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農民與農民工

2007-10-14 04:16 作者:(泰國)一夫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一段時間,大陸人們所經常議論的話題之一是農民工問題,筆者對此頗多感觸,願意針對這個問題的來龍去脈作一番探討。

中國是一個以農為本的古國,幾千年以來,全國絕大多數人口居住在農村裡。從事耕耘養殖的人每年勞動所得,除去納稅之外,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在那時,農村里根本沒有什麼領導官員,靠著鄉紳族長維持鄰里秩序。農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然日子過得辛苦,卻也自得其樂。這些善良淳樸的農民不是沒有煩惱;天災、乾旱、洪澇、人禍貪官豪吏的剝削,常常弄得他們饔飧不繼和妻離子散,實在活不下去時,祇得揭竿而起,聚眾造反——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國的歷史。中國共產黨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起家的。

農民是中共的恩人

8年抗日戰爭,使中國人民,特別是中國農民遭受了極大的苦難。日本人執行的是以戰養戰和三光政策,在農村肆意燒燬搶掠。國民黨是合法政府,當然要徵糧徵稅。而共產黨的衣食給養也必須取之於民。不過他們遠比日本人和國民黨高明,他們很會作群眾工作。解放軍的三大紀律和八項注意深得民心。另外,他們不受任何法律和民俗的約束,世界上各國的法律都是保護私人財產的,唯有他們卻可以用革命的名義在農村展開暴力土改,鬥爭地主富農,沒收他們的耕地,將之分給貧下中農。我們知道,中國是個地少人多地國度,人均土地佔有量極為有限,當時的所謂地主,大多是經過長期省吃儉用積攢一點錢購置10畝8畝土地而已,而所謂富農則是在農忙時雇個兩個人幫工,根本沒有或很少有千百相連的大財主。但中共不管這些,為了誘騙廣大農民,他們把這些少數的地富家庭作為靶子盡情加以迫害,當時在山東蘇北等「老區」,幾乎所有的地富份子均被殘忍殺害。有什麼「望中央——吊在樹枝上絞殺,倒栽蔥」——頭朝下活埋,「點天燈」——身上澆油燒死,等滅絕人性的酷刑廣泛流行。地富家中的一切財物包括日用品都由大家瓜分。地富的親屬子女則淨身出戶,被攆到貧脊的角落裡容身,然後把土地分給貧下中農,明確宣布,某塊土地歸誰所有,併發給土地所有證以示誠信。這些表演博得了所有農民的熱烈擁護,尤其是極大地滿足了時代務農的農民對土地的佔有慾,所以紛紛報名參軍,捐獻糧食,或踴躍投身支前活動。根據當時估計,在全國各個戰場,參軍的農民不下600萬人,而後勤支援則至少在2000萬人次以上,這就是解放軍在內戰中能全面取勝的主要原因,並且中共由此奪取了政權。所以說中國的農民對中國共產黨而言,是有功的,而且是頭功。說他們是中共的恩人,是中共的衣食父母,一點也不為過。

中共對農民的剝奪

可是,中共在取得政權後,是怎樣對待他們的恩人和衣食父母的呢?請看下列事實:約在1952年,宣布全國土地一律歸國有或集體所有。在農村組織了互助組、生產隊,土地進行重新分配。這樣全國的5億農民忽然在一夜之間失去了共產黨鄭重承諾分給他們的土地所有權。由子耕農變成佃戶,這種佃戶是強制性的,當也得當,不當也得當。不許你推卸這份責任,公糧必須由你交,農業稅必須由你出。

解放前,農村裡沒有什麼領導幹部。中共來了,立即成立黨支部以及生產隊,設書記和隊長,執掌行政、財務大權,履行基層政府職能。但工資由農民負擔。這些人大肆貪污揮霍,成了土皇帝,壓在農民頭上的大山。

約在1955年,宣布了農村的戶口制度,規定農民們不准遷往城市,甚至不准遷往其他農村,婚嫁必須由村委會開具准遷證。

從解放後一直到現在農村的義務教育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在城市小學以及初中一律公辦,由政府出全部經費。而廣大農村的辦學經費由村民自籌,而且祇有小學,教學品質也比較低。

同樣的是:城裡人的醫療費可以報銷,職工70%,家屬也報銷50%.而農民看病完全由自家花錢。

每年成年的農民必須出義務工若干天,自帶糧油行李,去外地參加水利或公路建設,這就是徭役——農奴的又一特徵。而城市居民則沒有。

從1958年起開始的三面紅旗運動中,人民公社全面在農村中成立。各戶農民的鐵鍋被拆下,砸碎,去大煉鋼鐵,家庭解體,改吃集體食堂。對此,毛澤東頗為欣賞,說有了共產主義的苗頭。而實際上卻很像飼養牲畜。給你吃什麼、吃多少,全由幹部決定。其結果是為幹部多吃多佔大開方便之門。農民們吃不飽肚子,挨餓,沒力氣幹活,造成農田荒蕪,糧食減產。由於各級幹部層層加碼虛報糧食增產,公糧不減反增,家家戶戶反而得買糧交公糧,造成全國大面積飢荒,共餓死3000萬人以上。

在1960年後,中共為了保障城市供應,第一次大規模下放人口,將城市中的五類份子和犯人家屬統統驅往農村,增加農村的負擔。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中共第二次從城市下放人口,這次主要是所謂閑散人口(婦孺)死不悔改的走資派,反動的資產階級家屬等。情況淒慘,又增加了農村負擔。

1968年到1969年,毛澤東在利用完紅衛兵打倒劉少奇等政敵之後,將幾百萬桀駑不馴又無法安排的知識青年統統下放,給農村增加了第3次的負擔。

為了將這些數量龐大的城市人口順利下放,中共絞盡了腦汁,炮製了許多動聽的口號。如「農村是大有作為的廣闊天地」「我們也有兩隻手不在城市吃閑飯,」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等。但實際上是為城市卸包袱。本來村裡早已人口過剩,耕地不足,如今又一再平添許多外來的人,不會農活,卻還得給他們蓋房子,及供應糧菜,這該是多麼沈重的負擔,農民的處境真是雪上加霜。中共一再以他們恩人的家園作為他們政治失誤的垃圾場。這個垃圾場原來就是培植他們取得政權的溫床。當他們大小頭目一旦進入城市就翻臉不認人,恩將仇報,棄之後蔽 .對曾是他們衣食父母的農民施以各種苛政,壓得農民喘不過氣來。中共的這種本質,這種黨性,就是毫無良心忘恩負義。

農民淪為二等公民

這種粗暴的違反人類發展自然規律的城鄉二元化的政策長期推行的後果是嚴重的:一方面,使佔全國人口80-90%的農民陷入極度的貧困之中,長期無法改善。農民事實上淪為農奴或二等公民。人格 矮化,人權被踐踏。在就業,婚姻,醫保供應等方面都受到歧視。特別是全國80-90%的兒童被剝奪了公平受教育的權利是中國智慧資源最大的損失和浪費。一個高唱「解放全人類」的社會主義政權,竟然強制性的把它的公民分成4個等級,並且把這種不平等的制度維持了半個世紀以上,今仍不想徹底改正,實在是莫大的罪惡。

另一方面,這種政策也並沒有達到他們所沒想到的保障城市有序建設和促進供應飛躍發展的目的。在6、70年代,差不多有整。20年,即一代人的時光,城市和農村的發展,都幾乎是原地踏步不動,過著你窮我也窮的日子。當然經濟的停滯還有其他的原因,如三面紅旗,文化大革命,——這也是中共製造的災難。但是無疑城鄉被惡性割裂也是也一個原因。本來,在人類發展史上,農村應該是先於城市出現的。隨著人口的增加與生產,生活的要求不斷加大,需要有行政管理和物品交換的中心,於是城市開始出現。城市和農村,是人類社會兩個相輔相成的有機體。城市規模逐步擴大,人手不足,農村人口流入。進城的人多了,工作崗位不足,有的人自會返回老家。一切都在自然漸進的過程中誕生,又經濟活動的供需關係決定人口流動的方向。工業建設穩步拓展,農村進入城市細水長流,基本上不會出現大的問題。即或偶有突發問題也比較容易解決。政府祇要做好規劃,調整,調節的工作既可——世界上各國的城市大概都是遵循這個規律發展起來的把,也從未見什麼城鄉矛盾的現象。唯有中共別出心裁,搞出一套城鄉二元化,造成了近年來農民如潰堤潮水湧入城市,而城市基礎設施無法滿足要求的尷尬局面。

農民大量進城務工,作各種固定或臨時工,技術性或雜務的各種工作。大家習慣性的稱為農民工。另外也有各類攤販服務行業或個體經營的。是一樁適應經濟發展規律,符合人口流動規律的好事。不幸的是,它被中共人為的阻斷了30來年。一旦閘門開放,利國利民的效果馬上凸現出來。

離鄉背井的農民工

彷彿久旱逢甘露使農民同胞得以緩解貧困,增加了收入,改善了生活。多少有利於縮小城鄉的差距。更重要是降低了他們的自卑感,增強了他們的自信心,恢復了同樣是人的尊嚴。農民工的流入充分滿足了基礎建設和工業擴大生產對人力資源的需求,促進經濟的高速度發展和外貿事業的繁榮興旺,在中國走向崛起的過程中,農民工是克盡職守,貢獻了自己的力量,有一份功勞和苦勞的。但是很遺憾,中共對他們的看法並無太大的改變。允許農民工進城,不過是因為目前工作的需要而已。但是決不可以解脫其農民的身份和作為農民對土地所負擔的義務。在這裡,為了說明問題,不妨舉農村的一個6口之家為例。這一家祖孫三代:祖父母,兒子兒媳,兩個小孩。兒子兒媳帶一個小孩進城打工已有多年,祖父母帶另外一個小孩留守在家。進城這部分會遇到什麼問題呢?戶口是絕不許遷進城裡的,這是一種明白無誤的歧視。並且還享受不到一些由戶口派生的優惠待遇。如逢年過節按戶口發給的優惠購物帣。由於戶口不在此地,所以必須辦理戶口登記,領暫住證,交納城市增容費,街道衛生費,各種名目繁多的收費紛至遝來,凡是能沾上邊的都向你開口要錢,哪一部門你也惹不起。由於是農民工,不能進入工會,農民工又多半知識水準低,缺乏法律常識,不懂得簽訂勞動合同的重要性。這個空子被僱主部門佔姦取巧,加以充分利用。壓低工資,拖欠工資,無償加班加點是常事。發生工傷事故後,僱主推諉醫藥費用更是屢見不鮮。即便有利了合同,但竣工後不結算工資,有拖延數年的,農民工也無計可施。隨父母身邊的的學齡兒童,讀書難是普遍現象。沒有戶口,公立學校不收。或者雖然收取,但需交納高額的費用。農民工聚集的地方,有大家集資辦學的往往被當地教育當局取取締。理由是不達標。去年北京市海淀區就發生過這類事件,兒童們被迫去公立學校叫高額費用。否則就失學在家,變成文盲。醫藥費用也是個難題。

至於留在原籍的那個半家庭會遇到哪些麻煩呢?本人「承包」的土地,有義務年年耕種,不准擱荒。想把地還回村委會,有的被接收回去,有的則拒收。在這種情況下,你或者無償請別人接手耕作。或者是僱人耕種,這又是一筆開銷。本人雖然外出多年了,但戶口還在本鄉本土。那麼其他村民該交納的各種規費,農民工也必須照樣交納,絲毫不得豁免。這就是說,所有村支書村長的工資,吃喝費用及各種明暗開銷農民工也要分擔一部分。

半個世紀以來,對農民所實行的固定戶口制度,像枷鎖一般禁錮農民的自由活動。即不符合於1966年通過的於1976生效的((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也有扑於中國憲法的精神和人道主義原則。但是中共政權卻始終牢牢把住不肯放棄。這是為什麼呢?其暗藏的玄機是:戶口制度是一條無形的鐵鏈,一端被盯死在黃土地上,一端連接在農民工的腰裡。什麼時候中共政權覺得不需要你了,也就是說喪失掉利用價值了,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把你踢回鄉下。這就是整個問題的關鍵。

總之,中國的農民雖然現在可以進城務工,成為農民工。但農民仍然是他們的主體身份,工字祇沾了點邊兒。農民工大多幹的是城裡人不愛干的粗笨活,骯髒活,勞動強度大,工資收入低。經過上述裡裡外外,七折八扣之後,所剩的錢也寥寥無幾了。不過還是「面朝黃土背朝天,要娶媳婦難上難」的家鄉稍微強一點。所以,大部分農民還是不惜忍痛割愛,離鄉背井往珠三角,往長三角跑,去做農民工,去掙血汗錢。唉,可憐的中國農民,可憐的農民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泰國)一夫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