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東海一梟:在季羨林先生頭上撒泡尿

2005-11-08 06:5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新華社消息:中國詩人季羨林、高佔祥、李國彞在第19屆世界詩人大會上當選世界桂冠詩人。據說桂冠詩人的稱號在詩學界被認為是最崇高的榮譽,只有詩力深厚的詩人才有資格獲得,據說季羨林創作的《泰山頌》、高佔祥的《和平頌》征服了參會詩人,在十多位提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

高佔祥的《和平頌》和李國彞先生的獲獎作品無緣過目,季羨林的《泰山頌》是這樣的:

巍巍岱宗,眾山之巔。雄踞神州,上接九天。吞吐日月,呼吸雲煙。陰陽變幻,氣象萬千。興雲化雨,澤被禹甸。齊青未了,養育黎元。魯青未了,春滿人間。星換斗移,河清海晏。人和政通,上下相安。風起水湧,處處新顏。暮春三月,雜花滿山。十月深秋,層林紅染。伊甸桃源,誰堪比肩。登高望岳,壯思綿綿。國之魂魄,民之肝膽。屹立東方,億萬斯年。

這是一首仿古(讚或銘)四言詩,卻仿得不倫不類。「平仄通押」乃詩之大忌,古詩可一韻到底,也可四句一轉韻,但韻腳不能像此詩這樣「千,甸,膽,年」亂押一氣的。讚或銘寬鬆些自由些,平仄通押的情況亦極少見。就算當代人仿古,可以拋開舊制與時俱進,但本詩中「雄踞神州」與「屹立東方」,「呼吸雲煙」與「興雲化雨」,「澤被禹甸」與「養育黎元」,「暮春」與「三月」,「十月」與「深秋」等,意思都相近或差不多,在一首短詩中陳詞成語毫無必要地重複 堆砌,這又犯了詩之大忌。

問題多著呢。「登高望岳」,彆扭。這裡岳只能指泰山,是在泰山高處望泰山還是登另一高山望泰山呢;「壯思綿綿」?柔情才綿綿呢,既稱壯思,當有激盪、雄壯、浩渺的意思,形容以綿綿,雖無不可,畢竟彆扭;「齊青未了」與「魯青未了」是化用杜詩「齊魯青未了」的,把一句拆成兩句,詩意全無,點金成鐵;以「國之魂魄,民之肝膽」頌泰山,離題萬里,不知所云;其餘寫景句子,也沒寫出任何泰山特色來,套在任何一座山上都可以;結尾枯燥之至,毫無餘味…。此作倘是中學生所寫,馬馬虎虎啦,出自國學大師之手,未免有辱大師之名。

詩臭藝劣也罷了,對於一個耄耋之年的老人,不作苛求。令我不恥的是此老借歌頌泰山之機向中共大飛媚眼。在中共特權資本主義、國家恐怖主義日甚一日的時候,在此貧富兩極分化、官場極端腐化、官民矛盾激化、生存環境惡化的形勢下,說什麼「春滿人間」,什麼「星換斗移,河清海晏。人和政通,上下相安。風起水湧,處處新顏。」這不是睜眼說瞎話麼?

老季這麼頌上一頌,讓文化積澱深厚、象徵意義豐富的泰山蒙羞!一首非古非今陳詞瀾調的順口溜詩和歌功頌德的馬屁詩,要藝術沒藝術、要思想沒思想、要意境沒意境,居然「征服了參會詩人,在十多位提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桂冠」,遺笑大方呀。

尊老乃傳統美德,何況季先生據說是國學界泰斗北斗,作為晚輩本不該出口不遜。可是,大師要有大師的尊嚴,前輩要有前輩的風範,年高還應有德,德高才能望重。孔老二強調溫良恭儉讓,卻也會罵「老而不死是為賊」呢。季先生別說與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獨立知識份子相比,便是做一個普通學者也不夠格-----躲進書齋不問政治埋頭做學問也罷了,都九十多歲人了,還這樣一副媚態軟骨幫閑幫忙的樣子,累也不累?羞也不羞?

大流氓劉邦起事後,每有文士求見,常命其免冠並用其冠作尿壺。老梟拜讀季老《泰山頌》,梟臉為泰山為國學而紅,忍不住向劉邦同志學習一把,放膽在季羨林先生戴的「世界桂冠詩人」桂冠上撒一泡尿玩玩。同時也寫了一首《泰山頌》,即興之作,平庸之極,卻也足以與老季爭一詩之長了。梟頌曰:

岩岩岱宗,偉峙天東。萬邦所瞻,五嶽最崇。中正純粹,元氣洪朦。陰陽闔辟,萬象包容。瀑懸白練,塔鎮黑龍。秋林染丹,春色蔥蘢。奇石古碑,漢柏秦松。佳境勝跡,文化鐘嶸。歷劫滄桑,依然稱雄。日月同壽,造化同功。回顧九州,黑霧濛濛。千古一概,政苛虎凶。願繼往聖,重煽仁風。壯我民魂,佑我歲豐。系黃河帶,捧海日紅。天門一嘯,萬里清風。

東海一梟2005-11-3
首發《民主論壇》網址:http://asiademo.org/gb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