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孫豐:也駁「中國照搬西方的政治體制模式是一條走不通的路」

2004-10-09 19: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說明:本文算不上是正式的理性批判,只能算成反駁或辯論,我們只用胡錦濤這句話裡已含的一些思想要素反還胡錦濤,用他的道來剌他的道。我本想將這一節做成一個系統批判的前言,但想了想這不是人類理性意義上的求證,還是將他割出來權湊熱鬧吧。但本文也決不是鬧笑,實際上胡錦濤的話裡真暗藏著許多自設的陷阱,難以自圓。這不是胡錦濤一個人言談裡的毛病,這些矛盾私人身上無所謂毛病,它不具指導意義,胡錦濤的話對全民族具有限制,在他這裡是釐毫之差,不一定在那個環節就要謬之千里了。

寫這篇文章還含也有這樣一種用心:凡為文者,都應盡力考證,讓自已的思想能立住,我們陣營內有不少名望人物的話是立不住的,果真做了指導思想,那是孕育困難的。我們批判共產黨是因為它有罪惡,它造成了我們民族空前的浩劫,我們要走出危機,要重建秩序,就不只要看他們做了多少壞事、罪惡,還要縷出這些壞事、罪惡的來壟。做為世界事實共產黨裡的人與我們是絕對無差別的,只有捋清在什麼樣的條件下人的理性應用才能犯共產黨那樣的錯誤,這才是理性批判的目的。鬥爭只是對著對象的,批判卻必然地包合自身,所以對共產黨的批判也應成為對我們文化的洗滌,我們的做為機能的意識是個什麼東西,怎樣構造,怎樣發生作用其實都儲藏在我們的文化裡,語言裡,只要對我們的話做認真的清理,都能順籐摸到致錯誤的根源,清楚出致錯的機理。

這一點對於我們反對派也是一樣,因而批判共產主義也同時是對我們自我理性的清理和提高,匯綜成民族理性的澄明。

在網上為文不是光圖痛快,要把學和養看的比為文更重要,知之才是行端的保證。要不理性批判也就喪失了價值。我希望借本文說清:像胡錦濤這麼高位,隨眾如雲,其言所含的矛盾還比比皆是,我們陣營是不是也該有這個覺悟呢?只反共產黨是不夠的,要在批判共產黨的同時完成自我理性的批判----努力,對誰來說都不叫別人討厭。

以下是對胡錦濤的言說的反駁----

那胡錦濤能衝著「走不通」來講「走不通」嗎?那麼,只有人家「正在走」才能做為外在事件剌激胡錦濤,而且只有他不想讓人走才能引起他這番話的。還胡盡掏果然是在「胡掏」了。他自己沒有去想,他的智囊秘書們也該提他想想:假如那裡不是路,沒有路,還用擔心人家硬去走嗎?沒這樣的事。在不是路的地方你還用得著立個「此路不通」的標牌嗎?----沒有人會大睜兩眼把腳往懸崖下邁,也沒人會拿腦袋硬往石壁上撞!胡錦濤這話是活脫脫的此地無銀:他就不能想想:警鐘總得對著人之可以上當才敲,風平浪靜你報的啥警呢?至少得有一個「噹」可供人們去「上」,連「噹」都沒有你提的啥子「醒」呢?詩是寫給懂詩文的人看;話是說給有耳、能聽,聽了能解的人,你對著聾子念的啥經文,你的眉目對著白痴傳的啥情?

總至,人是對著「所」擔心的問題才能發出提醒,對著可能性才設預防的。

共產黨是出於「這條路不讓走」,而不是對著「這裡無路」才「此路不通」的。

實際上不是客觀的此路通不通的問題,而是主觀上早就要決心禁止的問題。所以說胡錦濤這句話在共產黨那幫人心裏,在毛澤東、在鄧小平、江澤民心裏,在胡錦濤心裏的原有之意是:中國這塊地方是我們說了算,是我的天下,是老子的勢力範圍,孬管西方政治制度咋個好法,我就是不能讓你學,不能讓你走!你們就趁早死了那份心罷!

胡錦濤忘了的是,他在清華大學做的是政治輔導員,不是教員,教學需要認識論,而輔導員自身需要的是「宣誓」論,政治輔導員是圍繞著黨的意識形態,追隨黨的意識形態,不是對著黨的意識形態來做真假求證,不是來對它的可靠性做推演的。所以咱的元首這大把年紀還只知道順著意志走,而不知道怎麼調度他腦子裡那個求證能力,那個求證能力就被他浪廢了。政治輔導員就是監督學生、誘導學生、向黨報告人們離心動向的,按照黨的意識形態做的是「教父」,傳授的不是知識,而是用尺度來測量人與黨的距離。胡錦濤不是教員,是共產主義教父。他的功夫只用在校正上,並不用在覺解上。我敢說那時侯的他肯定唱了:「……右派份子想反也反不了……社會主義社會一定勝利,共產主義社會一定來到,一定來到……」;那時侯他一定也說了:「社會主義有一大二公的優越性;社會主義公有制是我們的命根子,私有經濟一旦復了僻,就要再吃二遍若,再遭二茬罪;堅決以生命和鮮血來捍衛社會主義的公有制度……」

當他們的總設計師燒了他們的「一大而公」的命根子才時,他沒有照誓去死,也沒喊正在吃二遍苦,遭二茬罪。他胡錦濤是否問問他自己:毛澤東時代那些雷打不動被鄧小平一腳踢太平洋去了,天也沒塌,地也沒陷……這「不能動搖」做啥解釋呢?那他就又是稀裡糊途的跟著喊「改革開放、與時俱進……」了。他咋就不能回憶:他當年不是也跟著說「走不通」嗎?可事實上卻走通了。他今天又說「西方政治制度在中國走不通」還不是與當年一個調一道轍嗎?他就不能問問自已:當年咬著牙說「走不通」結果卻走通了,這裡就沒有點什麼規律可循,沒有什麼經驗教訓可供接受?自己當年說的那個「走不通」,是真正的理解呢,還是跟著瞎嚷嚷?是從心理裡湧出的實活呢,還是叫社會逼出的假話?是自願自覺的呢,還是不負責任的人云亦云?

今天的胡錦濤又說走不通,難道就不能想想與當年的相似乃爾?當年他可以人云亦云,因為他不必對自己的謊言負什麼責任----天由毛澤東周恩來們頂著,可今天呢?這天得由他胡錦濤自己頂----今天,責任就擺在那裡,你主觀上想擔還是想躲都得擔,他再用那份人云亦云,跟著瞎嚷嚷的態度,因謊言而含的風險責任卻並不再有毛澤東來擔,而是他胡錦濤自己。

所以我孫豐能對胡錦濤的告誠是:他撒的謊最終得落得對他的清算。責任不再是主觀的而是客觀的,自欺欺人的後果是要落自己頭頂上。

胡錦濤說:「實踐證明,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國行不通。」這是句反話----因為這話是共產黨的戰略對策,「對策」是衝著眼看要發生的事,又不甘心讓它發生才想出來的,要不咋叫對策呢?所以胡錦濤的這句話證明----

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國是走得通的!

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在人類中是走得同的,只在人類外才走不通。
這句話就表示在胡錦濤心理頭已先心悅誠服地承認西方政治制度在中國是走得通的,所以他才產生出要防備它的動機!

要不他咋不說「非洲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國是走不通的?」

他咋不說「拉丁美洲的政治制度的模式在中國是走不通的?」

我給你說啊胡錦濤:你以前可以撤謊塞責,現在不行,騙來騙去是騙自已,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一樣收拾你,誰叫你撤謊來?你再撒下去----

中國就是恐怖主義的深淵。(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