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原諒我 不能與你浪跡天涯

2005-12-09 21: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如今這個都市白領,內心無法不猜忌、顧慮,擔心自己愛得比對方更多,擔心未來不能滿足自己的虛榮……愛,因此支離破碎。

他是哪一款香水?

在我們那家廣告公司,他顯得與眾不同。公司有位女同事喜歡超劑量地使用香水,30米內已聞其香。別人都心照不宣,無事時對她退避三舍,偏偏他要當面說破: 「今日等電梯,電梯門未開就知道你在裡面。」對方臉色尷尬。他不點到即止,還從網上下載一篇教人正確使用香水的文章,列印出來送給她。我覺得他處事太直,雖然平心而論,他對同事的態度比我們死板?
第二次注意到他,還是因為香水.

那天,同事們圍在一起,看他為一款香水作的平面廣告設計。我一看即被震住。那醒目的紅,本是喜慶熱烈的氣質,在他的設計中,卻成了空曠無人的山谷裡,一地寂寞的紅色花瓣,如此淒清,充滿禪意。難以言說的寂寥,忽然在心中瀰漫。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體面生活的白領,卻個個領受孤獨。可惜,他的設計被客戶棄用。我做廣告設計時間不長,也明白創意固然重要,但客戶認可才算功德圓滿。「是他不肯按客戶意願修改,這單子才歸了別人!」同事強調。我有些驚訝。他在這行也是老將,為何還不能長袖善舞?我愈發留心他。

他是行事簡單的人,平素並不多話。和同事出去聚會,他總是安靜地坐在一邊。只是,他凡事認真,不會容忍曖昧不清的態度,更不願輕易妥協。我不止一次看見他和上司爭執,只為堅持自己的廣告創意。幸好上司欣賞他的才華,否則早已踢他出局。不知是否爭執太多,他已心灰意冷。不久,他提出辭職。得知這個消息,我莫名地失落。可能是遺憾吧,再也看不到他靈氣十足的創意。離開公司時,他和每個同事握手道別。走到我的面前,他微微一笑。他的手乾燥有力,是古龍小說裡適合用飛刀的那一類,讓人感覺安全。正走神的瞬間,聽見他問:「我們有機會再見嗎? 「當然。」我飛快回答,心裏如同湖面微漾。男人也可以是一款香水,喜愛曠谷紅色花瓣的男人,必定散發清淡卻持久的芳香。和他相遇,決不會乏味。

愛到最後

秋天一個平常的週末,我們一起去水族館。

水族館冷冷清清,只有我們兩人倚著岸邊的欄杆站著。秋雨微涼的季節,魚兒也都藏在水底。我裹緊身上的薄裙,不由自主地依偎著他。

這樣的時刻,我忽然聽到他說:「嫁給我。」

我呆住了。相戀兩個月來,他很少向我示愛。是水到渠成還是突如其來的衝動?看他的表情,非常平靜,彷彿說的是句再平常不過的話。我按捺住明顯加快的心跳,下意識地告訴自己,不要當真。

「你在求婚嗎?怎麼連戒指都沒有?」我同樣語氣平淡。

他的臉色一瞬間改變,然後保持沉默。氣氛變得凝滯。我自問不是裝了滿腦子浪漫的天真少女,知道戒指並不意味著愛的實質。但他若愛我,又豈會在意為我作這一點小小的讓步?

我賭氣地讓他送我回家。他也平淡地說,好。

他不再提求婚的事,我也當沒發生過。可是,變化還是來了。兩個人之間本來是親密無間的,忽然多了個黑洞,都在小心避讓,迂迴前行。

秋天結束了,他告訴我,他決定回故鄉小城教書,那裡有一所新建的大學邀他教美術。他決定了才告訴我,已讓我不快。他卻完全沒有注意我的情緒,自顧自地說:「在這裡,我總有失去水分的感覺。靈感在慢慢枯竭,好像離開水很長時間的魚。」

「那麼,我該怎麼辦?」我問。他輕描淡寫地說:「這裡有什麼好留戀的呢?」我有些惱怒:「可這裡有我生存需要的水,你難道不知道?」「你在暗示我自私?」他皺眉。「不是。我在暗示我愛你不夠,不肯為你作犧牲。」我幾乎要哭出來。他和往日一樣,以沉默回應。

我想我愛他,本不該猶豫地接受他的建議,和他一起走,無論何處。可是,我做不到。他不也同樣無法為我留在城市嗎?

冷戰一週,我約他中午在公司大廈旁的廣場見面。正午的陽光下,和他面對面站著,我有些束手無措。他的眼光銳利,逕直看著我。我心中突然有恨意,他仍然如此堅持,不肯為我作半點考慮。

但是,我還是開口了。

「如果我不去,你會為我留下嗎?」

「我並沒有逼你做什麼。我們都要尊重自己的想法。你留下,我走。」他的語氣平和,但我聽得出裡面的堅決。

我不過是都市裡成長的世俗女人,難以抵抗物質的誘惑也無可指責。那麼,愛情原來如此不堪一擊嗎?

「我三天後走。」他依然平靜如昔。「你走吧。」我無力地說。我的臉色一定難看,不用抬頭,都可以感受到他伶惜的眼光。

沉默片刻,他慢慢地說:「我想告訴你,」頓了頓,他伸手輕撫我的頭髮。他的手依然乾燥而穩定,和我愛上他時沒有變化。我的心忽然絞在一起,有硬生生的疼痛。直到我聽見他繼續說:「我選擇離開,並不代表我不愛你。」

我抬頭看著他,太陽光線柔和地照在他的臉上。在他溫潤的眼光中,我的心漸漸鬆綁,人卻變得疲倦不堪。如果我和他前世都是魚,那可能是分屬於兩個魚缸的魚,只能隔著透明的玻璃相望,卻永遠遊不到一起。

他離開的那天是週末,天氣晴朗而乾燥。我沒送他,獨自一人去了城市中心喧囂的商業街區。百貨公司在作促銷,我在珠寳櫃臺,給自己買了一隻白金鑽戒。公司正在放一首歌,「我以為冬天是最美麗的季節,冷冷的溪邊有你還有魚在水裡,一對對很自在,一對對很相愛……」

周圍是熙來攘往的人群。我低下頭轉動手上的戒指,那顆小小的鑽石發出一道耀眼的光,就像他臨走時的眼神。我的眼淚流了下來。

大學時期,我會和我的愛人浪跡天涯;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我也還有勇氣,接受一份清貧卻美好的愛情;可是,如今這個都市白領,內心無法不猜忌、顧慮,擔心自己愛得比對方更多,擔心未來不能滿足自己的虛榮……愛,因此支離破碎。

愛到無法愛,是真正的悲哀。原諒我,不能與你浪跡天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