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專訪原黨支部書記劉傑英(圖)

2007-06-13 23:00 作者:李東尼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劉傑英,原­中共遼寧省機械研究院有限公司黨支部書記、科技幹部,有30年黨齡的她於2005年書面申請退黨。只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害、生命受到威脅的劉傑英,於2007年2月到法國探親,隨後決定暫不返回大陸。


她是因何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呢?本報記者對劉女士進行了採訪。

記者:您當年為什麼要入黨三?
劉女士:很簡單,為了追求「上進」,當時作為插隊知青要求入黨是很自然的事,沒想追求什麼名利;至於說做黨支部書記,是當時被人推薦上去的,我也沒有多想。

記者:在對法輪功迫害後,您是怎麼想的?
劉女士:在迫害初期,單位領導找我談話,不讓我再繼續修煉。這使我想起當初我為什麼要修煉法輪功。
1997年修煉前,我被心臟早搏、頸椎增生、子宮肌瘤、乳腺增生等病魔糾纏。雖然可以公費醫療,病痛卻得自己承受。是法輪功讓我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身心健康的人,身體變化和精神境界的提高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
以前,我很要強,凡事愛較真。修煉後,整個人變了,對待平時發生在周邊的矛盾,無論是家裡或單位的,都能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動氣。」當個人利益受到損失的時候,過去我都會想方設法找平衡。修煉後,我就會想到:「修煉人不計較利益得失,該是我的不會丟,不是我的我也不要。」無論在生活上還是在工作上都用真、善、忍做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工作一絲不苟、兢兢業業、任勞任怨。
我認定:「大法好,無論在身體和精神上都使我深深受益,大法時時在改變著我,是大法在教我要做一個時時刻刻為他人著想的好人。」所以我在各種壓力下,一直選擇堅持修煉。

記者:作為一名黨支部書記,中共的幹部,是什麼­因使您決裂中共,而且勇於站出來揭露它呢?
劉女士:2005年初,在閱讀了《九評共產黨》後,看清了中共靠武力掠奪政權的血腥發家史。中共一直在用謊言欺­中國人民,所謂的改革改變不了它邪惡的本質。在中共執政後,迫害致死八千多萬民眾,在8年間還迫害死了數千名法輪功學員,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採取的是人類歷史上最殘酷的手段,徹底剝奪了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權,中共把一己私利凌駕於法律之上。這一切使我更加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不再對它抱有任何希望,於是便決定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我聲明退出中共邪黨,抹去獸印!」 之後,我書面申請退黨,連續一年多沒交黨費,同時也勸周圍的人退出中共。

記者:您為什麼放棄優越的生活,決定留在法國?
劉女士:2006年3月海外各大媒體大量報導了大法弟子被活體摘取器官事件,我的內心很受震撼。閱讀《九評》讓我認清了這一事件的發生根源是中共,為了讓世人瞭解中共本質、制止中共繼續行惡。同年3月底我在鈔票上書寫「退黨保平安,天滅中共!」等內容,因而被「610」(「610」是一個專門鎮壓法輪功機構)的警察抓捕到當地的張士勞動教養院進行迫害。警察到家非法搜捕,掠走我的電腦和私人物品。
勞教所都是鐵窗、鐵門、鐵柵欄,室內到處佈滿了針孔式監視器。「幫教」和惡警每天輪番夾攻,用噪音在法輪功學員耳邊持續灌輸詆毀法輪功的言辭,強迫被非法綁架來的學員收看污蔑法輪功的錄像。不轉化不讓睡覺、不讓洗澡、不讓離開洗腦室、不許與外界聯繫­­甚至上廁所都有人寸步不離地監視。「幫教」們講:「不轉化,就送你去監獄。」為避免親朋好友因我而受牽連,我違心地同意轉化了。但是,因同意轉化而後悔、內疚、恥辱的陰影,遠遠比肉體上所受的迫害更加讓人持續痛苦、揮之不去,讓我感覺到心在滴血、在被刀割。
我被非法關押了22天。最終,親人通過朋友輾轉找到相關負責人評理,勞教所才放我回家,前提是不能反彈(再修煉法輪功),不能出去講被非法迫害的真相,不能與法輪功學員接觸。事後「610」變相勒索要好處,他們及街道相關負責人不定期地到單位對我回訪、監督,不讓我繼續修煉法輪功。
今年初,收到了兒子在法國的婚禮邀請後我便來到了這裡,我想通過自己真實的遭遇告訴善良的中國人,喚醒有機會出來旅遊的同胞及更多人盡快認清中共本質,早日三退。
在國內我有中級技術職稱、有固定­濟收入,丈夫出身於軍旅世家,他的級別和收入都很高,國內的生活衣食無憂,到了國外一切卻都要從零開始。但自由、平等、博愛的社會終於讓我可以自由地信仰和修煉法輪功了,對我而言這就足矣了。

記者:您現在敢於站出來說話,考慮過這樣做的後果嗎?
劉女士:事實上,來到法國後,我心裏非常矛盾,家中有恩愛的丈夫、有年邁體衰的婆母。丈夫常加班,婆母一人孤單寂寞、無人照顧。我若回國,「610」及街道的相關負責人就將隨時騷擾、威脅我和家人,只要堅持自己的信仰,我的生命就會受到威脅。根據聯合國有關公約我在法國申請合法居留和保護,如果他們敢於加害我的親人,我就將讓他們在媒體上曝光。

記者:您想對來法國旅遊的中國遊客說些什麼嗎?
劉女士:中國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熱愛我的祖國。但是中共絕不代表中國,我退黨籍,而不是退國籍。雖然暫時不能回去,但我要對所有的中國朋友說:「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對迫害的沉默和認同,下一個受迫害的就可能是你自己。」
我們都是炎黃子孫,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文明歷史,歷朝歷代,從來沒有共產黨這個東西。事實上它是西來幽靈,控制我們中國人,說一切要服從黨的指揮,不讓我們有自己真正獨立的思維。
當中共需要你的時候,就利用你老老實實的做它的工具;一旦風向一變,就會·­臉不認人。就連中共歷史上那些最高領導人劉少奇、胡耀邦、趙紫陽等人都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更何況一名黨支部書記、一名普通黨員呢?
在這裡,我誠懇地請朋友們看《九評》、傳《九評》,拋棄對中共的幻想,不要再沉默了。和平退黨、告別中共,我們中國人才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一起共創美好的未來。 ◇



記者:李東尼
来源:看中國時報法國記者李東尼採訪報導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