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令人震驚的「右派黑戶」生存現狀

2004-09-09 06:0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55萬"右派"平反後,在待遇和聲譽上真正得到補償的只是少數高級"右派",多數普通"右派"的命運難以接續反右前的正常軌道,更有部分"右派"和喪失" 右派戶口"的人永遠遠離了正常的社會秩序,在被人遺忘的角落,獨自品嚐著淒涼的人生。

  7月1日,在吉林省長春地質勘察院,當我第一次見到戈立兆並表明媒體身份,問及一些他的"歷史"問題時,戈立兆嚇得退後了幾步,追問我:"你怎麼知道我的?誰告訴你的?"平靜下來以後,他仍表示"不想再提"。

   那段始於40多年前、長達18年的"右派"經歷,對戈立兆精神上的打擊是致命的--對當時的中國人來說,沒有什麼比在政治上被視為異己、被孤立的感覺更可怕了。

   而在戈立兆待過18年的地方,直到今天,還有一群人守在那裡,再也走不出來。

  由於保民農場六隊的場員都是清一色的"右派",當地人戲說,這裡是"中國文化程度最高的農業生產單位"……

   1957年開始的"反右派運動"中,中國大陸出現了552877個"右派" 分子。"右派"的身份有些特殊,它既不指經濟領域中的地主、富農,也不是政治鬥爭中的反革命,更不是違法亂紀的壞分子,它專指1957年"整風運動"中向中國共產黨提過尖銳意見的"持不同政見者"。

  在那個人人關心政治的年代,並不是只有"政客"才"有幸"戴上這頂帽子,如果你有頭腦、熱忱率真又肯說真話,就極可能成為其中一員。一旦被戴上"右派"的帽子,你就是改變了政治主張也再無法改變自己的身份。在大陸55萬"右派"裡,除了極少數政治地位比較高的"知名人士"被送往"社會主義學院"學習之外,其餘的人被分成六個"等級"處理,其中最重的行政處分就是開除公職或學籍,送勞動教養;最輕的是只戴帽子,免予行政處分,在原單位當"反面教員"。

   吉林洮南保民農場正是那個年代的產物。農場雖然在吉林省白城地區洮南縣洮河鄉的地面,卻歸白城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