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你還有多少人得罪不完?

2006-08-13 01:10 作者:千載雲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一個流氓舉著拳頭,橫行街頭,聽到有人規勸:「你有多少人得罪不完?」他都會心有所懼,不敢得罪更多的人,怕名聲不好或怕得到報復,沒有好果子吃。而中共這個被老百姓罵為流氓的傢伙,卻從來不聽人勸告,自恃大權在握,舉著槍橫行國內,今天得罪這個,明天得罪那個。

今天,看到這樣一則消息:已在東航擔任駕駛員18年的袁勝,8月8日在飛機起飛前向機場的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勸人退出中共遭告發,被趕到的警察扣留。由於機組在飛機起飛前無法換人,在機組人員和地勤人員堅持下,袁勝隨該航班於美國西部時間8月8日中午到達洛杉磯國際機場。

8月9日中午,袁勝因憂慮回國遭迫害,宣布離開機組,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此事立即引起海外媒體的關注,又一人被中共逼走。袁勝是什麼樣的人,請看大紀元登載的他的介紹:

1、袁勝與法輪功。他是1997年底,98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那時他剛剛30出頭,但由於長期繁重的飛行任務,每個月都有二十多天在國外,整天倒時差,吃不好睡不好,身體弄得很差,平地上走幾步都覺得很累,滿口的牙齒都開始鬆動了。

「當時我就覺得生活沒多大意思了,對未來也覺得有些絕望。」 有一次他飛行到了洛杉磯,一位幾年前定居美國的同事來看他,順便把法輪功介紹給他。回國後,他發現自家小區裡就有人煉,於是就開始學煉法輪功。儘管當時工作忙,煉得不多,但很快他的身體就大有改觀。增強了他對生活的信心。

1999年7月20日那幾天,他剛從美國飛回上海。剛一到家,單位就把他們幾個煉法輪功的人找去,專門辦了一週多的強制轉化班,每天都強迫他們讀各種污蔑法輪功的報紙,天天看不實的宣傳,單位每天找他談話,不寫放棄法輪功的保證,就不許再開飛機。

袁勝說,「我心裏難過極了。記得有一天我哭了,這是我長大記事後唯一一次流淚: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就不許煉呢?最痛苦的是,由於家庭和單位的多重壓力,最後我違心地寫了個不再煉功的保證。」

袁勝說,這些年他周圍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遭遇他也聽說過很多。遠的不說,就說前不久的上海亞太經濟合作高峰會,表面上上海沒對法輪功採取什麼鎮壓,其實背地裏抓了很多人,光他家附近的吳中路一次就抓了好幾人。

2、袁勝的個性和為人。袁勝性格內向,話不多。談到他平時的為人,他的幾位東航的同事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都說袁勝是個很好的人,很善良老實的人。「他為人很好,人品很好,很忠厚老實的一個人,不會講假話。」「他很善良的,對朋友、對同事都是很和氣的。工作很努力、很敬業的,安全性很好,沒有出過事故。」

就是這麼一個老實忠厚、敬業愛崗的人,中共硬是一步步的逼著人家走向它的反面,最後人家無路可走,也只好離開自己的賢淑的妻子和十二歲的女兒,避難美國。

也許有的人會問,那袁勝為什麼傳「九評」跟中共作對?其實誰也不是無緣無故想和中共過不去。您想,中共欺騙人民,盤剝百姓、貪髒枉法、殘害民眾,那我就不能將其惡罪告之於人?就像人們對待一個流氓一樣,一個流氓搶人財物,強暴女性,難道我就不能將其罪惡告之於眾?

正因為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害怕流氓,事不關已,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才使得流氓更猖狂,好人更遭殃,如果有一天流氓害及自己,是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其實我們人人有制止流氓行惡的責任,關心別人,也是關心自己。只有人們都起來制止流氓的惡行,流氓才沒有行惡的市場。

同理,我們對待中共流氓也是這樣,如果我們都屈報於它,它就會更肆無忌憚,那遭殃的就是老百姓,如果我們都把抵制中共作惡當成已任,那中共也不會那麼猖狂,也不敢那麼行惡了。袁勝先生的舉動,正是站在正義的立場上,傳播九評,揭露中共黑惡本質,因為至今中共沒有停止行惡,還在殘酷打壓維權人士,迫害法輪功學員。它行惡,我就不應該揭露它?行惡在高高在上,逍遙法外,難道我揭露其罪行反倒有罪?

中共連袁勝這麼老實忠厚的人都要得罪,逼得人家有家無處歸,看來中共真得滅了,太不得人心了!(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