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精神病院裡的黑暗折磨 (三)(組圖) 中共鎮壓以來 法輪功走過的路系列

2005-03-21 06:2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張方良,男,47歲,重慶市榮昌縣廣順鎮人,曾任職榮昌縣副縣長,為官清廉。2001年10月6在重慶市銅梁縣城被綁架, 7月8日在銅梁縣醫院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導致神智不清、精神恍惚. 於2002年7月9日去世.榮昌縣610恐怖份子企圖掩蓋張方良在銅梁縣醫院被注射不明藥物致死的事實真相,重兵把守火葬場,且拒絕人們前去弔唁, 還造謠宣傳張方良是自殺的.當地群眾議論紛紛,一位在行政單位開小轎車的司機說:媽喲!榮昌縣唯一的一個清官被抓了,那些貪官反而沒事。

前任護士遭精神折磨成精神病患

1.賀祥姑(He Xianggu):女,39歲,湖南省長沙市婦幼健康中心護士。
2.張小梅(Zhang Xiaomei):女,湖南省長沙市婦幼健康中心護士。
地點:湖南省長沙市赤嶺路94號,湖南精神病院。
2000年1月1日,當局將賀祥姑與張小梅女士強押至長沙市的湖南精神病院,只因為她們曾上訪北京請願,向政府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們在精神病院期間被迫服用過量的精神病患專用藥物,那些藥物導致她們出現多重身心症狀。她們還被注射長效神經阻滯劑(氟呱啶醇),那是一種專門治療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藥物。她們身心受虐兩個多月。
2000年8月19日,賀女士只因為擁有法輪功書籍而再度被綁送至湖南精神病院。院方除了每天配給她過量的精神病患用藥劑,還為她注射雙份劑量的氟呱啶醇。氟呱啶醇所造成的影響頗為劇烈,不到半小時,賀女士的胸部便痛得像心臟病發一樣。藥效一抵達中樞神經系統,運動異常與肌張力異常的病徵馬上演變成舌頭、臉部、嘴部、與下顎等部位不由自主抽動的舞蹈症症狀,甚至還影響到她的上身及四肢。賀女士的視力減退,也失去了與人溝通的慾望,因為她光是要開口就非得費盡力氣不可。賀女士身上還出現其他嚴重的後遺症,包括有情緒不穩、坐立難安、失眠、焦慮、激躁、抑鬱、嗜睡、精神混亂、頭痛、及暈眩等。
到了2000年11月賀女士已不成人形,根本就不像個人樣,完全是一付痴呆像。她的眼神呆滯,面無表情;彎腰駝背,手捧著肚子。旁人跟她說話她沒反應,就算慢慢的問她問題,她也幾乎說不出一句話來。


一名被關在中國精神病院中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妹妹吳莉莉在橫濱召開的記者會

陳碧玉三度遭拘押於福州精神病院並被施打藥物

陳碧玉(Chen Biyu):女,福建省福州市中國工商銀行臺江支行職員。
地點:福建省福州市福州精神病院。
1999年11月,陳碧玉女士於上訪北京向政府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時遭到逮捕,她返家後被拘押於水頭看守所。1999年12月她因為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送到福州精神病院。她在那裡被強迫灌食精神治療藥物。
陳女士後來從精神病院逃脫。2000年1月7日她再度被捕,直接被送到精神病院去。醫院第二區的主治醫師在院方高層的授意之下,雖然明知陳女士心智健全,仍用電針虐待她,並為她注射損害神經的藥物。在酷刑凌虐下,她記憶消退而且失禁。後來她被轉至另一所醫院,因為付不出醫藥費而出院。她回銀行復職,而他們試著逼她辭職,但陳女士向銀行據理力爭,因為她遭受了不公正的懲罰。然而正因如此,她又被送回福州精神病院,最後也被銀行開除了。

瞿醫師在精神病院裡受虐六個月

1.瞿亞男(Qu Yanan):女,46歲,安徽省合肥市榮事達診所醫師。
2.另外三名法輪功學員:安徽省合肥市的操萍(Cao Ping)、朱為芙(Zhu Weifu)、林桂源(Lin Guiyuan)。
地點:安徽省合肥市黃山路316號,第四人民醫院(此乃一精神病院)。
瞿亞男醫師上訪北京請願,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因而遭到逮捕,硬被送至第四人民醫院(此乃一所精神病院)。那裡的醫師將她與其他4、50名精神病患關在一起。瞿醫師因為不肯接受靜脈注射點滴,便被綁在床上、用針頭插了十幾次。他們為她注射鎮靜劑,折磨她直到子夜。瞿醫師為了抗議遭受不人道的待遇,於第二天起開始絕食,並要求被釋放。從那時候開始,瞿醫師每天從鼻子被強迫灌食兩次,她的鼻腔及食道因此而出血。他們每天給她注射兩次鎮定劑院方在為她強迫注射麻痺藥物十多天後,開始強迫她每天兩次服用精神病患專用的藥物。有一次他們發現瞿醫師偷煉法輪功,便立即將她綁在床上,並從當天起將劑量增加一倍。這些注射藥劑的長期作用極具摧毀性,她變得十分疲倦、行動緩慢、雙手抖動、視力衰退,成天昏沉。有一天瞿醫師要走去廁所時突然覺得頭昏,然後就失去意識倒在走廊裡。由於藥物的毒性她出現泛發性浮腫的症狀,她全身腫大,腰圍從20英膨漲到35英。
瞿醫師要到2000年11月22日才被釋放,她總共被關了六個月又六天。其他與瞿醫師一起關在同一間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有:操萍、朱為芙和林桂源,他們在院裡的遭遇也差不了多少。



兩張照片的對比: 吳玲霞被勞教所折磨的不成人形 含冤去世


吳旭珠於佳木斯精神病院受虐後導致記憶喪失

吳旭珠(Wu Xuzhu):女,45歲,前為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城鄉建設委員會計財科會計。
地點: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佳木斯第三人民醫院(亦稱佳木斯精神病院)。
2001年2月9日,吳旭珠女士前往北京請願,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公安拘留她,並將她送回佳木斯市的永紅公安站。2001年2月14日,她工作單位的高層也不問有無醫學或法律根據,硬將吳女士送進佳木斯精神病院。那裡的醫生不做任何檢驗,就宣稱她患有抑鬱症。院方接著便將她綁在床上毆打她,還把藥硬灌進她嘴巴裡去。院方在為她進行靜脈點滴注射八天後,改用口服藥丸,那是俗稱「可樂靜(或稱冬眠靈)」的抗精神病藥物的一種。在接受靜脈時,吳女士覺得口渴、暴躁;她出現運動異常的症狀,舌頭因肌張力異常而突出,腿部肌肉痙攣。她的腳軟,根本無法行走。她全身都痛,很容易就變得激躁。服用口服藥丸後,吳女士覺得虛弱無力,此時她深受記憶衰退、嗜睡、慢性頭痛所苦。2001年3月13日,她因為付不出醫藥費而出院。院方拒絕給她診斷報告或任何就診記錄。
法輪功學員於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受虐
1.邱麗英(Qiu Liying):女,河北省石家莊市石家莊煉油廠化驗員。
2.段津津(Duan Jinjin):女,24歲,河北省人。
3.何靜(He Jing):女,23歲,河北省唐山市華聯商業大樓職工。
4.趙淑英(Zhao Shuying):女,50歲,河北省廊坊市三河縣人。
地點:河北省唐山市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又名唐山第五醫院)。
2000年6、7月,河北省第一勞教所暗地裡將邱麗英女士、段津津女士、何靜女士、趙淑英女士等法輪功學員送至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只因為她們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
這四位女子和40名重度精神病患關在一起,完全與外界隔絕開來。雖然她們一入院所做的檢查顯示她們是健康的正常人,她們的記錄表上卻標示為「偏執性精神病」。她們的家屬完全未被告知她們被送進了精神病院。
她們四個對藥物都有嚴重的抗藥反應,有些甚至危及性命。她們請求院方不要強迫她們服藥,因為她們是健康的人,但院方說只要她們放棄修煉法輪功,這種虐待行為就會停止。護士長向勞教所管理處的張姓領導報告,說這幾位學員對藥有嚴重的過敏反應,然而張姓領導叫他們只管繼續給藥就是了。院方經常使用藥物及電擊來行事,有一名學員在遭電擊後手腳開始發抖,人變得緊張害怕。
學員們為了抗議非法羈押與虐待的行為便進行絕食抗議,但卻遭院方強迫灌食;護士長還將未經消毒的灌食管留在她們胃裡整整一個星期。塑膠做的管子在她們體內膨脹,她們喉嚨腫大,幾乎全被痰給堵死了。
邱女士進行絕食抗議三個月的時候,心舒張壓只有30 mm Hg,然而院方卻給她服用抗精神病藥物。第二天邱女士的臉腫了起來,呼吸困難,但院長和包醫師堅持繼續用藥,並多次為她施行電擊治療。經此番折磨後,她的舌頭因肌張力異常而突出長達12小時。她也出現心悸的現象,臉、嘴、舌頭都發紫;並且頭痛欲裂,害她在床上翻來滾去。她後來形容當時真是「生不如死」。而段女士同樣也是痛得無法入睡。
院方將何女士綁在床上,好將液體與食物灌近她體內。只要何女士拒絕服藥,院長便指示護士長增加一倍劑量。被灌了藥之後,何女士無法起身,面容槁灰、精神混亂、日夜昏睡,甚至失禁了也不自覺。院方換新的未經消毒的塑膠管來進行強迫灌食。這些新的塑膠管傷害了她們的鼻腔,使她們大量分泌鼻涕,何女士更是涕淚齊下,且出現頭痛和心悸的症狀。
趙女士入院第一天手腳就被綁在床上,好幾個人把她壓住,將針頭插進她身上。她的血濺了整個床鋪和地板到處都是。沒有人通知她的家屬她被送進了精神病院。2000年6月,趙女士被強灌及注射藥物後出現精神錯亂的現象;她因為藥會使她緊張並使她多次昏厥而拒不服藥,卻遭電擊對待。她醒過來後放聲大哭,求她丈夫帶她回家,但院方拒絕放人。她的工作單位告訴她只要她放棄法輪功,就可以以正常人的身份釋放;不然的話,她就會被當作患有強迫性精神官能症患者,必須繼續住院,還會持續遭受藥物注射及以電擊相待。

安康精神病院醫師強迫用藥並凌虐法輪功學員肉體
來自河北省的學員,計有:
梁志芹(Liang Zhiqin):女性;倪英琴(Ni Yingqin:女性,53歲;董淑桂(Dong Shugui):女性;趙惠霞(Zhao Huixia):女性;馬晉華(Ma Jinhua):女性;邵麗燕(Shao Liyan):女性;張淑娟(Zhang Shujuan):女性;李麗農(Li Linong):女性。
地點:河北省唐山市安康精神病院。
過去兩年來,安康精神病院一直在拘押法輪功學員並加以凌虐。下列為幾個法輪功學員在這間醫院裡受虐的案例。
梁志芹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捕,被送到開平勞教所。2001年1月,她遭受電擊棒酷刑虐待。為了抗議非法羈押與虐待行為,她與其他幾位同修進行絕食抗議。她便被送到了安康精神病院,在這裡她的手腳被綁在床上,然後被迫服用專治毒癮或精神疾病的藥物。一被注射藥劑她馬上感到胸口劇痛,在床上痛苦地掙扎。之後好幾天她四肢無力,甚至連日常小事都做不來。粱女士因為被注射藥劑的胸口劇痛,昏倒過兩次;然而醫院某主任醫師聽聞此事後,卻說:「你要是再絕食看看,我就打另外一種藥,讓你更加痛苦。」有一次她因為與他人談論法輪功,而被懲罰吊在走廊上,只有腳指頭構得到地。她因為長時間僅單手被吊起來而昏了過去,瞳孔放大,膀胱失禁。


國內學員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被警察迫害後強行注射藥物的收據


倪英琴女士因為安康精神病院的醫師懷疑她私煉法輪功,手被銬在走廊上好幾小時。一名醫師掌摑她臉部許多下,而另一名醫師在旁出言威嚇。接著他們為她注射一種藥,一注射後她便嚴重抽搐、刺痛難堪。之後她覺得昏昏欲睡,有好幾天無法平穩地行走。
董淑桂女士與趙惠霞女士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進行數日絕食抗議後,被轉送至安康精神病院。一入院她們便聽到一名醫師說:「先給她們倆來上一針。」注射後她們馬上變得焦慮、坐立難安。她們四肢抽搐而麻木,渾身無力,想走路也走不上幾步。頭腦變得不清楚,難以入睡,痛苦地在地上轉圈。董女士則因為煉法輪功,於絕食抗議第14天時被銬上了好幾小時的手銬。
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馬晉華女士、邵麗燕女士、以及張淑娟女士也被注射了同樣的藥劑,而且也被綁在床邊好幾天。她們的身心都慘遭安康精神病院的醫師摧殘。
李麗農女士因為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她的單位非法送進安康醫院。她在醫院裡被拘押了兩個月,身心皆深受折磨。她每日都被迫服用治療精神失常及毒癮患者的藥物;被注射這些藥劑之後,李女士的意識不清、呆滯、緊張,走路需要人攙扶,而且說話不清楚。她也曾被綁在床上達三天之久。


國內學員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被警察迫害後強行注射藥物的收據

劉建利被工作場所送進精神病院

劉建利 (Liu Jianli):河北省玉田縣南倉煤礦職工。
地點:河北省唐山市立精神病院。
1999年8月29日,劉建利先生上訪北京,爭取修煉法輪功的權利,隨即便遭到逮捕。中央政府採取連坐法的政策:只要有學員前往北京請願,其工作職場的領導便會受到上級單位的指責與處罰。劉先生工作單位的共黨領導為了規避此種懲罰,便謊稱他患有精神疾病,但劉先生其實健康得很。他們將他丟進唐山市的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劉先生被強迫服藥,並逐漸增加註射耗損體力的藥劑。劉先生於醫院遭受此般虐待後幾乎無法正常行走。

周醫師被拘押於濰坊市立精神病院達81日

周恩光(Zhou Enguang):女,47歲,山東省濰坊市醫師。
地點: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濰坊康復醫院精神疾病科。
1999年12月8日,當地政府因為周恩光醫師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而將她送到濰坊康復醫院的精神病房;但從來沒有入院記錄及診斷報告存在。周醫師也從未被告知任何診斷結果、治療計畫、或是使用的藥物。他們甚至不曾做任何醫療程序、使用藥物、或藥物反應的報告。
周醫師的家屬多次向高層請求釋放她;他們甚至去找過濰坊市濰城區衛生局的局長,但沒有下文。周醫師被迫在精神病院待了81天,最後是她的家人幫她逃了出來。為了不再被抓,周醫師離家出走、無家可歸。她的丈夫因為她的逃脫而被拘留了兩天,就關在濰坊康復醫院精神病房一間不到10米平方的房間裡。他們還威脅他要是不交出周醫師來,就撤銷他職務,開除他的公職。

一家有兩人被關在同一間精神病院裡

1.龍翠華(Long Cuihua):女,江蘇省昆山市張浦鎮北村人。
2.周月林(Zhou Yuelin):男,龍翠華之夫,江蘇省昆山市張浦鎮北村人。
3.周強(Zhou Qiang):男,龍翠華之子,湖北省武漢市武漢測繪科技大學(Wuhan Topography and Cartography University)。
龍翠華女士、他的丈夫周月林先生、及其子周強先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2000年6月28日,一家三口都被送進看守所。在監禁期間他們便屢次接受訊問,遭到各種人身攻擊、惡毒的酷刑、辱罵、及毒打。2000年7月28日,龍女士的丈夫獲釋,龍女士母子則被送進昆山市的城北精神病院。他們被當成精神病患看待,並被迫服用精神治療藥物十多天。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