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峽移民代表傅先財親屬被監控騷擾

2006-07-22 21: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上個月被暴徒毆打致殘的三峽移民傅先財住院已一個多月,目前病情稍有好轉,但警察阻止他與其他三峽移民接觸及通話,陪伴他在醫院的家人也被當地公安嚴密監控,跟蹤。

為三峽工程移民爭取合法權益的傅先財因接受德國媒體採訪在6月8號被湖北省秭歸縣公安約談之後,回家途中被不明人士襲擊,傷勢嚴重,是德國駐華使館提供了六萬元人民幣做手術,一個星期後手術才可以順利進行,目前手術已一個多月。

據總部設在紐約的中國人權星期五引述國內知情人士說,傅先財病情稍有好轉,其手臂已稍能動,手指也略有知覺,但由於還不能咳嗽,其肺部的痰仍需靠用吸痰器進行人工排痰。星期五,傅先財的兒子傅兵向記者表示,他父親已趨於癱瘓到最後能夠坐輪椅已經不錯了。

傅兵:「神經受了傷在頸部的地方,完全恢復的可能是沒有了。要完全恢復走路是不可能的,理想的狀態就是可以坐上輪椅了。」

中國人權說,湖北省秭歸當局為了防止傅先財病情外泄,從6月下旬開始,監控和看守的警察人數已由3人增加到5人,並禁止其他三峽移民前往醫院探望,就連傅先財的兒子及妻子看望也要每個人單獨去,並規定不能超過30分鐘。傅兵向記者表示,現在連電話都不允許帶進病房,完全切斷了傅先財與外界的聯繫。

傅兵:「以前是兩個人現在只能進去一個人。我們(和母親)兩人輪流進去,再說時間也有所調整都是半個小時。不能帶手機什麼的通話。」

傅兵向醫院要求查看父親的病歷也屢被拒絕,記者打電話到傅先財所住的宜昌市第一人民醫院醫務科詢問,對訪表示,只有出院時才能複印病歷,住院期間只能向醫生詢問病情 

記者:「傅先財不是在你們這裡住院嗎? 他的病例你們為什麼不讓家屬看呢?」

工作人員:「病人出院以後可以複印,但是不能看。」

記者:「病人住院期間其病例家屬應該有權利看嗎。」

工作人員:「住院期間病情你可以直接問醫生,出院以後你需要資料你可以複印病例。」

據瞭解,在六月中旬,德國駐北京大使館官員及一位醫生曾到醫院探望傅先財,但是,醫院也不允許德方看有關傅先財的傷勢的X光結果。此外,傅兵被公安貼身跟蹤,當他質問跟蹤者時,對方明確表示,這是上級的命令。

傅兵:「我到車站準備上公汽了,他形影不離的距離非常近。到了車站之後我就用眼睛瞪著他。他說了一些跟蹤方面的事,他說沒辦法是上級指定他這樣做的。」

記者星期五打電話到秭歸縣公安局詢問有關跟蹤傅先財家人的情況,對方表示,他不認識傅先財也不知道跟蹤的事情。

公安:「你說的這個人我不認識,另外,你說的這個情況我不清楚。」

不僅如此,中國人權說6月下旬以來,秭歸縣公安局加派警力,凡對傅先財事件知情的人都受到嚴密監控,其弟傅先進被秭歸縣公安局以「旅遊」名義帶走;傅先財的親屬、朋友都受到嚴密監視,秭歸縣茅坪鎮九里村顔克華家有6名警察進行24小時監控。

茅坪鎮楊貴店村阮久勝經常被警察帶往外地,警方對他進行恐嚇或利誘,讓他不要再參與移民維權活動和為傅先財事件奔波討說法。

據瞭解,傅先財5月19日在接受德國電視一臺的採訪時,曾指責當局至今沒有把事前許諾的補償金補給130萬因三峽工程而被迫搬遷的民衆。

(據自由亞洲電臺錄音整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