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毒品梟雄昆沙蓋棺論定

2007-11-03 15:22 作者:貌強 Maung Chan (緬甸華族)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毒品大王昆沙,久患心臟病、高血壓病、糖尿病、半邊不遂,在10月27日清晨6點30分,病死於仰光。

以下是歐洲通訊記者(以下簡稱「歐」)採訪緬甸風雲主編(以下簡稱「緬」)時的對談實錄。

緬:無以招待,特從低度恆溫地窖,取出這瓶陳年佳釀,敬備下酒小料,誠供你我淺酎慢飲,對謎一樣的昆沙蓋棺論定。

歐:煮酒論英雄昆沙?

緬:昆沙是具爭議性的人物:有人說他是英雄,有人說他是梟雄,有人說他是販毒山大王,有人說他是黑社會奸商巨賈………美英西方人則一律稱他為「毒梟」,而他自己呢?一向自詡為爭取民族獨立的撣國總統。

歐:他今年到底幾歲?有人說73,有人說76,還有人說80多。聽說他是華僑?


緬:他出生於1934年2月17日星期四,生肖是豬。死時74歲不到。

出生地是北撣邦(Shan State North)臘戍縣(Lashio District)當陽鎮(Tangyan Township)帕蓬村萊莫大寨(Hpa Kpeung village,Loimaw ward)。

昆沙是緬甸華族,華名張奇夫,緬名有幾個:一曰吞沙(Tun Hsa),二曰吳特昂(U Htet Aung),還有在國外喬裝打扮調查市場期間使用的花名Jand Jangtrakul。
昆沙的父親華名張炳耀,撣名昆愛(Khun Ai)。昆沙祖父華名張春武,撣名昆義賽(Khun Yihsai)。祖父是坤沙出生地萊莫寨的寨主。昆沙的母親是撣邦巴東族,名叫南森松(Nang Hseng Zoom)。撣族在中國叫傣族,在泰國叫泰族,在寮國叫寮族。

歐:不少人說昆沙祖先是四川人。

緬:緬甸聯邦的眾土族,多數是由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等,在公元前沿數條國際河流,輾轉南下緬甸境內的。長江南岸的百越族裔,則是由湖南、浙江、福建、廣東、廣西等不斷西遷而來;至於昆沙的祖先,據說來自四川。

歐:港臺報紙說昆沙父母離婚,家庭破碎…………

緬:非也!他父親死於1937年,母親改嫁撣族Mongtawm寨主昆吉(Khun Ji)。1939年坤沙喪母,從此由祖父寨主與親人養大。

歐:不是說國民黨殘軍養育他的嗎?

緬:哦!你是指1949年被中共軍隊打敗,由雲南省潰退金三角的蔣軍第8軍與第26軍殘部——這些「反共救國軍」十分堅決「反共抗俄」,因此美國中央情報局一直扶持他們,讓他們密切配合美國戰略去「反攻大陸」。

然而,中共建國初期,全國人民大團結,國力飄升勢不可擋,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深得亞非拉新興國家擁護,毛澤東的抗美援朝人民戰爭,衝破了美國戰略包圍圈——方方面面威逼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不得不求和了事。

眼看反攻大陸無望,美國中央情報局就借用毛澤東思想,叫蔣軍種植鴉片維生求存:如「上山下鄉學大寨」啦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啦 、「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啦…………說白了:你們自食其力,自生自滅吧!別再指望美援了!

於是蔣軍只好把荒山野嶺開闢為鴉片地,種罌粟,制鴉片,煉海洛因,自己武裝運輸護送,一路防偷防盜防搶,一條龍從頭到尾包辦到底。

昆沙從小沒上過學校,不識字。他長年混跡江湖,跟蔣軍學習維生技能,邊學邊做,邊做邊學,最後連孫子兵法軍事知識與鴉片種植營運竅門等,都學到家。

昆沙從小就見慣神秘的美國特務。在中緬邊界撣邦高原等窮鄉僻壤,洋人是外星人,難得一見。

歐:這麼說,種植與經營鴉片,美國是始作俑者?美國不是一向最堅決反毒嗎?他不是懸賞200萬美元,堅決捉拿毒品沙皇——昆沙嗎?

緬:在緬甸山區種植罌粟與搞鴉片國際貿易的老祖宗,其實是英國。1824年英國第一次侵略緬甸,割走了西部若開邦,南部丹那沙林邦,西北部阿薩姆邦,然後就在撣邦高原開始種植鴉片,大量傾銷中國,換取花花白銀,長年累月盆滿缽滿而一直眉開眼笑到二戰前。1839年林則徐燒煙禁菸,英國乘機大炮軍艦挺進中國——不僅勒索了戰爭賠款100萬兩白銀,強迫中國開放5個通商口岸,還割走香港。從此鴉片賣得更加通暢無阻——促使英國更強,英民更富。

歐:昆沙既然是緬甸華族,他是姓沙還是姓昆?

緬:昆沙是他混跡泰國時使用的假名。在泰文,昆的意思是先生。昆沙意即沙先生。緬甸許多族裔只有名沒有姓。

顧名思義,昆沙父親遵照華人傳統,希望兒子是奇夫或奇富——這點昆沙一點也不負父望:

看!

1960年元月6日:緬甸軍政府東區司令官貌隋少校(Col Maung Shwe)慧眼識英雄,讓昆沙成立親軍政府的撣人保衛隊。

1964年5月15日:奈溫軍政府無償廢除50緬元100緬元大鈔票,昆沙見軍政府大失民心,就投奔當陽鎮((Tangyan Township))的反抗英雄 Bo Deving。幾年後,他藝高膽大了,於是自組鴉片貿易武裝部隊,開始撈世界。他鼓勵山民種植鴉片,自己不斷更新設備,多年後研製提煉出純度高達98% 的4號海洛因精品,用雙獅地球牌,加印醒目的「提防假冒」四字,推銷全世界,終於雄霸世界海洛因市場的70%。他也經營玉石與軍火買賣;也巧設各種關卡收取苛捐雜稅;他也以反緬共為名,爭取軍政府支持;他想方設法擴充軍隊,大魚吃小魚似的吞併了四周游擊隊與山大王的地盤。

他終於把金三角建成國中之國。

1967年:他的大批鴉片,在寮國被蔣軍殘餘部隊與寮國武裝部隊黑吃黑。他急忙武裝追討,又中伏吃了敗戰。他損失慘重,元氣大傷,又引起美國注意。

1969年10月20日:緬甸軍政府東北司令部誘他開會,在鴻門宴中冷不防逮捕了他,投送曼德勒監獄。他的得力部將張蘇泉將軍,毅然決然改編昆沙部隊為「撣邦革命軍」,高舉撣邦民族義旗,進行武裝對抗緬甸軍政府。

1973年:張蘇泉將軍一道錦囊妙計,成功地綁架了南撣邦東枝(Taunggyi)醫院的兩位蘇聯醫生,作為人質逼軍政府交換老上司昆沙。

1974年9月7日:昆沙獲釋,在軍情局人員的伴隨下,生活於曼德勒。

1976年:坤沙使出金蟬脫殼之計,逃到撣邦,再轉往Ban Hintaek老窩。

1977年4月16日:坤沙高調地會見了美國眾議院禁毒局主席Lester Wolff的親信 Joseph Nellis,正式提出六年全面禁毒計畫,建議用全部毒品換取美國3500萬美元的經濟援助——讓鴉片產區從此永遠禁毒與脫貧,讓美國永不為毒品而苦惱,雙方雙贏,一勞永逸。

1977年7月18日:美國總統卡特斷然拒絕昆沙禁毒計畫,斥之為奸詐與欺世盜名。

1982年元月21日:美國佈置泰國邊巡隊突擊昆沙軍。遭昆沙機動還擊,一直追殺到泰國清邁省美愛縣對面的Doilang——因而榮獲所有敵對勢力的青睞。

1985年3日,昆沙擴大影響力,與撣族領袖Gawnzerng將軍、 Zarm Mai將軍聯手創建撣邦軍SSA(Shan State Army,大傣軍Mong Tai Army的前身),昆沙被推舉為傣族革命委員會(Tai Revolutionary Council即重建撣邦委員會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的前身)副主席 ,總部設在邊鎮荷蒙(Homong)——面對泰國邊鎮Maehongson。

昆沙管轄地區擁有衛星電視,地對空導彈,現代化學校,流行性音樂,高級旅館,整潔街道…………令世人刮目相看。

1991年7月11日:重建撣邦委員會(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主席Gawnzerng去世,由昆沙繼任。

1993年12月12日:昆沙主席莊嚴宣布撣邦獨立。整個撣邦鑼鼓喧天,歡聲雷動;全體撣民興高采烈,奔走相告。那時昆沙擁兵4萬,年產100噸的12所海落英提煉廠,一幅國強民富,欣欣向榮景色。

接著下去,是張奇夫江河日下的倒運歲月:

1994年緬甸軍政府進行圍剿:轟炸、殺光、搶光、燒光、強姦、到處埋地雷。

1995年6月6日開始四面受敵:

· Gunyawd撣族上校憤而鬧分裂,帶走數千精兵,自立撣邦民族軍SSNA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去了。

· 瓦族聯軍與緬甸軍政府攜手兩面夾攻。

· 泰國軍隊在邊界進行圍堵。

· 美國懸賞巨金全方位威脅,並與泰國設「老虎陷阱」,拘捕13名昆沙手足。

1996年元月7日:昆沙四面楚歌,走投無路,最後率眾9749人向緬甸軍政府投降,輕重武器共6004件,其中包括地對空導彈。降將昆沙被安置在仰光郊區欽紐將軍的軍情局基地清水畔Ye Kyi Aing。

2004年:欽紐將軍遭丹瑞與貌埃兩大將整肅,昆沙被移居仰光另一軟禁地點。


歐:撣族人民對昆沙怎樣蓋棺論定?

緬:撣族民主聯盟(Shan Democt=ratic Union)賽萬賽Sai Wansai秘書長指出:

A) 國民黨蔣軍段希文將軍1967年對英國電信報(Telegraph Newspaper)說得最清楚明白:「我們要反暴政,就必須有軍隊;軍隊必須有槍;買槍要錢。在撣邦窮山峻嶺,只有鴉片可以換錢」。

B) 昆沙利用我們撣邦人民高漲的獨立自主意志,充分依靠我們撣族領袖,巧妙地進行他的龐大毒品貿易。撣邦人民與領袖,為了掙脫大緬族主義的長期壓迫,忍痛接受了毒品貿易對撣邦革命與社會的巨大毒害。

昆沙的前游擊戰友昆賽(Khuensai Jaiyen)說得好:昆沙說要革命,要為撣族人民謀幸福。然而,當他見到革命同志不順從他時,他就背叛革命,殺害自己人。幾乎沒有撣族領袖,會為昆沙送葬。

昆沙投降時的警世名言:沒有我,毒品貿易還是照樣有人做。

昆沙的話一針見血——毒品利潤巨大,總有利潤熏心者趨之若鶩。軍政府,瓦族聯軍,地方邪惡勢力與國際邪惡力量等,口中高喊仁義道德,暗中卻前伏後繼——他們為了毒品巨利,有時攜手合作,有時明爭暗鬥。

在中國與聯合國的努力下,金三角由1998年佔世界毒品產量的66% 下降到2006年的12%,但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國交界的金新月(Golden Crescent)卻乘勢而起——今年阿富汗鴉片產量高達8200噸,已躍居世界產量的93% 。

昆沙雖然無所不用其極地運毒販毒,但他卻深惡痛絕毒品的危害。他以身作則,自己戒毒永不再吸,也以槍斃手段嚴禁手下軍民吸毒。他還說,英國幾世紀來向中國販毒害人,並挑起鴉片戰爭,現在他昆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西方毒品氾濫,替中國報仇雪恨。

看昆沙得心應手地週旋於軍政府、佤族聯軍、撣民族主義者、泰國、寮國、美國、共軍、蔣軍………之間,再看昆沙在美國情報局眼皮下喬裝打扮考察國際市場,詐死欺敵幾次後奇蹟地復生……等,就可窺出他如何出神入化地活學活用了孫子兵法與毛澤東思想陰謀陽謀等。

昆沙總是以小時沒書讀而一直終生遺憾。他一生頗禮賢下士,敬重知識份子,重視科技教育——不像一些領導人自己無緣上大學而挑臭老九獻醜出氣;也不像緬甸將軍們為鞏固其獨裁統治,一味關閉大專院校以防範學生運動。昆沙堅決把子女送到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求學與深造。他的妻子芳名Nang Kayyun,死於1993年,給他生下5男3女:

1。Nang Long (Khajit)。
2。Zarm Merng (Phajon)。
3。Zarm Herng (Phathai)。
4。Nang Kang (Khanittha)。
5。Zarm Zeun (Phairote)。
6。Zarm Myat (Phaisarn)。
7。Nang Lek (n.a.)。
8。Zarm Mya (Pitak)。

對昆沙在泰國曼谷Sukhumvit 71,8 Soi Pattananivet 5的舊居,建議國際社會改為國際戒毒館,以懲前毖後,以治病救人。

2007年11月3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