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都昌禽獸繼父強姦三個女兒長達五年竟無人報案

2006-09-21 11:3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都昌縣發生了一起令人髮指的案件。有一名男子,對三個還未滿十四歲的繼女,竟然進行了長達5年的性侵害,致使她們懷孕生子。今年5月,這個禽獸繼父被依法判處死刑。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在這5年時間裏都沒有人報案尋求保護。

先博好感再下毒手

  她叫荷花,1999年,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了三個的女兒,大女兒12歲,最小的女兒才7歲。當時三十出頭的荷花在好心人的介紹下,同鄰村42 歲的瀋孝富結了婚。瀋孝富剛到荷花家時,做事很賣力,任勞任怨,博得了荷花及3個女兒的好感。母親:他很能幹。大女兒:他對我們很好。

  然而時間一長,瀋孝富對3個女兒產生了罪惡的念頭。2000年4月的一個大白天,瀋孝富將13歲的大女兒強姦了。記者:當時繼父摧殘你時,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大女兒:我不知道。記者:那你事後跟媽媽說了嗎?大女兒:沒有。記者:為什麼?大女兒:我害怕。記者:那你認為這樣做對麼?大女兒:不知道,沒人告訴我。

  然而這場人倫悲劇才剛剛開始,又過了兩個月,只有12歲的二女兒,同樣也遭到了繼父的摧殘,而繼父所做的這一切竟然毫不避諱大女兒。記者:你看見什麼了?大女兒:他把妹妹弄到床上脫她的衣服。記者:那你為什麼不管?大女兒:我不敢,他打人的。記者:那有沒有去報案?大女兒:沒有。記者:為什麼?大女兒:我也不知道怎麼報,我沒有錢。

  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裏,兩個女兒都被強姦了,那麼,作為孩子的親生母親和法律規定的第一監護人,這位叫荷花的媽媽難道絲毫都沒有查覺嗎。荷花:我不知道,我每天就是做事,做飯,我不知道。

  孩子的無知和無力,母親的麻木和粗心,致使繼父的罪惡念頭繼續在蔓延。2000年8月,年僅8歲的三女兒在一個母親不在家的夜晚被糟蹋了。此後,瀋孝富對3個女兒的罪惡摧殘一直沒有間斷過。2002年2月,大女兒懷孕並生下一男孩。而當時,她還不滿十四週歲。為了掩蓋罪惡,瀋孝富將大女兒遠嫁到了外鄉一戶人家。

  大女兒:第一次是嫁到陽山,男的三十五,我十五。

  2003年,二女兒也懷孕了,瀋孝富又將她遠嫁他鄉。2005年5月,瀋孝富發現12歲的三女兒的肚子也大了起來,於是用老辦法把三女兒也嫁了出去。三個女兒以為出去了就可以逃脫繼父的摧殘,但膽大的瀋孝富竟公然跑到女兒的婆家去。記者:你結婚之後他來過麼?大女兒:來過?記者:幹什麼?大女兒:他要帶我走。

  忍無可忍的丈夫和婆家人在幾次規勸不成之後,終於想到了用法律的武器來保護這三個弱小的女孩子,今年2月,剛滿十三週歲的三女兒在丈夫和婆婆的陪同下,向當地公安局報了案。公訴機關通過DNA血液檢測,證實3姐妹所生的男孩都是瀋孝富的兒子。今年5月,九江市中級人發法院將瀋孝富依法判處死刑。

  母親不負責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為受害人的母親荷花跟辦案人員卻說這是他們家的私事,並對這樣一個禽獸不如的丈夫會表示傷心。

  荷花:不想啊,死個小雞小豬都會傷心,更何況人。

  對於母親荷花在五年內任由女兒被侵害的做法,村民們都認為她應當負有一定的責任。母親是這三個孩子的法定的第一監護人,是她們的第一道保護屏障,然而這位叫荷花的母親,竟然因自己的無知和懦弱葬送了三個女兒一生的幸福。 

  據荷花的一位親戚介紹,其實早在大女兒懷孕生子時,荷花就已經知道了丈夫的行為,但一直沒有去報案。

  如果說母親對女兒的保護是第一道防線的話,那麼村委會的監督則毫無疑問是第二道防線,對於村民瀋孝富導致未成年少女懷孕生子這樣一個明顯的違法犯罪行為,村委會卻從未乾涉和調查,鄉里的幹部表示毫不知情,當地派出所等執法部門竟然在五年內從未過問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