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湖南湘潭女教師黃靜裸死案續:一位母親的執著(一)

2004-08-31 20: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主持人:歡迎收看東南新聞眼,本期為您講述一個母親的故事。52歲的黃淑華是湖南省湘潭市湘潭縣的一位退休教師。她有兩個女兒,其中小女兒黃靜一直是她的驕傲。這個美麗的女孩從師範學校畢業後繼承了母親的職業,也當上了一名教師。黃媽媽本來可以安度晚年、安享天倫之樂,但是在2003年2月24日,黃靜被人發現在自己的宿舍中突然死亡。女兒的死,徹底打碎了黃媽媽晚年的寧靜。

  解說:2004年8月2日,在經歷了500多個日夜的奔波之後,黃淑華終於等到了由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的關於她女兒死亡原因的第五份司法鑑定書。這份鑑定書的結論讓黃淑華為自己的執著感到一絲安慰。

  黃淑華:比公安有進步,起碼它這次認定了姜俊武的行為是導致黃靜死亡的關鍵因素,就對檢查院的起訴意見書當日早晨黃靜死亡的事實是一個否定。對黃靜強姦(案),對姜俊武強姦中止是一個否定。2003年2月24號這一天,是我們的好孩子黃靜去世的日子,自從2003年2月24日這一天起,我們的家就再沒有快樂的氣氛了。
  解說:黃淑華,湖南省湘潭市湘潭縣人,從事教育工作30多年。這位老教師一生最大的驕傲除了事業就是兩個女兒。但她沒有想到,退休之後的生活要在不停的奔走中度過。為了替離奇死亡的小女兒黃靜找出死亡真相,黃淑華在長沙、廣州、北京等各大城市間多方奔走。

  湘潭市是湖南省中部的一個中等城市,它是中國和湖南省重要的工業城市之一。黃淑華的家在離市區15公里遠的一個名叫錳礦的小鎮上。大女兒出嫁後,她和小女兒黃靜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這裡。黃靜在地處市區中心的臨豐小學當了一名專職音樂教師,在學校也有一套自己的宿舍。只有當工作緊張的時候,黃靜才留宿在學校裡。

  2003年2月24日,不幸降臨到這個家庭。黃靜被發現死在臨豐學校宿舍的床上。死時全身赤裸,存在多處傷痕,身上的被子整整齊齊地蓋過鼻樑。警方在勘察現場時發現,宿舍的門窗緊閉,沒有任何撬動的痕跡。21歲的黃靜離奇地結束了她年輕的生命。

  黃淑華:第二天我在市裡面辦事的時候,10點,大概是10點十幾分,接到一個電話,是教育局的一個叫張輝的書記打來的,讓我馬上趕到臨豐學校去,你女兒有事,我就趕快叫一個的士。

  當時我進門以後,黃靜的房子裡面這個床鋪是這樣擺的,這麼擺著。當時這邊一張薄薄的被子蓋著黃靜。這邊一條薄薄的被子,折得整整齊齊,擺好了,黃靜的棉襖在那個上面。我在這摸了黃靜以後,她臉冰冷了,他們在這的就說她已經死了。

  我怎麼也不相信,我趕忙跑到這裡,我就抱著她的頭,就用我的臉挨她的臉,就叫她。她一點聲息都沒有,臉冰涼的,這嘴角,這麼躺著,這眼睛是這麼睜著。這個嘴角有一點點血跡,我幫她擦了,我怎麼也不相信,她會不答應哪。

  我一看,掀開被子一看,她沒穿衣服。

  解說:當天早上9點多鐘趕到現場的120發現,黃靜已經死去很長時間。面對迷霧重重的案情,黃靜死後第二天,應家屬黃淑華要求,湘潭市公安局法醫吳建群做了第二次現場勘察,找到了很多留有男子精液的衛生紙團。一天以後,警方作出了黃靜因病死亡的結論。

  黃淑華:這個說不過去,病死的怎麼會不穿衣服,病死的怎麼會一身傷啊,病死的怎麼會被子蓋得整整齊齊啊。

  解說:黃淑華發現,湘潭警方的結論是建立在一個叫姜俊武的男子口述之上的。採訪中記者始終沒能聯繫上他,以下有關他的畫面都是今年4月他接受有一家電視媒體採訪時的資料。其實早在案發當天,姜俊武就對警方承認,前一天晚上他和黃靜同睡一床,但他否認期間對黃靜使用過暴力。

  姜俊武:原先我知道她絕對不可能和我發生性關係,我以前試著問過她,我提出要求,她就是不同意,我覺得這樣子很正常,作為一個男人。

  解說:姜俊武,這個被外界稱作黃靜男朋友的人,是在2001年5月經人介紹認識黃靜的。對他們的男女朋友關係,採訪中黃淑華一直不予認同,因為她看到黃靜2002年12月29日的日記中有這樣一句話:逃吧,逃吧,逃。黃淑華認為這是女兒一直不想和姜俊武做朋友的證據。而姜俊武唯一能證明和黃靜是男女朋友關係的也只有這張照片。

  黃淑華:他一連追黃靜追了三天了,21號的時候,跑到臨豐學校,跑到臨豐學校以後,黃靜吃了飯以後就上班去了,沒有管他。第二天是星期六,星期六黃靜在家裡彈琴,那個姓姜的打電話過來,好像是要黃靜到湘潭(市區)去一下,他找她有事。黃靜她說我不會去的,這我也都聽到了。所以23號的時候,他又打電話過來,是11點多,他說要上我們家來吃飯。

  解說:出事前一天的下午3點,姜俊武和黃靜一塊離開了黃家。因為第二天一早要排練升旗儀式,黃靜對媽媽黃淑華說今晚就住在學校。十幾個小時後,黃靜被發現裸死在宿舍的床上。

  姜俊武:怎麼講呢,這絕對談不上強姦,這應該是出於雙方自願,至於細節,不好怎麼說。反正我可以保證,我沒有脫她的褲子,我們脫了上面的衣服,互相撫摩,親熱。

  解說:針對黃淑華的懷疑,湘潭警方做了屍體檢驗,結合姜俊武所說黃靜是心臟病死亡的口述,在2003年3月6日做出了鑑定結論,認為黃靜是由於患風心病、冠心病急性發作而導致的突然死亡的。但是這個結論遭到了黃淑華的質疑。

  黃淑華:丟了好多紙團,這個地方多一點,這裡邊也丟了,這個散碎紙團丟了好多。當時我就(想),黃靜這地上的紙團幹什麼去了?後來找到那個姓姜的,姜俊武問的時候,他就說,黃靜有不舒服,她要吐,她吐了我跟她擦那個唾液出來。所以我第二天的時候,就把這個紙團,我就把這個紙團揀到一堆。第二天的時候,我就把那個(用)塑料袋裝了,讓法醫吳建群去做唾液化驗,我說看孩子吃了什麼毒藥沒有。所以後來他就說,那個紙團做出來是精液。我就懷疑,我說,地下他丟的有唾液的紙團,為什麼做出來是精液呢?

  解說:在黃淑華的強烈要求下,2003年3月,湖南省公安廳再一次對黃靜遺體進行解剖勘察,隨後得出了新的結論。

  黃淑華:公安廳的那個鑑定結論吧,他就是搞了一個肺梗死,他把湘潭市的心臟病,又推翻了。我當時肯定不服,我把他們(省公安廳)鑑定結果和書拿給這些法醫看,拿給這些醫生看,他們看了以後都是付之一笑啊,說這個描述得不到這個結果啊。這個結果不等於這個描述啊,就這麼跟我說的。

  解說:黃淑華認為,肺梗死還是不能解釋現場的許多疑點,比如女兒的裸死、女兒身上的傷亡、整齊蓋過女兒鼻樑的被子等等。2003年6月,湖南省公安廳再次做出鑑定意見,結論依然是肺梗死。面對這樣一份鑑定,黃淑華意識到要弄清真相並不容易。

  黃淑華:我就根本就不相信,他們(省公安廳)調查是一個這樣的結果。那個上午上了一滿堂的課,搞什麼東西太累了,她(黃靜)也打個電話給我。我中午要好好睡一覺,她也打電話給我。那麼怎麼那一天,她要死了,死之前她也掙扎吧,死之前她有不舒服的感覺吧?她那個電話,她那個手機又不關機的,一天到晚都不關機,24個小時不關機,她隨時就撥一下給我,我都會知道的。但是她(那晚)沒有一個電話給我,這明明是有人控制了她,她不能呼救啊,她連自救的機會都沒有啊。

  主持人: 在黃媽媽看來,黃靜因病死亡的鑑定是無法接受的。既然是因病死亡,女兒為什麼會滿身是傷、全身赤裸?既然是因病死亡,女兒身上的被子為什麼還會蓋得整整齊齊,看不出絲毫掙扎的跡象?黃媽媽深信,女兒黃靜的死一定另有原因。黃媽媽決心要找出女兒的死亡真相。


《東南新聞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