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走到了生命盡頭:女囚臨刑前十小時記錄(組圖)

2005-03-17 18:5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3年國際禁毒日前夜,武漢市四名女毒犯走到了她們生命的盡頭。記者經有關部門和當事人允許,拍攝下她們在看守所度過的最後一個夜晚

  女囚,臨刑前的十小時記錄

  6月24日21時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穿過兩扇不大的鐵門,記者進入一個小院子,一排平房中,有三間房亮著燈。死囚就關在這裡。頭一間的女犯叫李菊花。中間關的叫代冬桂。記者來時,她們正在寫遺書和試穿新衣。





死囚室內的聚會。獄警和普通女犯(穿藍囚服者)努力安慰臨刑前的何秀玲(圖中帶手銬者)。圖右帶腳鐐者為馬清秀。25歲的何秀玲為湖北省仙桃市人,因非法攜帶7000克毒品被判死刑。49歲的馬清秀為湖北省保康縣人,因4次參與運毒2300餘克被判死刑。



何秀玲嫌白色的T恤顯胖。在她要求下,警方給她換上了黑色的衣服




何秀玲和馬清秀的「最後的晚餐」




在整個晚上,何秀玲的表情一直有點亢奮和誇張




李菊花臨刑前往手指上塗鮮紅的指甲油




臨刑前的代冬桂在整理服裝。41歲的代冬桂因販毒,與「毒梟」丈夫(販毒37.5公斤)一同被判死刑




次日早晨7時,何秀玲眼見大限已到,不禁淚流滿面




走向刑場

22時記者來到最尾的一間房,還未進門,就聽到一陣喧鬧聲。只見一群人正圍坐在地上玩撲克牌,兩名女警坐在椅子上觀戰。四五名「藍囚服」(普通女犯)中間夾著兩名著便裝者,其中一人「參戰」,一人在旁觀看。

  「參戰」者是何秀玲,「觀戰」者是馬清秀。

  如果不是有兩名女警在觀戰,如果不是兩名著便裝者戴著手銬腳鐐,如果不是在特殊的地點,完全像一場歡樂的聚會。

  何秀玲動作表情十分豐富,時而回頭問女警牌該怎樣打,時而像孩子般笑得前俯後仰。我在想,生活中的她應該是個可愛的女孩吧!再過10小時,她的生命就要結束了,她是真的灑脫,還是刻意誇張?

  牌一局一局,你喊我叫,看似熱鬧,其實看得出,沒有誰能真正投入。

  22時25分一名「藍囚服」提議,何秀玲歌唱得好,唱幾首歌吧,眾人附和。何秀玲答應,卻怎麼也想不起任何一首歌的歌名。聽說她最愛唱田震的歌,記者提議唱《野花》,何秀玲立即說:「對,《野花》。」

  她嗓音確實不錯。唱畢,大家鼓掌。女警道,「就憑你這嗓子,在哪賺不到錢呀?」何秀玲嘆道:「是啊,都是對感情太執著,上了他的當!我恨死他了!」

  接著一首《愛如潮水》以及在獄中剛學會的新歌---阿杜的《他一定很愛你》。她邊唱邊隨節拍晃頭,聲音依然高亢,卻明顯帶出沙啞,幾近吶喊。在深夜的看守所,很刺人。

  23時10分一名「藍囚服」端來水餃,何秀玲、馬清秀都說不想吃。「吃一點吧。」大家都在勸。一名「藍囚服」蹲在何秀玲前面,餵給她吃。勉強吃了三個,何秀玲直擺手:「不想吃了!」「會長胖的!」她補充道。

  23時30分另一間房屋內的死囚代冬桂用撲克牌在地鋪上算命,據稱叫《路路通》。女警問通了幾路,代答道,「只通了一路!」

  代冬桂一度情緒激動,抱怨什麼,女警細聲安慰道,「都到這一步了,最高院也覆核過了,你還是不要想那麼多了。」代冬桂轉了話題,還笑著對女警拱手道,「你們都是好人,對我十分關照,我在那邊會保佑你們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