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預言.密碼.社會變化週期

2006-07-06 07:15 作者:黨治國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 諾查丹瑪斯預言
手頭有兩本書,一本是《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一九八八年一月,東南大學出版社出版,作者:日本五島勉,翻譯:胡毓文、黃鳳英;另一本是《名人春秋》雜誌,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一九八九年八月印刷。

《名人春秋》第一○三頁的文章標題是:《蘇聯會不會覆亡──法國預言家諾士特達姆其人其事》。「諾士特達姆」就是「諾查丹瑪斯」,都是音譯。因為知道「諾查丹瑪斯」的人較多,姑且從眾,稱他諾查丹瑪斯。

 * 對蘇聯覆滅的預言
《名人春秋》列舉了二十二條已經驗證及尚未驗證的諾查丹瑪斯大預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文章標題點明的問題:「蘇聯會不會覆亡?」列在二十二條大預言的第九條。預言採用詩的形式:

爭權失敗者捲土重來,反對者被當作陰謀家。它所獲勝利空前未有,但只得七十三個年頭。

文章作者解釋說:「據某些詮釋,諾氏在這首詩中,暗示蘇聯十月革命是法國大革命的再現。蘇聯會橫行一時,但只得七十三年壽命,將於一九九○年滅亡。這一年將是諾氏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之時。」此文發表時距一九九○年只剩下一年,
筆者和許多知道這條大預言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那麼強大的蘇聯,怎麼就面臨著馬上滅亡的命運呢?難以相信!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蘇聯共產黨出乎所有人意料,在已經實行多黨制的蘇聯,發動了推翻自己政權的政變。這個政變之不可想像,恰如中國共產黨不遺餘力地破壞著維持自己統治的法律一樣。蘇共發動的政變導致蘇聯解體,沒有活滿七十四年,證實了「只得七十三個年頭」的大預言。

如果我手頭沒有這兩本書,讀者會認為我口說無憑。許多振振有詞的「預言」,都因為拿不出確實可信的「事先的書證」,說者有聲有色而聽者將信將疑。

* 人類能否預知
歷史和現實都證明,動物和人類確實具有某種預知能力。如果植物會思想,聽說有一種「動物」居然能夠在地面上自由位移,必會譏笑說者「胡說」、「迷信」。有人估計諾查丹瑪斯能進入四度空間,在時間中遨遊,我們這些生活在三度空間的凡夫俗子,也不可理解。有人就輕薄地譏笑這種說法為「胡說」、「迷信」。但諾查丹瑪斯百分之九十九的預言都得到證實,更何況蘇聯解體的預言竟在我們的視野中發生了。硬說諾查丹瑪斯大預言是「偽造」,才真正是睜眼不認事實的胡說,對僵死的唯物主義哲學的迷信。

* 對一條大預言的解釋
長期以來最令人驚慌的大預言,列在這篇文章的第二十二條。雜誌上的譯文是:

一九九九年七月,天上降下大災星,復活安古林大王,戰神橫行在前後。

書上的譯文,則顯得具體生動些:

一九九九年七之月上,恐怖的大王從天而降,使安哥魯摩阿(音)大王為之復活,前後由馬爾斯(音)借幸福之名統治四方。

對這首預言詩的翻譯雖然不同,但當時各國的研究者都認為它可能預言了人類的大災難甚至人類的毀滅。現在回頭看,一九九九年七月,全世界發生的最大事件,莫過於中國政府對法輪功信仰者的鎮壓。「恐怖的大王從天而降」,除了「禍從天降」這一層意思,還有這個災難是通過電視、廣播這些太空傳播渠道「從天而降」,迅速貫徹落實下去的。「安哥魯摩阿」是什麼,現在仍然是個謎。但「摩阿」之音與「毛」接近,是不是暗示對法輪功的鎮壓,「復活」了毛澤東的「文革」路線?第四句「前後由馬爾斯借幸福之名統治四方」,則容易理解。「馬爾斯」音近「馬克思」。中國共產黨用馬克思主義統治中國,而且一貫借「幸福之名」,即「共產主義美好社會」之名實行統治。在事情發生之前,人們有各種關於人類大災難的猜測,包括大空襲說,洲際彈道導彈說,人造衛星說,彗星激烈相撞說,宇宙人襲來說,超光化學煙雲說等等。事情發生了,才知道這首預言詩說的,原來是中國的事情。

其中「前後由馬爾斯借幸福之名統治四方」的「前後」,兩種翻譯文本相同,指的是統治的時間,即一九九九年之前和之後的一段時間,馬克思主義要借幸福之名統治中國四方。

一九九九年之前好算:五十年。之後的時間還有多少呢?現在許多中國人,對這個「之後」,更感興趣,有許多猜測。

* 毛澤東和林彪的命運密碼
中國人對於未來變化的猜測把握,一種是玄學方法,極力要發現隱藏在某處的神秘密碼。在古代歷史上,確曾出現過這類得到驗證的神秘密碼,例如秦朝末年「亡秦者胡也」,王莽朝代「劉秀髮兵捕不道」的預言,事情發生前廣為流傳,事情證實
後人們在恍然大悟中才驚嘆它的毫□不爽。流傳於民間和官場的卜筮、算卦、測字、看相、風水等等,之所以常存不衰,就在於偶然可以破解某些包含於其中的神秘密碼。儘管有時謬以千里,但許多情況下竟然準確無誤,足以給困惑的心靈指點迷津。至於某一個人、某一事件或團體的命運密碼,究竟隱藏在什麼地方,往往沒有一定之規。例如毛澤東青年時自號「二十八畫生」,二十八是繁體「毛澤東」三字的筆畫數。這二十八果然包含著毛澤東的信息密碼。一九二一年毛澤東二十八歲,中國共產黨成立,毛澤東統治中國的「事業」起步。再過二十八年,到了一九四九年,毛澤東當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按陽曆算,第三個二十八年是一九七七年。但按陰曆算,一九七六是他活在世上的第八十四年,也就是第三個二十八年。「陰」,包含著「歸陰」的意思,他在這一年死亡,終未逃過二十八的密碼。有人認為,毛澤東還有一個密碼是「九九」。他發動「秋收起義」是九月九日;忌日也是九月九日,「九九歸一」,音近「歸陰」。九九八十一,即「八一」,共軍番號,是毛澤東「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法寶。林彪的密碼也藏在姓名筆畫中。林字八畫,彪字十一畫,合起來「八十一」即「八一」,與共軍的番號「八一」相合。林彪玩槍桿子起家;又因掌握著軍隊即「八一」,在共產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上升到第二把交椅,成了惟一的副主席;而八屆十一中全會的公報恰巧又是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一日公布的。林彪最後敗亡在國防部長、副統帥、軍委副主席也就是「八一」的位置上。當然並非每個人的密碼都隱藏在姓名筆畫中,其中的神秘固「非常道」,亦「非常名」。

* 對社會變化週期的預測
另一類是科學的方法,通過歸納演繹,發現某種社會變化的週期。例如在資本主義上升時期,經濟危機的週期大致是十年。毛澤東的政治運動「七、八年再來一次」,並不是他的願望或「指示」,而是對反覆出現的週期的大致總結。滿清退位以來,從一九一六年討伐袁世凱始,基本上十年一個小週期:一九一六年討伐袁世凱,一九二七年國共開戰,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一九四六年國共開戰,一九五七年反右派,一九六六年「文革」,一九七六年毛澤東逝世,逮捕「四人幫」。除去「運動」本身消耗的時間,「七、八年一次」的說法也沒有錯。改革開放後,小週期有所變化。

對於一個較長的歷史時期,常有時代變化的大週期在。一九一九年的新文化運動,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重大的轉折。三十年後,長期積累的矛盾似乎得到了一次根本性的解決,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又過了三十年,到了一九七九年,經濟瀕臨崩
潰邊沿,長期積累下來的矛盾,尖銳到非解決不可的地步,於是開始了改革開放。從一九七九年至二○○九年,矛盾又大量積累,於是中國又接近了第三個社會變化的大週期。中國素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說,這中間存在著變化的規律,
人是可以認識的。當然也有權變,但大致不會差多少,誤差也就一兩年而已。

在下放言無忌,所說究竟對還是不對,不敢打包票。好在二○○九年很快就到,讀者諸君拭目以待就是了。
来源:爭鳴雜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