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高層恐慌 大規模抓捕異議人士(圖)

2005-05-02 07: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曾寧先生認為目前中國國內比較嚴峻的政治形勢,是最後黎明前的黑暗

據大陸異議人士提供的消息,中共近幾日來開始了新一輪的對各地異議人士、民運人士的大規模傳訊、抓捕行動。大紀元記者辛菲5月1日採訪了貴州民主人士曾寧先生、上海民主人士李國濤先生以及廣西民主人士黎小龍先生。

他們表示,各地多名異議人士近幾日內都遭到傳訊或者抓捕,包括:重慶的許萬平先生,上海的李國濤先生,廣西的黎小龍、薛振標先生,貴州的曾寧、李任科先生,東北的冷萬寶先生,等等,其中李國濤先生於4月29日被當地警方竊聽電話、跟蹤、限制人身自由、辱罵甚至毆打,許萬平先生30日被抄家、抓捕至今未被釋放。

4月29日晚,黎小龍先生由北京參加趙紫陽百日祭奠返回南寧,在火車站被廣西南寧警方綁架,經過一個晚上的審訊之後,黎小龍先生於4月30日早上獲得釋放;黎小龍先生獲得釋放的同時,南寧警方拘捕了薛振標先生,薛振標先生在當日傍晚獲得釋放。

30日中午11點50左右,貴陽3名國安人員到李任科先生家中,和李任科先生進行了半個小時左右的談話;30日中午,午飯之後,有一些安全人員對曾寧先生進行跟蹤和傳喚。

4月30早上7點半左右,許萬平先生剛從四川遂寧歐陽懿先生處旅遊訪友回到家中,重慶警方把他帶走。中午12點左右,10多名安全人員將許萬平帶回家中,對許萬平家進行查抄,沒收了電腦,文字資料,還有存摺和現金。同時,有多部攝像機對許萬平家的整個抄家過程進行了攝像。

中共高層恐慌 內部鬥爭激烈

曾寧先生表示:從我們現在瞭解的情況來看,整個這一系列的拘捕事件不僅僅發生在廣西、貴陽和重慶,我們估計全國各地都可能發生了類似的拘捕異議人士、侵犯人權的嚴重事件。中國政府有可能會利用這次中共高層在反日示威的強硬態度和一些不負責任的批示,作為一個契機,來進一步迫害和打壓國內的異議人士。

曾寧先生指出,《九評》和退黨大潮的出現,近日全球聲援百萬人退黨活動,在相當程度上衝擊、消減了中共的獨裁專制,使中國政府感到非常恐慌。反日運動後中國政府預感到中國社會的不穩定隨時有可能對中共的政權、中共的獨裁專制的體制構成威脅,隨時可能把民族主義的矛頭指向中共當局,使得中共非常恐慌。

另外,海內外對法輪功的和平抗爭的廣泛和高度的關注,趙紫陽的百日祭奠活動,台海兩岸的關係,國共兩黨的所謂會談,整個海峽兩岸局勢的發展和演變,還有即將到來的「五四」、「六四」等等,都是促成中共在近一個時期以來神經高度緊張的原因,這一系列形勢的發展,相互之間有非常緊密的聯繫,都使中國政府感到極度驚慌。

師濤被判刑10年,張林先生被拘捕,鄭貽春被法院開庭,國內進一步大規模抓捕迫害法輪功人士,對待法輪功不斷下達文件在每個單位落實批判,對異議人士進行的大抓捕,制定新的上訪條約進一步限制民眾的自由,更加充滿了對上訪人民群眾的敵視,等等,都是中共高層極度恐慌的表現。

這幾個事件在同一時間內發生,因此促成了目前中國國內的比較嚴峻的政治形勢的出現,我們認為這是最後黎明前的黑暗。

曾寧先生同時表示,中共高層對待反日運動的政策的變化,實際上同時反映了中共高層在這一系列問題上認識的分歧和不一致,這種分歧是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結果。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是必然的,是必然會發生的。這一系列的事件,相互之間都在對中國社會的演變和發展產生了一種共同的合力。

曾寧先生呼籲國際社會給予高度的重視,高度的關注,他說:到目前為止,許萬平先生被抓捕以及其他人士受到傳喚,隨時可能面臨被抓捕的情況,有相當一部分海外國際人士還不知曉,所以我們希望通過你們把這個事情披露出去,希望更多的人士關心中國大陸這一個時期以來,尤其是反日遊行示威以後,中國大陸隨時可能出現的一些新的人權案例。

廣西黎小龍、薛振標被傳訊

4月29日晚,黎小龍先生由北京參加趙紫陽百日祭奠返回南寧,在火車站被廣西南寧警方綁架,經過一個晚上的審訊之後,黎小龍先生於4月30日早上獲得釋放;黎小龍先生獲得釋放的同時,南寧警方拘捕了薛振標先生,薛振標先生在傍晚獲得釋放。

黎小龍先生向記者表示,警方主要是詢問兩方面的事情:一個就是近日接受大紀元的採訪,聲援紐約百萬人退黨大遊行活動;另一個就是去北京參加趙紫陽百日祭奠的事情。

黎小龍先生和薛振標先生本月22日和廣西民主民運人士一起參加中國20多省市聲援紐約百萬退黨大遊行,黎小龍先生希望大家能夠大量地把《九評》推廣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以此喚醒更多中國人對共產黨的認識。

黎小龍89年走上街頭支持北京學生民主愛國運動,1998年6月24日,美國總統克林頓到中國桂林訪問,黎小龍被廣西警方拘押在玉林市,黎小龍被拘消息發出後,不僅各大通訊社作了報導,美國ABC,CNN,CBS等各大電視臺也致電來詢問詳情。1998年8月2日,黎小龍先生與國內各地異議人士聯名致函江澤民,表示願意陪同王有才等人坐牢。2005年4月7日,他與西南各省異議人士聯名抗議杭州警方和四川警方拘押四川異議人士歐陽懿先生。

趙紫陽先生去世他與廣西東海一梟先生、薛振標先生共挽:春陽未來,紫陽已經走了;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堅守良知,維護道義,生而無畏,死而無悔;追求民主,嚮往自由,死者已矣,生者何為?

重慶許萬平被抄家抓捕

曾寧先生介紹說,4月30早上7點半左右,許萬平先生剛從四川遂寧歐陽懿先生處旅遊友回到家中,重慶警方把他帶走。中午12點左右,10多名安全人員將需萬平帶回許萬平家中,對許萬平家進行查抄,沒收了電腦,文字資料,還有存摺和現金。同時,有多部攝像機對許萬平家的整個抄家過程進行了攝像。

曾寧先生表示:現在許萬平先生還沒有放回來,完全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我們估計短時間內獲得釋放的可能性不大。從抓捕許萬平先生的陣勢,我們判斷估計重慶警方,甚至於中共高層會有更進一步的,更嚴重的對許萬平先生的人權迫害。

曾寧先生表示:大規模抓捕異議人士,主要是因為近一個時期以來,大陸發生的反日遊行活動,被中國政府認定背後有一些黑手在操縱,將其演變成針對獨裁和專制的中共,進而要求更多的政治民主和人權自由的運動,所以,中共高層和行政部門就開始了一系列深挖,要抓出所謂的反日遊行幕後黑手。

曾寧先生表示,許萬平先生之所以遭到比其他人更為嚴重的處罰,還有更深層的原因:重慶警方在一個時期以內,認為許萬平先生給重慶警方帶來了很多麻煩,因為許萬平先生在異議活動和網際網路論壇上比較活躍,做了相當多的為了中國的民主化和人權事業奔走呼籲的一些工作,重慶警方對許萬平先生非常頭痛,借這一次中央高層認定反日遊行背後有黑手的時機,認定許萬平先生和這個事情有非常緊密的關係,因此把這個事件作為抓捕許萬平先生的導火索。更深層的原因就是因為許萬平先生一個時期以來為中國大陸的人權事業和民主運動做出了很多小有成就的工作。

許萬平先生,今年44歲,失業,義務為實現中國民主、法制、人權、自由夜以繼日地工作,於上世紀1979年參加工作。1989年因參與「六 .四」民主運動及「六.四」大屠殺後準備組建「中國行動黨」推翻暴政(國家檔案館有《判決書》),被中國當局迫害入獄八年並失去工作。1998年又因籌組 「中國民主黨」,以實現中國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社會等而被中共當局以所謂「煽動下崗工人鬧事」莫須有罪名迫害入獄三年。2001年再次出獄後,許萬平先生繼續無悔無怨地積極從事推動實現中國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社會活動。

4月13日,許萬平先生突然收到一張被偷偷丟進家中的《停發最低生活保障金通知》單,上面提出的理由是「因你使用手機和電腦」,落款時間是「二月二十四日」,落款部門是「大渡口區民政局」。許萬平先生一家唯一的生活來源因此被剝奪了。

許萬平先生4月15日發出強烈的呼聲:「維權從我開始!!!捍衛人權、爭取自由權利是每一位公民的神聖使命!今年就是我的維權年──」他表示:1。抓住不放,以此掀起一個又一個全國性的民運大互動,併發展成整個民間的維權抗爭。2.具體形式:國內網上呼籲、聲援、簽名,走上街頭徵集簽名,組織簽名民眾到政府部門抗議等。3.要求對話等。

曾寧:中共企圖抓捕反日活動幕後黑手

曾寧先生指出,最近一系列大抓捕事件與反日遊行有很大關係。中共高層和行政部門認為反日活動背後有黑手,是因為:剛開始的時候,中國政府要利用民意達到反日的目的,但是中共高層又很不希望反日運動演變成真正的民主愛國運動,擔心反日運動演變成針對中共當局的反獨裁、反專制,要民主、要自由的運動,因此就認為反日活動後面有政治黑手在操控,認為境內外「敵對勢力」在聯手試圖幕後策劃、掌控中國大陸的反日活動,在引導人們轉向反中共的活動。

中共高層在反日活動初期是想利用民意、民間的反日情緒來達到反對日本加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目的,後期中國政府開始意識到反日、抗日活動有可能轉化成針對中共現政府的愛國民主運動,演變成針對獨裁和專制,進而要求更多的政治民主和人權自由的運動,因此中國政府的一些高層人士在經過了一系列的權力鬥爭後可能有一系列內部指示,認為反日運動由幕後黑手在操縱,因此行政部門就開始了大規模的在全國各地的一些抓捕和傳訊活動。

作為行政部門,除了一方面完成中共高層的批示,向中共高層交差,另一方面,就是因為網路上出現了類似於「告抗日愛國運動同胞書」,或者類似於「新抗聯」這樣的組織的形式發布的一些文告。尤其是「新抗聯」這樣的文告在各地的警方和我們的談話過程中都反覆涉及這個話題。他們說他們有足夠的證據,「新抗聯」就是國內的這些異議人士、民運人士在背後操縱。「新抗聯」實際上,是海外的一些朋友以「新抗聯」的形式對整個抗日運動試圖進行一些影響,試圖將抗日運動引向一個正確的軌道的努力和嘗試。

曾寧: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

曾寧先生指出,剛開始的時候,中國政府覺得民意可用,縱容、默許甚至煽動、利用民眾的抗日愛國熱情,來達到反對日本加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目的,實際上另外一個目的,中共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執政合法性已經喪失,覺得民族主義是唯一可以利用的用以維護、維持自己執政合法性的手段。

曾寧先生指出,民族主義、群眾運動是一把雙刃劍,既可以達到暫時維持已經喪失執政合法性的專制和獨裁政權的執政的目的,同時民族主義本身又可以消減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隨時有可能演變成真正的愛國民主運動的精神來源和群眾情緒表達的來源。

中國政府意識到剛開始的抗日運動,隨時有可能發展演變為愛國民主運動,以後,愛國運動的矛頭將會直接指向獨裁專制的現政權,直接演變成要求更多更大的政治主權、政治人權的轟轟烈烈的愛國民主運動,中國政府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因此採取了急煞車的形式,為了平息民眾的情緒,甚至於不惜用「欲加之罪」的形式,給反日運動帶上幕後黑手的帽子。同時也是在試圖嚇唬民眾,達到控制和整肅異議活動人士的目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