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郭少坤:告訴您一個真實的村莊(之四)

2007-05-10 22:29 作者:郭少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文章摘要: 和鄉親們相談後,我這才知道自己的家鄉和父老兄弟們並沒有因為我的坐牢使他們獲得自由和幸福,雖然是他們走出了關押他們的小小縣城監獄,但他們在追求公理和尋求法律保護的道路上依然是找不到目標,看不見光明的前程。

人生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能夠留給自己終身難忘或者感動的事情並不太多,顯然,想留下人世間和歷史上的記憶也不是那麼容易。因為,它需要付出和犧牲,需要真情和實意,只有真情實意的付出和犧牲才能獲取應有的回報,才能夠感天動地,才能讓自己和歷史永久的眷顧。

在我過去的人生中,令我感動的事情有過,但是從來也沒有(將來也不可能)能比我在出獄返回家鄉時所受到家鄉父老兄弟們的那種歡迎場面使我終身難忘,而且必然令我感動終生。

2001年元月22日,我這個被徐州市當局冠以「招搖撞騙犯罪」的「犯罪份子」坐滿了2年刑期的大牢。即日,在國保處警察們的警車接送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到了家中的次日就是庚辰年的大年三十,我在徐州家中過完辛巳年的大年初一後,便在年初二(2001年元月24 日)帶著家人回鄉下看望父母親,也就是這一天,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人世間溫暖。

那一天的上午,風狂雪舞,天寒地凍,時而融化的冰雪化作的泥水使我乘坐的出租車艱難地行進在鄉間小路上。可令我沒想到的是,當我們的車子開到離我所居住的村子還有2里路的時候,看到泥濘的道路上站滿了人群,在那百餘名的人群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穿著雨衣,有的打著雨傘,他們看到我的車子到了他們跟前,便蜂擁而來,這時我才認出了人群中的弟弟和農民代表徐善華、李永新等人。看到他們,我和隨行的女兒和妹妹趕緊下了車,剛剛下車,徐善華他們幾個人便紛紛跑過來向我伸出了粗大的手緊緊地握住了我。忽然,我看到還有七、八名鬍鬚皆白的年邁老人,還有二位老人拄著枴杖在向我走來,我趕緊走過去拉住他們,由於我離鄉30多年,老人們的名字很難一一記下,只記得其中一個叫郭公允、一個叫郭公遷,還有一個叫郭昭燦。如果按照輩份,我得尊稱他們為「爺爺」和「老爺爺」。老人拉著我的手不放,望著我說:「孩子,你這兩年為咱們鄉親們受苦啦!」我強忍住眼淚說:「沒有什麼,只要咱們鄉親不受無辜之冤,我就是再坐2年牢也值得。」那位一向堅強不屈的漢子徐善華也掉下了眼淚,拉著我說:「少坤,你終於回來了,咱們回家說話去吧!」這時,突然響起了編炮聲,我看到有鄉親們放起了編炮,還有的遠遠向我招著手。。。。。。。此時此刻,我才好像重新到來人世間,原來人間是那麼美好,世上是那麼溫暖,在那一張張慈祥的臉龐上,在那一雙雙熱情洋溢的眼睛裡,我找到了新生,忘記了所有的痛苦和屈辱,想到那些狗官們對我栽贓陷害的可笑,因為他們竟然沒想到連文化程度不高的農民們都不相信他們為我冠之的那一「招搖撞騙」罪名,他們不但不反感我這個「罪犯」,反而在熱烈歡迎我;而且與此相反地是:究竟是誰在向世界和人民進行真正的招搖撞騙犯罪,人民都是心中有數的。。。。。。帶著這樣的心情,在女兒的攙扶和鄉親們的簇擁下,我邁著傷腿慢慢地走回到家中,見到了年邁的父母親。

到了家裡,我用從市裡帶回的香菸和糖果分發和招待一直跟來的鄉親們。沒想到剛剛一坐下來,一位60多歲的老年婦女突然一下子跪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哭著說:「孩子,你看看我們全家更是冤枉,我家的丈夫和兒子都被抓去坐牢了,孩子你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把他們父子給救出來。」見此情景,我一下子驚住了,趕緊把她攙扶起來,由於我不認識這位老人,便問她是誰和怎麼回事,周圍的鄉親們對我說,她是西郭莊村的,1年前她丈夫陳學坤和兒子陳傑同時被前來進行非法執行任務的豐縣法院以「妨礙公務罪」判刑了,現正在服刑之中。農民代表徐善華走過來對我說,這更是一樁天大冤案,因為豐縣法院到村裡執行的所謂公務,正是他們多年以來壯告的鄉村幹部的非法攤派案件,可村民們聘請律師為他們訴訟的案件縣法院不去受理,卻聽從鄉村幹部的話公然違法到村裡強行索要農民財物,村民們依法抗爭,他們便採用暴力手段逮捕村民,陳學坤父子就是這樣被捕並被分別判處2年判刑的。徐善華又接著說,他們家就這二個勞動力,由於他們父子被判刑,家中無人種地,生活非常艱難,鄉親們又無力相助,所以他們家人聽說你回來才找你想想辦法。

聽後,我頓感憤怒。告訴這位老人和徐善華說:「你們盡快把《判決書》和詳細情況整理成材料交給我,我將盡力去為這個案件做工作。」他們一邊向我表示感謝,一邊還勸我好好休息一下。(後來,我接到他們的材料後,在去南京上訪時,曾經找到江蘇省著名律師張曉凌並把材料交給他,請他為此案件代理申訴,張曉凌接過看完材料後也認為這是一樁冤假錯案,可以代理申訴。但是,由於他提出了很高的訴訟費使得當事人無力承擔便沒有辦理手續,在我後來又去南京找到張曉凌想請他減免或者少收訴訟費時,遺憾地是他竟然把所有材料給弄丟了,只有讓我回來再整理材料送給他。我在回來向陳家談到此情況時,他們卻因為經濟原因向我表示不再進行申訴了,直到陳家父子服刑期滿回來後,由於實在沒有能力來打這樁官司,也就只有採取了不了了之的辦法。因此,至今,這起冤假錯案一直遺留在他們家中和共和國的法制歷史上。每當我想起此案後,我心中都有說不出的酸楚和悲哀。)

和鄉親們相談後,我這才知道自己的家鄉和父老兄弟們並沒有因為我的坐牢使他們獲得自由和幸福,雖然是他們走出了關押他們的小小縣城監獄,但他們在追求公理和尋求法律保護的道路上依然是找不到目標,看不見光明的前程。多年來,他們從縣到市,從市到省,從省到中央,不但是勞民傷財得不到任何政府部門及其領導人的重視,反而繼續遭到迫害,想到此,望著飛舞的雪花,看著鄉親們苦澀的表情,我真的想大喊一聲:「蒼天哪,你的眼睛究竟在哪裡?!」

(未完待續)

2007年5月8日星期二

於徐州見中(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