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北京八達嶺車禍倖存者回憶驚魂一刻(組圖)

2005-12-06 04: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5年12月4日20許,內蒙古自治區一輛裝載電石的大貨車,行至北京昌平區八達嶺高速公路進京方向49公里處時,因制動失靈,追撞上同方向行駛的北京長途汽車有限公司大客車,翻入道路左側約20餘米的冊溝後,兩車及貨車內拉載的電石起火,造成24人死亡,1人重傷,2人輕傷,6人輕微傷。交管部門透露,這次事故是本市建國以來最嚴重的一起交通事故。


相撞兩車先後失控撞斷防護欄,翻下高速路,隨後起火燃燒。


圖為消防人員正在扑救電石引發的大火。


凌晨4時,燒燬的客車被運離現場。當日上午,現場救援工作基本結束。

北京八達嶺車禍倖存者回憶驚魂一刻

  十二月四日,陽光很好,只是風有點大。

  這一天,三十八歲的煤礦工王剛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澡,小心翼翼地把四千多元工錢放在行李箱最隱秘的地方,然後又把手頭的兩千多元錢藏在貼身的內衣裡,這是他一年的工錢。

  儘管從河北蔚縣到北京的旅途並不順暢,但絲毫不影響王剛愉快的心情,因為他知道,在重慶老家,他的妻子和兩個兒子正在家中等待著他的歸來。

  在開往北京的大巴上,和其他乘客一樣,王剛一邊哼著小調,一邊欣賞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偶爾瞟兩眼車內放映的舒淇和方中信的對手戲,電影的名字似乎是《救命2之怪物》亦或別的?總之是恐怖片。

  汽車在呼嘯的寒風中駛進蒼茫暮色,王剛正昏昏欲睡,卻感覺到汽車被猛烈的撞擊,然後他的耳邊響起了慘烈的呼號--「媽啊」、「娘啊」、「爹啊」、「救命啊」--王剛一時竟分不清周遭的一切是電影裡的場景還是真實的噩夢。但身上的巨痛和刺鼻的濃煙提醒他這是一出悲劇,必須盡快逃離。

  幸運的是,王剛坐在大巴右側倒數第三排,而汽車掉到左側二十米余深溝時是左側著地,他的傷不重,又正好離右側的一個缺口不遠,他是八個從那個缺口爬出窗外的幸運者之一,他依稀的記得,爬出來時蹬到了某個人的腿或者骼膊。

  就在王剛爬出大巴的同時,兩輛事故車輛著起了大火。烈焰和濃煙在山口八級大風的吹拂下,越升越高。

  「我參加過
礦難、雪崩、坍塌、車禍等各種救援不計其數,這一次的慘烈超乎我的想像」。參與救援工作的北京市紅十字會九九九急救中心副院長郭肅清的感受,可能比所有倖存者還要真切--

  兩輛事故車輛完全變形,一具具屍體被燒得面目全非,有的屍塊已經與車身緊緊粘連,空氣中充滿屍體燒焦的腥味與電石燃燒時的乙炔味道……工作人員冒著零下十餘度的低溫,踩著沒膝的泥水小心翼翼地清理現場,直至五日凌晨五時才結束。

  「所有的事故都有徵兆」,倖存者劉建華回憶,出發前,原本下午一時從河北蔚縣開往北京的大巴因為故障維修推遲了兩個小時才出發,後來路上又出現一次「罷工」,所有乘客不得不換乘正好從北京趕往蔚縣的一輛京籍大巴。返京途中,這輛京籍大巴因為
超載,又將五名乘客趕了下來……

  「那輛河北籍大巴比京籍大巴命大,正如我比和我一同回家的兩位老鄉命大。」坐在王剛周圍的七八個人沒有一個人能夠逃過此劫,而王剛的傷勢並不重,惟一遺憾的是行李箱的四千塊工錢被燒沒了。

  「噩夢醒來是清晨」,同樣大難不死的劉建華今天上午睜開眼睛時已躺在急救中心的病床上,他的傷也不重,但令他噓唏不已的是在車上與他交談過的所有乘客無一倖免,尤其是車上唯一的一位五六歲的孩子,只要一閉上眼睛,劉建華就會想起那雙清澈透亮的大眼睛。

  據官方發布消息證實,這起由裝載電石的大貨車追撞上北京長途大客車的事故已造成二十四人死亡。

(中國新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