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青島女孩在洛杉磯「二奶村」的「貴婦生活」

2004-08-02 23:21 作者:美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洛杉磯市東部風景秀麗的起伏山巒中,有一片漫山遍野的別墅式高檔住宅區,這裡不僅到處有碧綠的草坪和清新的空氣,私人游泳池、健身房、網球場等設施更是一應俱全。這就是當地赫赫有名的華人「二奶村」。有人說能走進這個「世外桃源」的女性,幾乎個個都是才貌雙全的絕色佳人。她們平時開著奔馳、凱迪拉克之類的名車四處購物,在一些連美國人都望而卻步的貴婦俱樂部裡美容、健身,過著好萊塢明星般的時尚生活。事實真是這樣嗎?曾在這裡「迷失」,如今已回國創業的青島女孩美子,近日向記者講述了她的「貴婦生活」,令人頗為驚訝。

  青島才女,到美國才知生存艱辛
  
  我出生在美麗的青島。父親是位藝術家,母親是一名翻譯。他們希望把我培養成一個出類拔萃的人,我童年的記憶裡只有書本和訓練。每天做完功課,就開始練習彈鋼琴。

   父親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不僅在專業上出色,而且精通英語、德語,外語水平甚至超過了做翻譯的母親。對於他唯一的女兒,他希望我秉承他的優點,各方面都出色,可我是一個很少讓父親滿意的女兒,即使周圍很多人都認為我很值得他驕傲,父親依然對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就這樣,在他近乎苛刻的嚴格要求中,我從高中殺入名牌大學,接著又馬不停蹄地考託福出國鍍金。

   在洛杉磯一所大學讀研究生時,雖然學習任務很繁重,但還得忙裡偷閑去打工掙錢,補貼生活。我先後換了不少的工作,除了辛苦以外,有時候還得受老闆的氣。

   一位女友同我半開玩笑地說:乾脆「傍」個富翁把你養起來算了,這樣既能提高生活質量,又快樂輕鬆!事實上女孩在美國的確比男人有更多的機會,對一些女移民來說,所謂的機會無非是嫁人或傍人,指望著婚姻這個捷徑,能給她們帶來一勞永逸的好處。我對此一直不屑一顧,自己畢竟出身書香門第,又是畢業於國內名牌大學的高材生。

   事實上對美國人我也有不少看法。在東方,男人被視做養家餬口的主力軍。無論在中國或日本,薪水袋大多吊在太太腰帶上,女人一般都是家中的「財政部長」。可在美國,女人是掌控不了財政大權的。我認識的一位女友來洛杉磯已七八年了,她取得博士學位後,有兩年時間找不到工作,她的男朋友是一個化學工程師,工作多年頗有積蓄。我的這位女友靠在社區大學每週代幾堂課維生,可是當她和美國男友同居時,男友堅持要她分攤房租,並說:「如果我的女朋友不交房租,我心理上會覺得自己的女友似乎是在用身體與我做某種交易。」
  
  在富人區落入「玫瑰陷阱」
  
   如果不是遇到李彌,我的生活軌跡仍會沿著學習、打工平穩地運行,直至拿到金融碩士學位榮歸故里。可是這個「紳士」的出現,卻讓我在燈紅酒綠的異國都市裡迷失了方向。

   他是我在一位美籍華人女士家做家教時認識的,三十七八歲,魁梧的身材,舉手投足間卻無不透著一種成熟的男人味,他是一位身價千萬的傢俱商,代理義大利的兩個知名品牌,在當地華人圈子裡很有名氣。

  有一次李彌很意外地約我喝咖啡,這真讓我這個窮留學生受寵若驚。其間他談笑風聲地聊了很多美國主流社會的趣事,讓人大開眼界。那晚,離開咖啡館時他又提議去看芭蕾舞劇,沒想到這位「賣傢俱的」竟對《天鵝湖》、《胡桃夾子》等世界著名舞劇瞭如指掌,且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這不能不讓人感到有些驚訝。在我印象中,李彌與財大氣粗、頤指氣使的富豪相去甚遠,他儒雅、謙和、而且富有情調。

  李彌告訴我,他是一位溫州老闆(他父親的企業已在國內上市)的兒子,曾在著名的劍橋大學攻讀經濟碩士,後來就在美國註冊了這家公司自己做老闆。本來他就是學國際貿易的,再加上有父親的財力做後盾,這幾年他運作得很順。只是因為長期忙生意上的事,至今還沒有組建「真正意義上的家庭」。李彌坦白地說,自己也接觸過幾位漂亮女孩,但她們有的「目的性太明確」,有的藝術修養太差。「你知道,主流社會不歡迎這樣的女性!」

  面對他淡淡的傷感和無奈,我一時有點發愣,竟不知該用什麼話來安慰他。我想這大概也算「高處不勝寒」吧,其實富豪心裏也挺苦。

  那天李彌邀我去他的住處。這是洛杉磯東郊羅蘭崗一處風景優美的富人區,到處是草坪和綠色植物,彷彿夢中的世外桃源。我們的車子順著山路往上開,山坡和山頂上一棟棟漂亮別緻的別墅鱗次櫛比,房前屋後更是花紅草綠。李彌的豪宅在一個高地上,站在這裡可以俯瞰洛杉磯的美麗景色。這座別墅佔地有好幾畝,私人游泳池、健身房、網球場等一應俱全。

  小樓內不僅寬敞,而且裝飾得很豪華,客廳吊頂裡嵌著一盞盞星星般的射燈,使光可鑒人的大理石地面變得立體而有深度。我的長裙拖在腳面上逶迤而過時,感覺猶如在光滑平靜湖面上飄然而過的凌波仙子。那晚,在纏綿的音樂聲中,我們一邊品著法國葡萄酒,一邊說著情話。酒至半酣,他溫柔地擁著我說:「美子,從今天開始,你就做這裡的皇后吧!」我想,這也許就是李彌美國式的求婚。

  此後,李彌開始帶我參加各種酒會、沙龍,每次他都讓我打扮得模特般典雅、時尚,光彩照人。這還不算,他還常能找到合適的藉口,讓我用鋼琴彈奏幾首世界名曲,或演奏小提琴《月光曲》之類,藉此讓我在賓客中露上一手,在眾人欽羨的目光中,他顯得十分得意。

  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我有些納悶,這麼大一個富人區,為何住的都是華人呢?經李彌解釋才知道,上世紀90年代,許多走出國門的中國公司紛紛來到美國設立跨國公司,洛杉磯是他們的第一站,很多公司的辦公地點就設在該市。其中,一些規模並不大的民營企業老闆,在國內銀行貸了許多款,他們藉口到美國拓展業務,將部分資金轉入美國。然後,他們在美國申請綠卡,這樣不僅將來全家可以移民美國,而且一旦成為美國人,他們從中國銀行貸的款也可以逃避拖賴。而當時美國經濟不景氣,尤其是房地產業從1990年的高峰跌下後,一直沒有回升。為了吸引外來資金,刺激經濟盡快復甦,美國鼓勵外國人到本國設立跨國公司。於是,來這裡開跨國公司的中國企業一下子多了起來。

  這些公司,尤其是民營企業,在洛杉磯建立分公司後,老闆自己來管理顯然顧不過來,派別的人又不太放心。於是一些老闆便把與自己關係最為特殊的人---情人或「二奶」派過來,一來可以管理分公司,二來可以不讓老婆找麻煩。

  當時羅蘭崗一帶的豪宅小區,剛由當地的美籍華人房地產商開發出。出於長期考慮,一些中國老闆便在這個小區為自己的「二奶」買下房產。「二奶」們的身份、經歷和愛好都比較相似,她們愛扎堆,有共同語言,也出於互相照顧,所以其房子都買在了一起。於是「二奶村」就這樣逐漸形成,並被周圍的華人叫出了名。

  聽了這話,我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難道這裡面住的女性都是「二奶」?那自己又算李彌的什麼人?
  
  強顏歡笑,「二奶」風光背後幾多辛酸淚
  
  這可怕的猜測後來終於被證實了,原來李彌在國內真有妻子,還有個5歲的女兒!那一刻,受此打擊我一下就昏了過去。自己甦醒過來後,李彌哭著說因為太愛我了,才採取如此的「善意欺騙」,他求我諒解併發誓一定和妻子離婚,讓我做「陽光下的夫人」。當時國內的父母和親友,都知道了我在美國戀愛的事。事已至此,我還能怎麼樣呢?

  此後,為了讓我開心,李彌不僅推掉眾多生意場上的應酬,陪我外出購物、旅遊,還為我介紹了很多別墅區的新朋友。這些漂亮「二奶」,有的在國內還是二三流的影星、歌星和「名模」呢,層次普遍不俗。她們經常帶我到一家著名的貴婦俱樂部消遣。在這裡,形體導師和心理顧問為每個會員檢查測試,制定周密的美容美體、心理保健方案。桑拿房的熱霧、衝浪浴的刺激、茨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美子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