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聆聽一段國內洗腳女與陪唱女的對話

2007-10-22 06:4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在一家小酒店,緊鄰我的餐桌的是兩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從她們的談話中得知,她們是一同從重慶大巴山偏僻山村來到這座城市打工的,她們選擇了不同的掙錢方式。根據回憶,將她們的談話整理如下:

洗腳女:你穿這麼露,不怕別的姐妹看到了回去告訴你爹媽?

陪唱女:這有什麼,我既然走出來了,就不打算再回到那窮地方。

洗腳女:你現在一個月寄回去多少錢?

陪唱女:有時五千,有時少些,主要是化妝品這些東西太貴了。我當初要你不要幹這個,你的歌比我還唱得好嘛,再說也不需要唱什麼,就是陪那些男人坐著。

洗腳女:那些男人欺負你嗎?

陪唱女:想開了那也不叫欺負,那些男人唱酒了到歌廳就是放鬆去的,摟摟抱抱是常有的事,反正又不掉塊肉少塊皮。

洗腳女:那多難為情呀,尊嚴都沒有了。

陪唱女:嘻,要活命還要什麼尊嚴喲,你洗那一雙雙臭腳有尊嚴?其實這都是相對的,我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擁有完全的尊嚴,你看那些男人在我們女孩子身上找樂,肯定是在比他更大的領導面前像龜兒子一樣忍久了要發泄,領導說東他不敢說西,他有尊嚴?

洗腳女:你的嘴倒越來越利索了。

陪唱女:那倒是,在那種場合可以看到種種男人,和一百個人打交道要說一百種話。

洗腳女:談朋友了嗎?

陪唱女:就談朋友?想都沒想。像我們這麼大的男孩子還是街上小混混一個,還得我掙錢養他。比我大一些的好男人,又被別的女人搶先了一步。

洗腳女:那你打算怎麼辦?

陪唱女:先掙錢呀,等積累了一些錢後就買個門面出租,也可以過日子了。你想想,現在大學生都找不到工作了,我們這些人老了以後能做什麼?你也不可能幫人洗一輩子腳吧?

洗腳女:是呀,但我沒有你那麼掙錢,我想找個靠得住的男人一起過日子就行了。

陪唱女:靠得住?現在哪個男人靠得住?我在那種場合見多了。靠得住的男人往往又是窩囊廢,你不會睜著眼找這麼個男人吧?

洗腳女:那你到底打算怎麼辦呢?

陪唱女:我將來準備找一個三四十歲的離了婚的男人,你不要睜那麼大眼晴看我行不?我覺得這種男人有了與女人相處的經歷,他會更懂得疼我。再說,他們已積累了一筆財富,我可以一步到位享受日子,省去中間漫長的奮鬥過程。

洗腳女:比你大那麼多沒有共同語言啦。

陪唱女:嘻,所謂共同語言都是理想化的,年齡相同就有共同語言?

洗腳女:你很現實。

陪唱女:確實,不這樣我們怎麼生存。我還沒有跨出賣身那一步呢,我有的姐妹既陪唱也陪睡,一年掙個十幾萬,給父母都修了樓房,也盡了一份孝心。你看那些普通的上班人員,他們想盡這份孝心都力不從心哩。

洗腳女:賣身的事你千萬不要做呀。

陪唱女:順其自然吧。賣身是消費自己的身體,總比那些貪國家財產的人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