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投資拍攝並力捧《色戒》的原因

2007-12-26 02:4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內容摘要 : 色戒背後的投資者和製作人香港安樂公司(此為一親大陸政府的香港公司)曾經製作出宣揚暴君以政見之高征服行刺者的《英雄》,在裡面突顯在政治上暴君比作為平民的行刺者看得高想得遠。由於直接宣揚暴君專制統治之遠見英明,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評。在《色戒》裡,他們的手法變了,轉為宣揚所有政治的黑暗和醜陋,以勸服人民當順民,不要參與任何政治。跟《英雄》不變的是,實質都是叫人不要反抗,把政治的主導權讓給統治者。如果說在《英雄》裡,他們從正面說專制者比大家都聰明都善良,到了《色戒》裡,他們說的是:得了,我承認他不是個好東西,但是你怎麼知道領導你們起來反抗的就是好東西?而且還要付出那麼多代價?所以還是不要關心這些事,過好自己的小日子為好。《色戒》利用了國人心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怕捲入政治的心理,對人民的危害比《英雄》更隱蔽更大。為了渲染所有政治的黑暗和醜陋,他們就瞄準了所有華人心目中最神聖和最少黨派私利的政治和歷史事件 --- 抗日戰爭,企圖通過此片一舉在華人心目中營造對政治的反感心理。

最近發公開信給中國文化部反色戒的王盼田武雄這幾位大學生確實是在公開信中使用了文革語言,而且是把政府做的 「 好事 」 怪在自由主義者身上。但是拋開他們的語言他們的觀點,文中有一點還是值得自由主義者思考。那就是李安和張愛玲宣揚的政治是黑暗的,老百姓不應關心政治,這些觀點到底是揭穿了政府過去宣揚的為黨國而戰的虛偽還是宣揚了政府現在要人接受的當個順民不要管什麼政治?

如果色戒的背景是朝鮮戰爭,那麼大家在某種程度上還可以認為是前者,因為當時首先入侵的是北朝鮮而非南朝鮮,美軍也沒意圖真的入侵中國,朝鮮戰爭充其量是為了某個黨派利益而打的仗,即便如此,色戒中的一些觀點我都是不敢恭維的。但是,色戒的背景是所有人(包括日本自己現在不得不)都承認正義的反抗侵略的抗日戰爭,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下,通過與真實歷史相反的種種虛構的不合常理的劇情,把積極投身於正義民族戰爭的學生和政府描寫成逼良為 「 娼 」 的黑暗勢力,以讓觀眾覺得作為反抗一方的抗日群體和作為壓迫一方的大汗姦至少是同樣壞的效果,目的在於讓人民認為所有政治(包括要求民主自由等爭取民權的運動)都是黑暗和醜陋的,所以人民最好不要參與其中。也就是宣揚隨遇而安苟且偷生不要反抗的個人主義。事實上,作為色戒作者的張愛玲不就是在幾個政府底下隨遇而安的順民?如果不是 50 年代的大陸容不下她,她可能還在上海乖乖度過晚年吧?同樣,作為色戒修改者的李安,不也是遊走於海峽兩岸利用兩岸三個黨派的政治大發其電影財的個人機會主義者?這些個人主義者能作為真正的自由主義者的代表?拍色戒只能說明現在的 ZF 已不是當年不斷推動政治運動要在全球推動共產主義的革命者,隨著蘇聯和東歐的變色,通過武力實現全球共產主義已不可能,中共在七十年代末到現在歷經差不多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也讓其淡化了社會主義色彩,雖然還是一黨專制,但是它對於輸出革命已無多大的信心和熱情。由於改革開放後迴避了民主的革命令到社會財富日益集中到一小部分官僚權貴手中,普通百姓則越來越多的面對艱難的未來,過去宣揚的為黨而戰也沒多少人信了。面對著日益增多的民怨,在自身理論體系瓦解,政權難保的情況下,現在的 ZF 已從革命者心理轉變為執政黨心理,要民眾接受當順民不管政治,不想繼續過去的革命宣傳和政治運動(政治運動過程中往往能培養一批有分析能力的人,對統治者是一個威脅,而且過去的革命宣傳和理論對現在的貧苦百姓也有其煽動力),維護自己的統治要緊。

色戒背後的投資者和製作人香港安樂公司(此為一親大陸政府的香港公司)曾經製作出宣揚暴君以政見之高征服行刺者的《英雄》,在裡面突顯在政治上暴君比作為平民的行刺者看得高想得遠。由於直接宣揚暴君專制統治之遠見英明,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評。在《色戒》裡,他們的手法變了,轉為宣揚所有政治的黑暗和醜陋,以勸服人民當順民,不要參與任何政治。跟《英雄》不變的是,實質都是叫人不要反抗,把政治的主導權讓給統治者。如果說在《英雄》裡,他們從正面說專制者比大家都聰明都善良,到了《色戒》裡,他們說的是:得了,我承認他不是個好東西,但是你怎麼知道領導你們起來反抗的就是好東西?而且還要付出那麼多代價?所以還是不要關心這些事,過好自己的小日子為好。《色戒》利用了國人心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怕捲入政治的心理,對人民的危害比《英雄》更隱蔽更大。為了渲染所有政治的黑暗和醜陋,他們就瞄準了所有華人心目中最神聖和最少黨派私利的政治和歷史事件 --- 抗 日戰爭,企圖通過此片一舉在華人心目中營造對政治的反感心理。

到了現在,很多人分析《色戒》都是從導演李安的角度來分析,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和香港安樂公司同為製作者和投資者的中國上影集團,身為國有的電影集團,其投資和參與製作的電影都是經過集團內部政治審查的。即便上影集團一時昏了頭,電影上映前還要面對中宣部文化部的專門審查小組,特別是涉及到抗日戰爭和國民黨題材的影片,更是審查的重中之重。如果不是符合中共的宣傳需要,單憑什麼人性,此片豈可能通過有關部門的政審?如果沒有背景和政治意圖,一向熱衷於宣傳 「 愛國 」 的中共又怎麼可能讓一部表面上說 「 人性比政治戰爭民族重要 」 (李安語)的電影去破壞它的 「 愛國主義 」 教育?又怎麼可能任由這電影在長達幾月的時間裏在媒體上大事炒作,並在電影上映初期禁止所有媒體和專業影評人發表對此片的批評影評?以至於大陸電影商宋祖德以為是《色戒》投資者用錢把全國的媒體都收買了。更不用說為了此片,伯恩的身份 3 等兩部外國巨片在大陸的上映推後,並大幅減少了拷貝數,如果大家記性不差,這跟當年政府的另一紅人張藝謀的《英雄》 上映時的情況是一樣的。

色戒此片絕非中共的唯一奴化作品,近年來中共一方面按照《英雄》路線,對於雍正秦王等封建暴君大力吹捧,另一方面按照《色戒》路線,對於施琅洪承疇丁默村等汗姦則給與平反,稱他們為穩定做出了歷史貢獻。對於敢於反抗的刺客們則加以醜化,指他們不識大局政治上幼稚。令到一般民眾對於政治產生說不清看不懂的感覺,讓他們對政治產生距離感以至於畏懼的心理。

有人認為《色戒》正面肯定了國民黨的抗戰,這是對中共的無知。中共過去的宣傳戰略是國民黨不抗戰,蔣介石是投降主義。到了改革開放後,為了統戰,宣傳戰略改為國民黨內非蔣系(如李宗仁等後來投奔大陸的)或國民黨基層將士抗戰,蔣介石是投降主義,這才有了《臺兒莊戰役》。到了民進黨上臺,連宋訪大陸後,宣傳戰略又改為:蔣介石的中央軍是抗戰的,但是在蔣介石的無能領導下,連連失敗。《色戒》裡的特務是中統,為蔣介石的嫡系特務組織,這是肯定蔣介石的中央軍是抗戰的。但是,裡面對中統特工老吳和中統特工領導下學生刺殺群體的種種歪曲醜化以至於刺殺人員的幾乎全軍覆滅,卻又暗合了 「 抗戰在蔣介石等的無能領導下連連失敗 」 。當然,你可以說小說是張愛玲寫的,與中共無關,但是正因為張愛玲寫的小說暗合了中共的要求,它才順利通過了政審。這就難怪人們看完《色戒》,往往覺得最壞的不是汗姦易先生,而是那些學生和中統特工老吳了。事實上,正如不少網友都指出的,李安通過對小說結局的修改,在影片中增加了易先生流淚批准對王執行死刑,和王在刑場上對自己做的事無怨無悔笑對被自己出賣的暗殺同伴,除突顯了易先生的 「 人性 」 ,更讓王和易至死相愛,讓觀眾覺得影片中從頭到尾最無人性的是特工老吳和中統特工領導下學生刺殺群體。

可惜的是,今日的國民黨領導人馬英九更像個阿鬥,全無當年蔣介石對自己信念的堅持,面對著有著中共投資的電影,面對著有著臺灣之光之名的李安,面對著對方歪曲真實歷史對於國民黨抗日人員的徹底醜化,不敢當面直斥,竟然只會對著記者哭著說電影中王只是一時糊塗 , 為學生刺殺群體 的勇氣而感動,卻不知這樣的話在外人看來簡直就是可笑可悲。

貶低抗日義士的色戒上映後,面對著民眾在網上的怒罵,中共又用上了更毒的招數。

首先通過臺灣媒體放出大陸某領導人不喜歡色戒,官方減少色戒宣傳的出口轉內銷信息,以此來撇清責任。其實連日來對於色戒和主演湯唯還有梁朝偉的各種新聞在各媒體上根本就是一波接一波,根本沒有少過。

其次,在色戒上映後很久,才在媒體上放出有限的一些極左派批評色戒的文章,其目的有二,其一是通過只放極左派批評色戒的文章,把所有反對色戒的人(包括了眾多擁護民主自由的人)都醜化為有文革思想,為色戒的上映減少反對的聲音。其二是禍水西流,通過操縱這些極左派批評色戒的文章,通過色戒得了金獅獎,把色戒說成是受了西方的自由化思潮影響,把責任推到西方和國內自由主義份子身上。全然不顧香港安樂公司是《色戒》和《英雄》的製作者,張藝謀又是本屆威尼斯電影節評審團主席的關聯,更不顧奧斯卡獎委員會鑒於《色戒》偽人性美化軸心國成員和《色戒》偽裝成臺灣電影(其實臺灣當局和所有的電影公司都沒有投資其中)已把它封殺。

最後,通過一些實質親官方的偽自由主義者到偽裝成開明色彩的媒體發表言論,坐實自由主義者愛色戒愛汗姦不抗日的罪名。例如,同為有在香港的中央電視臺之稱的鳳凰衛視工作的梁文道和馬鼎盛到被官方整治後已 「 聽話 」 的南周說:汗姦不汗姦其實是很難分的。李歐梵也在也是早就被親大陸商人李嘉誠收購的亞洲週刊稱讚色戒。以假裝罵馬英九和中共打扮成臺灣自由主義者代表卻能自由自在繼續在大陸發表文章的龍應臺也在臺灣發表言論挺色戒。更不要說在很多論壇上一些偽裝成著名自由主義者和偽裝成女人潛伏很久的官方網評,一個個跳出來說自己身為自由主義者就是不愛抗戰不愛國,人民就是要顧個人的利益,面對侵略就是要做順民。其實,他們的話裡面有著最大的破綻:如果他們要顧自己的利益,不理政治,要做順民,那他們過去根本就不會跑到論壇上發表批評官方的文章。另外,他們口口聲聲說不聽官方的宣傳,但是現在官方恰好是在全力支持色戒。所以說,這些自由主義者都是假的,被官方操縱的。即便有真正的自由主義者發貼反對他們醜化抗戰,也被這些網屏員連發的貼子給淹沒。

李安,未必真有汗姦之心,但是他為了迎合中共拍出了這樣的一部電影,客觀上已經對抗日戰士這一群體和抗戰本身還有中國的民主自由造成了極大的損害,稱其和中共一樣為實質賣國並不為過。他跟那個幫他拿到金獅獎的張藝謀(本屆威尼斯電影節評審團主席)一樣,一右一左,都是為專制集團服務的文藝界哼蝦二大將,終將為人民所唾棄。

附龍應台資料 :

「 最大欺騙性的是龍應臺,龍是馬英九收買的文人,早年當過馬英九手下的文化局長,與馬的關係不錯,屬於馬系人馬。當馬英九某次大讚對岸領導後,在綠營肯定會大作文章的情況下,龍應臺出來大罵馬,然後大陸憤青也在網上假裝大罵龍,龍一舉成為臺灣自由派的象徵。但是,其後在馬英九特支費醜聞暴露時,她又出來挺馬,並對馬很多的被民眾批評的抵制三項軍購抵制政府總預算等政策的不當行為不加批評。而且,她的文章其後也總能登上大陸媒體,她也是極力主張無限三通的。讓人懷疑她當初出來批評馬,是不是馬營和紅營用來減損的措施,目的在於打造龍應臺的民主自由派的形象,到後來再出來挺馬英九,助馬吸引中間選民,達到當初李遠哲助陳水扁的效果。她還在紅藍營搞紅杉軍時,一面假裝反對激進,一面出來向施明德獻花,間接肯定紅杉軍。她很可能是紅藍營在 2008 最後出的王牌之一。這次為色戒叫好,也讓人懷疑是她配合大陸的動作之一。她一面是馬的人,一面又對蔣介石在抗戰時的行為不斷批評,其根本屬性可能和楊渡一樣是紅的。 」

網上另一個很好的對偽自由主義者身份的分析文章。

( 真的自由主義者求真求實,他們評論事情必定是在建立在某種真實基礎上的評論,不會對色戒這種沒有歷史真實性,相反是違背歷史真實情況,胡編亂造以達到作者結論的小說或電影發表憑空而起的感慨。如果胡編亂造的劇情都可以做為評論的基礎,那麼把色戒的劇情改為抗日學生和國民黨特工為了避免王佳枝為了家人投靠易先生而假扮成日軍把王佳枝家人殺光,為了王佳枝有更好的性技巧,抗日學生和國民黨特工集體去逛妓院然後輪流或一起跟王佳枝一起做,這豈不是更能體現抗日誌士逼人愛國的邪惡?請問色戒小說作者的身份,經歷和她編造的種種劇情,跟真正的抗日曆史有哪一點是挂得上鉤?真的自由主義者又怎麼可能對這樣的小說和電影有正面的評價?

真的自由主義者絕不會不愛民族意義上的國家,他們只是不愛黨國。如果他們只愛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他們根本就不會上什麼論壇,更不會在論壇上批評官方。如果民族面臨入侵,他們一定會挺身而出。那些自稱不理政治不愛國只顧個人的偽自由主義者,他們如果為了自己個人會在民族被入侵時做個順民,同樣也可以為了自己的生存和榮華富貴而出賣自己的自由主義夥伴和自己的自由主義理想。所以,自稱不理政治不愛國只顧個人的偽自由主義者其實質就是自私自利的個人主義者,如果一個自私自利的個人主義者還敢長期在論 壇上 「 批評官方 」 ,其真實身份就是官方的網屏員。 )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