主義對國內之諸 民族也。對於世界之諸民族,務保持民族獨立之地位,發揚吾固有之文化,並吸收世界文化而光大之,以期與諸民族並驅於世界,以訓致於大同,此為以民族主義對 世界之諸民族也。"一百年後,我們再來讀一讀孫先生的這一段話,凡是一個客觀的人,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有著起碼民族自尊心的人,都不可能認為這是一個狹隘 的和錯誤的民族主義理論。    

孫先生的民權主義,不僅發展了歐洲自由、平等和博愛的天賦人權思想,而且發展了中國古代的"民本思想",其中的"革命民權"學說,就更是為人民只有堅定 地發動民主革命,以反對專制君權或專制黨權,才能還我民權,奠定了甚為科學的革命理論基礎。雖然革命可以有各種各樣的形式。在此,需要加以說明的是,所謂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實際上是維護君權的古代民本思想。而被孫先生發展了的民權思想,卻是倡導民權的現代民主思想。這實在是孫先生對於古代民本 思想既有傳承、又予發展的一個巨大貢獻,豈止是"科學"而已。  

孫先生的民生主義思想,既來自於中國儒家傳統政治文化中"尊生重養"的學說,和他對於發展經濟必要性的高度認識,來自於只有真正實現了民生主義才能夠真 正實現民權主義的深刻見解。還有,就是他對歐洲經濟革命、即共產革命的預見和反對,和他對當時歐洲各派社會主義思潮的分析和思考。顯而易見的是,二十世紀 世界經濟發展的歷史和成就,和由這個成就所推動的世界性民主進步,實在已經將孫先生的民生主義思想,真正提升到了"放之東西方而皆准"的地步。孫先生那一 句"二十世紀,不得不為民生主義之壇場時代"的預言,不是早已為二十世紀的世界歷史所確證了嗎?  

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正是因為具有上述的歷史來源和普遍價值,所以它的政治科學性豈但無庸置疑,而且實在是今天我們要反對專制暴政、實現祖國統一之最為有力的武器。  

第三條理由是,三民主義實為今日中國大陸所必須。這是因為,今天擺在中國大陸人民面前的最起碼的民族主義追求,就是必須驅除馬列,"要做中華兒女,不做 馬列子孫";最起碼的民權主義追求,就是推倒專制復辟,將被其專制復辟政權已經剝奪了半個世紀之久的人民民權重新還給人民;最起碼的民生追求,就是廢除黨 治、黨有、黨享,實現民治、民有、民享,從推倒專制復辟制度出發,以從根本上解決種種的社會腐敗現象。  

朋友們,讓我們來試想一下,在今天大陸工人、農民、民主人士、宗教信徒等示威抗暴游,行日漸發展的情形之下,如果我們的人民,能夠高舉著孫中山先生民族 主義的大旗;如果我們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們,能夠高舉著孫中山先生民權主義的大旗,喊出我們有"結社、新聞、輿論權利、信仰"的要求;如果我們的工人農民, 也能夠高舉著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的大旗,喊出"我們有組織獨立工會和工作的權利,我們有平均地權和耕者有其田的權力";如果我們每一位中華兒女,都能夠高 舉著孫先生"天下為公"的大旗,以堅決地反對一黨專政;如果我們每一支和平示威游,行的隊伍,都變成了孫中山先生畫像的海洋,響徹著"驅除馬列、還我民權 "的呼喊……而決心拋棄馬列,認祖歸宗,實行三民主義,與人民一道,發起真正的民主政治改革,反對"保黨改良",大家想一想,當代的中國國民革命又將會具 有怎樣光明的前途啊!  

這,才是三民主義絕對沒有過時的根本意義所在。  

在此,似乎應該點明的是,在李登輝統治國民黨時期,甚至直到今日,臺灣中國國民黨的某些黨政兩類高官,在他們於海內外的種種演講中,都曾一再地聲稱:" 在臺灣,三民主義已經實現了,所以,現在就不必再講三民主義了,而講"自由、民主、均富。"然而,臺灣真的已經全部實現三民主義了嗎?如果說民權和民生確已經基本實現,那麼,民族主義呢?一個曾經大搞暗獨的政黨,一個曾為一場明確的政治分離運動而推波助瀾的政權,一個說中華民國是外來國家和中國國民黨是外來政權的中華民國總統和中國國民黨主席,卻非要說他們已經實現了民族主義,豈非是瞞天過海、自欺欺人嗎?其實,他們豈但是不再要民族主義,不要三民主義, 甚至連他們的國統和黨魂都不想要了。只有明白了這個要害,我們才能明白李登輝和他的臺灣國民黨,才為什麼只提"自由、民主和均富"的口號,而絕不要"三民 主義"的緣由了。因為,說白了,無非就是不要"民族主義"罷了。至於臺灣黨政兩類高官,在許多場合下所說的,"兩岸怎麼統?大陸那麼窮,臺灣這麼富,真的 統了,臺灣豈不是完了"一類的話,也就使他們高喊的"均富"口號,變得是那樣地言不由衷。  

在此,我似乎必須說明的是,孫中山先生和他的人民,從來就只有一個三民主義,卻從來就沒有什麼"新舊"兩個三民主義。因為孫先生至死,都沒有說過他還有 一個"新三民主義"。那末,在中國共產黨教科書上所公然寫下的"新三民主義",又是從哪裡來的呢?原來,是在一九二七年四月,當中國共產革命就要面臨被徹 底清除出國民革命陣營的時候,當中國國民黨的北伐就要走向勝利、中華民國就要走向統一、蘇聯在中國發動的共產革命就要面臨失敗的關鍵時刻,蘇共顧問鮑羅廷 竟敢為已死的孫中山先生假造了一個"新三民主義",當且首次將它發表在同年四月十二日創刊的英文版《人民日報》上面。這才是"聯俄、聯共、扶助工農"這個 假三民主義的由來,也是這個假三民主義裡面居然連一個"民"字也沒有的根本原因。

由於在一九四九年以後的中國大陸,也絕不允許人民瞭解什麼才是孫先生的三 民主義,並將蘇聯顧問假造的三民主義寫在大中小學的教科書裡面;由於在毛澤東時代,凡是與三民主義有過一點關係的,不是被勞教勞改,就是被處決,以致人民視三民主義即為"反動和恐懼"的代名詞,聞之即膽顫心驚;所以,在中國大陸,直至在海外,有很多人,包括今天在海外已經學富五車的留學生博士們,甚至極個 別敢於指罵"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都是專制主義"的民主人士們,至今都不知道孫先生的三民主義究竟是追求"民族、民權、民生"的主義,還是"聯俄、聯共、扶 助工農"的共產主義。所以,今天,我們重新倡導孫先生的三民主義,實際上,也就是在為孫先生"平反"了!朋友們,可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個"平反"的重大歷史 意義啊!  

這第二個重要問題,就是今天中國大陸人民究竟應該如何學習並深切把握孫先生三民主義的真義,以反對專制暴政,追求並最終實現孫中山先生民主建國的理想; 今天的中國臺灣人民,究竟怎樣才能鞏固民主和民生建設的成果,堅決反對台獨,並為中國的民主統一作出應有的貢獻。  

第一個真義,就是要充分領會孫先生"革命民權"的思想,確立"堅持民主革命,反對專制改良"的革命思想。因為,"單單是引進鐵路、火車、電報、電話等等 西方物質文明的措施,由於他們打開了新的貪污腐敗和敲詐勒索的門路,反而只會使事情更壞。"——一百年前,孫先生針對滿清王朝改革開放所講的這一段話,難 道不正是對今天馬列王朝改革開放之一針見血的否定嗎?"歐洲之君主立憲均為革命之所賜"——孫先生對歐洲各共和國家的創建和各國君主立憲政體的建立,都是 民主革命的成果,或直接受到民主革命影響和壓迫的結果,所作的科學概括,實在將必須堅持民主革命、反對專制改良的意義,闡述得再清楚不過了。更何況,"革 命黨何以生,生於政治腐敗"的話,竟也是當年保皇改良派粱啟超所痛徹心脾地說出來的呢?所以,在革命初造成功之前,堅定地反對保皇改良,在今天,就是堅定 地反對"保共改良",其目的,就是要用革命的方式來爭取人民的民權;這實在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尤其是當專制統治者不但無情地剝奪了人民的民權,而且一再 地拒絕了改良,甚至仍在繼續地和殘酷地鎮,壓著人民的正確歷史要求之時,人民的民主革命就不僅是正確的,而且實在是必要的了。

去年,南斯拉夫新總統科爾杜 尼查,在記者問他南斯拉夫是否發生了一場革命時,他曾這樣明確地說道:"是的,我想,南斯拉夫是發生了一場革命。我一想到革命,就會想到法國政治家羅伯斯 庇爾所說的民主革命。因為我們必須用民主革命來捍衛人民的意願。"南斯拉夫和蘇聯、東歐一樣,因發生革命才爭得了人民應有的民權。當且,當代的民主革命, 卻幾乎沒有發生流血衝突。相反,它就像一場盛大的慶典一樣,既宣告了專制統治者的瞬間敗亡,更宣告了人民革命的偉大勝利。誠如孫中山先生所言,"革命,不拘任何形式,都是歷史的一個普遍進程"。所以,我們還有什麼權利不去拋棄專制改良,再造國民革命,以迎接一場偉大民主革命的到來呢?  

第二個真義,就是在革命民權的理論基礎之上,"堅持民主建國,反對專制復辟"。在前面已經講過,民主革命初獲成功之後,在共和國家初獲創建之後,一定會 遭遇形形色色專制勢力的反撲和顛覆,包括在革命名義之下的反撲和顛覆。這在凡是有專制歷史的國家,幾乎是民主過渡的共同歷程,甚 至是主要歷程。辛亥之後的中國,自然不能避免。孫先生發動護國運動,就是為了反對袁世凱復辟帝制和張勛復辟滿清,孫先生發動兩度"護法"運動,就是為了反 對北洋軍閥"假中華民國的名義,以行專制復辟之實"。孫先生一再地發動北伐,只能說明他反覆辟越戰越勇;而蔣介石先生在孫先生逝世之後,堅決繼承孫先生的 遺志,排除萬難,堅持北伐打倒軍閥的國民革命大方向,就是要完成孫先生所交付的"堅持民主建國、反對專制復辟"的重任。所以,我們設想以下,如果孫先生活在今天,當他親眼看見,現在的假共產革命的名義倒行逆施,並實行了前所未有的專制制度的全面復辟和超級復辟;當他親眼看見,毛澤東不僅實現了袁世凱做皇帝 的夢想,顛覆了中華民國,並將億萬人民推進了史無前例的血海之中;當他已經看見,鄧小平已經在二十世紀下半期的中國,重演了晚清改革開放的一片腐敗景象之後;我想,孫先生一定會再度舉起"堅持民主革命、反對專制復辟"的大蠹,為最後完成中國民主過渡的歷程,而更加頑強地奮鬥下去。朋友們,這難道不正是我們 今天要踏著孫先生的足跡,所應該艱難奮鬥的最後歷程嗎?  

第三個真義,就是如何才能完成民主過渡、並最終確認和確立民主制度。這就是孫先生"軍政、訓政和憲政"的革命歷程思想,特別是訓政的思想。雖然,在前面 已經詳細地論述了孫先生訓政思想的由來、性質、內容、方式和對內對外的限制,特別是它威權民主政治的特質,現在仍然強調的是,這個思想,實在是孫先生對辛 亥之後民主革命與專制復辟進行反覆較量的科學總結。而也只有真正認識到它是對於民主建國、特別是對於推進和完成民主過渡歷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們才能深 刻理解中國國民黨和蔣介石先生在三十年代推行訓政的正確、成就和不足;才能深刻認識五十年代以後,蔣介石先生在臺灣於已經建成的憲政體制之下,持續恢復訓 政,以保衛和建設臺灣的功績;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必將來臨的民主變革期內,和"它"最高獨裁政權已經被迅速瓦解之後,考慮到這五十餘年倒行逆施而在政治、經 濟、思想、文化、道德等各個方面所造成的巨大破壞,考慮到"它"的頑固殘餘勢力和馬列的頑固殘餘思想所可能製造的種種混亂,考慮到"它"所欠下的大量血債 將必然要招致人民的痛苦清算,甚至是大規模的報復,未來的各派民主政治力量,更有必要在一定的歷史時期內,推行一定程度上的"聯合訓政",以推動和平民主 變革,準備和完成憲政,實現還政於民,確認和確立再生的民主制度。  

這第四個真義,就是要像北伐成功、中華民國初獲統一之後,中國國民黨曾頒抵的"六大訓政綱領"一樣,"確立建設民生為首要"。因為,孫先生曾明確地認 為,民生的狀況,實在是決定了民族主義和民權主義究竟能否真正實現的大問題。今天,在中國大陸仍然瘋狂地堅持黨治、黨有、黨享,並創造了中華五千年前所未 有的腐敗腐爛之時,要確立"建設民生為首要",就必須確立"唯有推翻,專制制度才能根除腐敗的思想"。因為,正是"它"的這個制度才是中國大陸的官員從頭 到下的一切貪官污吏的製造商和保護傘。今日"它"既要以"腐敗治國"、又要以虛假的反腐敗來苟延"馬列中國"的做法,以及江澤民先生等人藉所謂反腐敗來清除異己的行為,無非只能推動更加腐敗和更快垮臺而已;此其一。  

其二,就是要告訴今天已經被迫成為這個黨治、黨有和黨享之重要經濟基礎和重要貪污來源的廣大民間商人,能夠充分地意識到自己始終被共產黨列為另冊的社會地位,能夠充分地意識到他們對社會的貢獻早已決定了他們在政治上的參預權,能夠認識到他們不僅在經濟上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個重要經濟集團,而且在政治上 也必然要成為一個更為重要的社會集團,絕不僅僅是被"允許"參加共產黨而已。而是應該爭取到由他們自己來組織政黨的權力,或起碼是能夠建立一個"沒有共產黨統治的工商聯"的權利。當且,當代中國的資本家們,不僅要對這個社會的民生負責,而且更要對包括他們自己權利在內的民權負責,特別是要對瓦解這個腐朽的 假市場經濟制度、建立一個真正自由的市場經濟制度負責。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成為國家和社會的真正主人之一,才能在不再需要被迫賄賂、橫遭欺侮和毫無 保障的險惡環境之下,發揮才幹,實現夢想。因為,我們堅定地相信,中國的民間商人,既然在被迫帶著專制的所有鐐銬之時,都能夠創造出相當令人矚目的商業成 就,如果因革命而砸碎了鐐銬,他們對國計民生的貢獻,只會難以想像。所以,呼喚當代中國的商人,挺起做人的信心,認識專制的末路,堅定對自由的追求,以使 自己成為一場偉大民主變革的發動者、推動者、參與者和維護者,實在已經是"時候到了"。  

其三,要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通過社會民主變革來實現民生主義,並在民主變革期注重民生問題,以確保民主變革的推行,理應遵循孫先生諸民生思想,以全體國民 的民生問題為念,結合中國大陸的現實,考慮到變革期所可能出現的問題,以提出切實可行的方案。這個方案無疑應該將廣大農民的民生問題、廣大工人的民生問 題、廣大知識份子的民生問題,放在極為重要和必須解決的地位上,同時還要顧及到全體國民,這樣才有可能造成和平民主變革的順利進行。  

總之,堅守民生主義,戮力解決民生,照顧所有國民的生存利益,則中國的民主變革就必然會因民生得以保障,而導致和平民主變革的實現。  

其四,似乎仍然要說明的是,解決民生問題,說到底,就是要解決和改善全體國民社會生存環境的問題。這是孫中山民生主義思想的根本所在,也是民主革命的基 本目的。這既不是十九世紀末由暴力馬克思主義蛻變而來的改良社會主義思想所能包含的,又因為它的全民特色和對全世界民生理想的包容性,而使得所有意在為一 個階級、一個社會集團謀求公有制度和絕對平等的社會主義思潮所能夠比擬。況且,民生主義作為三民主義思想的一種,又有民權主義、民族主義與它相輔相成,這 就更是那個已經在全世界失敗的社會主義革命所不能望其項背的了。更何況它又是我們中國人的主義,是我們中華前輩孫中山先生奠定的。因此,在毛澤東的社會主 義曾將中國大陸人民逼殺到了人人自危和國空民窮的痛苦境地之後,在鄧小平"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又製造了當今瘋狂的社會腐敗和極端的社會不公之後,在中 國人民驅除馬列的決心已經悍然不可動搖之後,中國人民除掉要堅定地為實現孫先生的民生主義而奮鬥以外,恐怕任何社會主義的殘餘思想和殘餘激情,都只能使得 我們歷盡社會主義劫難的人民對它"情難再鐘"了。  

同胞們,留學生朋友們,孫先生的民主革命和民主建國的思想實在是博大精深的,在上面所提到的,應該說遠不能包括"繼承孫文"的全部意義。而孫先生的五權 憲法思想,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思想,和"直接民權"即"全民政治"的思想,沒有民權的真正實現就沒有民族主義和民生主義真正實現的思想,以及其它許多十 分科學和有用的思想,無疑都會對我們堅持民主建國、反對專制復辟,和堅持民主革命、反對"保共改良",帶來無窮的思想力量和實踐力量。我想,只要我們能夠 堅定地、當且是真正地繼承孫文,而不是虛假地承認孫文,無聊地利用孫文,公然地背叛孫文,不但將孫先生的思想作為現代中國立國的思想旗幟和理論基礎,而且 將孫中山先生真正做到了"天下為公"的光輝形象,作為現代中國立國的形象,那末,我們就非但能夠真正實現"驅除馬列,還我民國"的偉大歷史使命,而且,我 們偉大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還愁不能恢復、不能弘揚、不能真正地鼎立於世界民族大廈之巔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