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位父親致信」尊敬的國內外媒體」

2005-03-21 01:0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您好!

你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封信,是一位父親在女兒被惡徒強姦未遂謀害致死後的泣血訴告。女兒冤死後,我到處奔波、到相關職能部門上訪、告狀;但由於凶手父母動用社會關係買通政法機關,一隻只幕後黑手層層阻擾,徇私舞弊、欺上瞞下、貪贓枉法!我奔波五年有餘,冤不能申,仇不能報,妻子也因女兒之死,急得精神失常。

我夫婦二人為上訪告狀,田地荒蕪,生活艱難。在此求天無路、訴地無門的絕境下,我只有求助於在新聞界從業的諸位,為我那冤死的女兒申冤。現在,我把我女兒黃芳霞在大悟縣棉紡廠慘遭謀害喪命的基本經過簡述如下:

小女黃芳霞,1997年考取湖北省咸寧財稅會計學校。當時家庭條件極為困難,她是靠父母在家種田、打柴,妹妹輟學外出打工供給,好不容易才完成學業。 2000年6月我女兒從學校畢業,我村的村支書李傳發(後在大悟縣城新月歌舞廳當老闆)聽說此事後表示要給我女兒介紹工作,但向我家索要三萬元介紹費。無奈家境貧寒,拿不出這麼多錢,但為了不耽誤女兒的前途,只得咬牙答應。

後來,李傳發通過他的熟人李承德(縣水電公司辦公室主任),聯繫上了談漢波(李承德的老表、孝感市華浩科技發展公司總經理),談漢波發話可以接收我女兒到他公司工作,還說要介紹我女兒給他表侄李冰華(李承德惟一的兒子)做女朋友。

我見事情談妥,就寫信到廣東我女兒實習的地方,讓女兒回來準備上班。2000年5月19日我女兒回家;5月21日我送女兒到孝感談漢波的公司面試。面試後,談漢波決定安排我女兒到大悟縣棉紡廠接任出納員的職位(該廠有談漢波公司的股份)。5月29日,我女兒到該廠報到。誰知我女兒上班才四天,不幸的事情就發生了。

2000年6月2日這天,我侄兒黃曉能突然通知我,說芳霞在城關出了事。當天下午三時左右,我心急火燎地和侄兒黃曉勇趕到縣人民醫院,只見我那可憐的女兒在搶救室裡奄奄一息,一問醫生,說已無生還的希望。我當即扑到在我女兒身上嚎啕大哭!

正當我悲痛欲絕時,張冬平要我說一下我女兒生前的一些情況,我以為他只是在履行一些必要的手續,我後來才知道他是在玩弄手段,那是一份同意火化的筆錄!!筆錄寫完後,張冬平要我按手印,李傳發見我猶豫,就強行拉著我的手往上按。最後,由李承德簽字,張冬平、李春生(綿織廠會計)幫忙搬運屍體強行火化。他們這是毀屍滅跡,掩蓋真相,製造冤案。

就在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了當時在場的有一些人:李承德及其妻女、李傳發、談德平(談漢波之弟)、張冬平(城東排出所所長)、萬鋒(大悟縣法院副院長、李承德的親外甥)等人。下午4時,談漢波趕到現場。6時20分,醫生宣布我女兒搶救無效死亡。據醫生解釋,我女兒是隔氧死的,而並非農藥中毒!醫生還說,我女兒進院時是被一個50歲左右的男人和兩個青年人匆匆忙忙送到醫院,說此女是服農藥自殺。我女兒一停止呼吸,早已在旁邊等待不急的李承德、李傳發等人搶著要將我女兒送往火葬場進行火化,我想我女兒生前性格開朗,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自殺?所以我堅決不同意,提出要作法醫鑑定,查明我女兒的真正死因。

我不明白,對於非正常死亡的人口,大悟縣公安局為什麼不立案調查死因就強行將人火化?為什麼李承德、李傳發等人會出現在現場?如果說我女兒真的是自殺身亡,為什麼張冬平、李承德、李傳發、萬鋒等人拒絕作法醫鑑定?這裡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決定自己去查清女兒的死因。在我細心的訪問過程中,棉紡廠的部分知情人吞吞吐吐,既憤慨又害怕,怕凶手的淫威,怕惹火上身。但還是有一些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人,告訴了我一些事實真相,但要求我為他們保密,不到萬不得已不敢出面作證。他們說,李承德過去在綿織廠當過保管,他的兒子李冰華是個流氓,仗著他父親的勢,經常到棉織廠調戲年輕貌美的女職工,人們對此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棉紡廠職工還告訴我,在我女兒上班之後,談漢波、李承德等人有意安排我女兒住一間沒有欄杆的破窗戶寢室,這是有意設計的陰謀,讓李冰華強暴我女兒,逼我女兒就範。誰知我女兒不從,大聲呼救,他們怕事情敗露,悉起毒心掐死我女兒,並買來農藥往我女兒嘴裡灌,製造服毒自殺的假現場。我還到醫院查看了病歷,結論是呼吸衰竭,系生前被人掐勒窒息瀕死時灌下農藥!!!

我女兒被害的那天早晨,李冰華帶著一幫狐朋狗友闖進棉紡廠,人們聽到我女兒的呼救聲,就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人們誰也不敢多事。過了片刻,李冰華和同伴急匆匆的衝出廠門走了。誰知道過了一會,李冰華和他父親李承德及同伴又回到了棉紡廠,折騰了一會就把我女兒抬走。正當人們在議論這件事的時候,李傳發突然闖到棉紡廠,用低沉嚴厲的口氣說:「今天發生的事情,日後有人來廠調查,你們應該說不知道,如果有人膽敢說真話,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交代完了,他也匆匆而去。

我女兒被害後,李承德深知事情鬧大了,便躲到外地,但被棉紡廠迅速追回,要李承德承擔相關的民事責任。李承德見勢不妙,便急忙找到李傳發出謀劃策,李傳發知道我女兒是他以找工作為名從廣東要回來的,怕脫不了干係,不得不入夥。緊接著李承德又找到自己在大悟縣法院任副院長的外甥萬鋒幫忙出主意,萬鋒便通過大悟縣公安局副局長萬道保,讓他招集城東派出所所長張冬平、談德平、綿織廠會計李春生及談漢波等人商量計策。

我明白了在我女兒被謀害後,大悟縣公安局不立案的原因;也清楚了真凶背後所牽涉到的複雜的社會關係。大悟縣公安局分管刑警大隊副局長胡功友是李傳發的姨弟,是胡下命令對本案不必偵破的。大悟縣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傳應是李傳發的堂兄弟,是他阻止不立案的。大悟縣法院副院長萬鋒市李承德的親外甥,本案自始至終他在起主要活動作用。孝感市華浩科技發展公司總經理談漢波是李承德的親老表,在孝感關係複雜。後來此案在孝感也不立案,談漢波和田力(孝感市政府秘書長、李傳發的拜把兄弟、曾經在大悟縣當過縣委副書記)起了主要作用。案發後,萬鋒通過萬道保(大悟縣縣公安局副局長),讓他指使屬下城東派出所所長張冬平破壞現場。張怕得罪上司,只好照辦。然後通知刑警隊作勘查,炮製假材料。

於是,公安局只憑假現場和偽證,就草率定論我女兒為服毒自殺。李傳發怕索要3萬元介紹費的事情曝露,李承德怕惟一的兒子受到法律制裁,談漢波怕受到經濟損失,所以這群人狼狽為奸,達成一致同盟,聯合作假案,利用各自的社會關係,掩蓋事實,製造冤案。

我女兒的死在社會上反響極大,人們紛紛議論說,棉紡廠有名女職工被人強姦未遂謀殺,因政法機關包庇真凶,死後竟然被公安局強行拖到火葬廠火化了,人白死了,大悟縣公檢法黑了天。

我見在大悟縣為我女兒申冤已然無望,於是我決定到孝感市公安局去上訪。誰知道他們又把關係疏通到孝感市,連時任縣委書記的李海華都出面了。由他帶隊到孝感市有關部門去匯報案情,同去的還有縣政法委書記戴傳亮,縣公安局副局長萬道保、胡功友,縣檢察院副檢查長李傳應,縣法院副院長萬鋒等6人。他們企圖掩蓋事實,矇混過關。因為在孝感市已經有政府秘書長田力和談漢波在孝感的各種關係,再加上孝感市公安局局長汪昌鐵又曾經在大悟縣擔任過縣委書記,怕牽連到自己。所以,孝感市公安局自然就不再要求立案,按照大悟縣公安局的假結論認定我女兒是服毒自殺。面對如此強大的勢力,我想為我女兒申冤實在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啊!

我上訪到湖北省省公安廳,有關領導作過批示,但沒有任何效果。當我再次到省公安廳上訪時,省公安廳保衛科竟然連門都不讓我進了。後來我才知道,大悟縣公安局信訪科的科長李克連是李承德的親戚,就是他打電話到省公安廳信訪處,說我是無理取鬧,叫省公安廳信訪處的同志不要再理會我。

後來,我們夫婦再次到孝感市公安局信訪科上訪時,趙科長很不耐煩,劈臉就打了我妻子兩個耳光,還惡狠狠地說:「打死你,看你還到處上訪!!」當場就把我妻子打在地上痛哭。從孝感市公安局出來後,我看著在一邊痛哭的妻子,想著女兒冤死在前,妻子被人毒打在後,望著茫茫蒼天,哭都哭不出來了。

五年來,我不斷為我女兒的冤情上訪。省公安廳信訪處不讓我見廳長,讓我找孝感市公安局。我不敢再找孝感市公安局,因為他們不僅不作答覆,說多了還要挨打。我再找大悟縣公安局副局長胡功友;我氣憤的說:「這人命關天的案子你們都不管,這大悟縣簡直黑了天。」胡局長不在乎的說:「你說黑了天就黑了天。」

2001 年春節前,我只好提著大銅鑼到省公安廳門口喊冤,信訪處李處長出面說:「春節後我們一定督促解決。」然後打電話讓大悟縣信訪辦的人把我拉回去。然而春節後,依舊沒有消息。而大悟一位姚副局長勸我說:「不要上告了,既然這麼多人開會商量擔這個案子,你到哪告都沒有用。」

當我再次到省公安廳上訪時,我聽見省公安廳信訪處張處長在電話裡問孝感市公安局:「你們是怎麼搞的,還不把這個案子處理一下?」而孝感市公安局在電話裡回答說:「我們假結論已經下了,我再怎麼處理呢?」我心裏猛然一驚,原來他們早就上下竄通一氣,要把我女兒冤案一直蒙哄下去。他們竟然這樣恣意踐踏法律,國法何在,天理何在啊!!!!!

一位父親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