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布拉格之春」揭秘

2006-02-24 02:33 作者:李同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68年8月,蘇聯集合華沙條約四國,突然出動幾十萬軍隊佔領捷克斯洛伐克全境。史稱拉格之春。

《行動綱領》出臺

  1968年1月,捷共中央召開全會,改革派領導人杜布切克當選為捷共中央第一書記。他上臺後公開向蘇聯模式挑戰,大膽 進行改革,拉開了「布拉格之春」的序幕。4月,捷共中央通過了《行動綱領》,提出了改革的主張:改革黨的領導體制,實行有計畫的市場經濟。

  《行動綱領》公布後,一石激起千層浪。正當捷共加緊籌備召開第十四次代表大會,以便全面開展改革之時,蘇聯黨政軍領導接連訪捷,對捷施加壓力,反對捷共的改革,並在各種報刊上連篇累牘地發表文章,對捷共領導進行攻擊。雙方在多個場合展開了激烈的爭論。7月23日,蘇聯國防部發布公告:蘇聯陸軍在從波羅的海到黑海,從蘇聯西部領土至包括波蘭、民主德國在內的廣大區域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意在威脅捷共。消息傳來,捷舉國上下充滿緊張氣氛。

禍從天降

  8月20日夜間11時,萬籟俱寂。一架蘇聯民用客機劃破夜空,飛近布拉格魯齊內國際機場。飛機向機場發出信號:由于飛機發生故障,請求准許緊急降落。按照國際慣例,機場管制人員毫不遲疑地答覆同意。

  蘇聯飛機一著陸,便向機場指揮塔方向開去,隨即從機艙跳出幾十個手持自動步槍的突擊隊員,當即佔領了指揮塔。幾分鐘之後,從機艙裡開出蘇聯坦克、裝甲運兵車和全副武裝的蘇聯部隊,機場落入了「兄弟般的」敵人手裡。與此同時,蘇聯及部分波、德、保、匈部隊也以同樣方式佔領了布爾諾等其他主要城市。這次行動蘇聯和其他國家共投入50萬大軍。

  蘇聯駐捷大使館的公務車早在機場路旁恭候,他們分別把蘇軍帶到主要目標--捷共中央大廈、政府各部門的大樓、郵政局、廣播電臺、特定的捷軍事設施等。與此同時,蘇軍通過電臺宣布他們是「應捷黨政和國務活動家的請求,是從牢不可破的友誼出發決定這樣做的,其目的不是干涉捷內政,而是為了反擊反革命,保衛社會主義事業」。

  8月21日清晨,蘇聯軍隊衝進了杜布切克的辦公室,逮捕了杜布切克,將他送往布拉格機場的一架飛機,同時被押上飛機的還有總理切爾尼克、國民議會主席和幾位黨的高級領導人。他們隨即被押解到莫斯科。

  此時的捷克斯洛伐克像引燃了的火藥庫,全國各地都掀起了大規模的反抗蘇軍侵略的群眾運動。路標改變了方向,村鎮改了名稱,使蘇軍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全國上下「堅壁清野」,使蘇軍陷入困境,飢渴難忍,只好挖土豆,摘野果吃。

簽署《莫斯科議定書》

  蘇聯並不準備和杜布切克等人談判,準備另外組織新內閣。但蘇方的計畫得不到捷總統斯沃博達的承認,最後只好作出讓步,釋放杜布切克等人並允許他們參加最後階段的會談,簽署了臭名昭著的《莫斯科議定書》。在議定書中,捷克斯洛伐克領導被迫接受了蘇聯佔領「不是干涉內政」,是「保衛社會主義」,待捷克斯洛伐克局勢「正常化」後,蘇軍即撤走的「說法」。

  8月27日,杜布切克、總理切爾尼克和總統斯沃博達一起飛回布拉格,杜布切克仍被放在捷共第一書記的位置上,但1969年4月,蘇聯下令免除了他的黨中央第一書記職務,由胡薩克接任。

  胡薩克上臺伊始,首先否定了1968年的改革,隨即,捷共開始黨內清洗。這次浩劫,包括杜布切克在內共有50餘萬共產黨員遭到清洗,佔全黨總人數的1/3。全國70%的各級領導人被撤換,全國有200餘萬人遭株連,約20萬人被迫逃亡西方。

《在異國星空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李同成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