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焦國標:扒墳撒骨的中國應該反思

2006-09-06 21:56 作者:焦國標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近年屢屢因靖國神社中日起紛爭。日前一日本駐華外交官枉駕來訪,問曰:

「中日可談的領域非常非常多,為何因小泉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一項就中斷其他任何談判項目?日本人對中國政府的這種行為方式不太理解。」

我回答說:「因為中國是個農業國,因為中國領導人都來自農民。中國農民的行為方式是,兩家在一件事上吵了架或打了架,其他任何事上都不再來往,也不再說話。這叫‘兩家不過庚’。」

「那多彆扭,多耽誤正事啊。」「有時會這麼彆扭幾十年,甚至幾輩子。沉醉在這種彆扭勁兒裡不能自拔,耽誤正事不足惜。」日本外交官吃驚非小。我忙予以壓驚:「來自農民並不等於農民,他們會跟你們談的。」

「你的意思是中國政府有可能放棄靖國神社上的立場?」

「與中國政府不要談立場。它哪有什麼立場?只要能苟延它的一黨專政,只要能抵擋政治民主化,它什麼都干。除非中國實現民主化,否則靖國神社上的爭吵不會停止。」

「民主化與靖國神社糾紛有聯繫?」

「當然。中國民主化了,中國政治家不再以反日為號召玩弄民意,日本政治家也就無需通過參拜靖國神社凝聚民心以對抗中國的反日情緒。雙方的敵意萎縮了,參拜靖國神社這種象徵性的活動自然會銷聲匿跡。」

「中國何時才能民主化呢?」外交官露出俟河之清、人壽幾何的渺茫神情。

「很快!即便民主化很快會到來,可傳統很難改變。據我所知,中日對待死者的態度很不同。」

「怎麼不同?」

「日本人很尊重死者。過去日本武士殺死對手,要給割下的首級恭恭敬敬洗臉、梳頭,有一系列祭奠儀式。近日我在看《周作人論日本》這本書,說你們日語口語中有‘首實檢’一詞,意思是‘檢查首級,夏天挑買西瓜香瓜像檢查首級似的’。可是中日戰爭期間日本兵尊重被他們殺掉的死者嗎?南京大屠殺有沒有這樣的祭奠儀式?」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要說尊重死者,中國一向有慎終、厚葬的傳統,日本天皇的陵墓要比闊絕對趕不上中國皇帝的陵墓。不過同時中國也的確有不放過死者的刻薄‘傳統’,比如活人的恩怨殃及死者,把仇恨延續至死者或轉嫁給死者。在歷史上,鞭屍、開棺戮屍、扒墳撒骨、焚屍揚灰等等都曾經是法定的或被認可的懲罰。文革時期,許多地富反壞右的祖墳被挖。當時被打倒的共產黨高層裡,幾乎家家的祖墳都被扒開過,先人骨殖被拋扔,鄧小平、趙紫陽都遭遇過。」

「啊是嗎?好在文革已經過去了。」

「文革過去了,可是扒墳撒骨並沒有過去。你到中文網上搜索一下‘扒墳’,看有多少扒墳的故事正在中國發生!」

「還有人幹這事?」

「不是人,是政府——中國基層政府。」

「他們要幹什麼?」

「中國農民反對政府推行火葬,有的就偷偷把親人土葬了。可是中國是一個盛產告密者的國度,那些無權無勢的家庭一旦被人舉報,要麼自己把親人的屍體挖出來送火葬場燒掉,要麼就聽由基層政府挖出屍體就地潑汽油燒掉。」

「竟有這樣的事?」

「我自己老家村子裡就發生過這樣的事。」

「啊!老人這麼怕火葬?」

「你可能想像不到,許多農村老人以自殺求得土葬。」

「怎樣以自殺求土葬?」

「前些年,政府說要於未來的某月某日一律實行火葬。在這個日子到來之前,有些老年農民選擇了自殺,河南省林縣就曾在短短數月裡有11位老人這樣自殺。」

「真是不瞭解中國。——許多國家的法律裡都規定不許苛待屍體,中國法律裡沒有嗎?」

「中國法律裡也有嚴禁侮辱屍體的條款,可是法律打不過傳統啊,侮辱屍體似乎已經成為中國人的一種歷史癖好。」

「我們日本傳統似乎與一句西方諺語更接近,死去的敵人等於冷淡的朋友——A dead enemy is as good as a cold friend.」

「基督教和猶太教傳統對屍體、對死者都比較人性化,包括動物屍體。我看英國的動物保護法,其中規定屠宰人員不得拖著動物屍體從其他動物屍體上經過——太偉大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