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策: 發揚王炳章精神 再造民運第二春

2004-07-07 15:59 作者:王策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天,在王炳章先生蒙難繫獄二週年之際,黃花崗雜誌社向他頒發黃花崗精神獎,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活動,是對王炳章二十多年來從事中國民主運動的崇高精神的充分肯定。這一頒獎活動將使王炳章的精神得到應有的表彰,並將激勵我們所有從事民主運動的新老朋友們,在目前海外民運無所作為中振作起來,走出低谷,再造民運第二春。

什麼是黃花崗精神?依我的理解,這就是為在中國實現民主共和的偉大事業,敢於冒險犯難,奮進搏擊的精神。這就是婁僕婁起,永不言敗的精神。這就是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精神。

自孫中山創立興中會和同盟會後的十多年間,革命黨人先後舉行過十多次的起義均告失敗。1911年4月27日的廣州起義更是在明知要失敗的情況下冒險舉事。像黃興,林覺民等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寫下絕命書,奔赴戰場。這一役真是碧血橫飛,浩氣長存。孫中山說:「是役也,集各省革命之精英,與彼虜為最後之一搏,事雖不成,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轟轟烈烈之義舉已震全球,而國內革命之時勢實以之造成矣。」同年10月10日爆發的武昌起義,就是對此役的響應,辛亥革命得以成功,黃花崗精神終於使滿清專制王朝轟然倒坍。

王炳章的精神和黃花崗精神是十分一致的。

王炳章在1982年底宣布棄醫從運,走孫中山先生民主救國的道路,創辦《中國之春》,83年成立「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在海外首舉民運大旗,這就是他的冒險犯難,敢於為天下先的首創精神。

89年民聯發生「倒王風波」,王炳章被自己一手創立的組織罷免開除。儘管受此傷害與挫折,他依然是堅持民運,不屈不撓,參與籌組了中國民主黨,中國自由民主黨及中國民主正義黨等等,這表現了他婁僕婁起,永不言退的精神。

98年他更是闖關回國,考察社會,走訪民運人士,籌組國內反對黨,這表現了他為民主事業,敢於置個人生死於度外,深入虎穴,放手一搏的大無畏精神。可見王炳章的精神,也就是黃花崗精神。

我想在座的一些老民聯的朋友,可能有的也是在王炳章精神的感召下參加了中國民主運動的。我本人就是追隨王炳章走上民主運動之路的一個例子。

我是83年底出國來到西班牙的,聽我姐姐說有個中國留學生叫王炳章的,拿到博士學位後在美國發表聲明,發起民主運動,我得知後就非常激動。因在西班牙沒有這方面的資料,我托香港的朋友為我買了本《爭鳴》雜誌,上面有《中國之春》的廣告,我就同王炳章聯絡,加入中國民聯,並建立了西班牙聯絡站。

85年我到美國留學,在洛杉磯同王炳章初次見面,年底在華盛頓的民聯「二大」上又同他有過接觸和交談。王炳章是個非常健談的人,給人的感覺是很有信心和鼓動力,而且頭腦清晰,條理分明,具有領袖的魅力。可以說85年和王炳章的交往,結下了我們此後二十餘年在民運路上相濡以沫,息息相關的情義。

在89年民聯的「倒王風波」中,我和絕大多數的民聯成員一樣,反對未經調查,證據不足,不合程序地強行罷免王炳章的常委職位。為此,我也被作為「保王派」而被民聯掃地出門。

民聯的倒王分裂活動使我對民運的信心受到很大的打擊,十分痛心沮喪,就想退出民運,從此不干。我不像王炳章,他是婁僕婁起,永不言退,而我則是個隨時想退的人。記得90年在俄亥俄州的自民黨會議期間,我同林樵清說過,自己每參加一次吵吵鬧鬧的會議,總想下決心下次不再來了,結果你勸一句,他叫一聲,下次還是身不由己的來了。

說起來,王炳章對我寄望甚深,對我的一些文章也讚賞有加,在我婁婁思退的時候,都是他鼓勵我堅持忍耐,再接再厲,使我能繼續在民主運動的道路上步婁蹣跚地一直走到今天。

93年自民黨在康州舉行「三大」,王炳章推薦我出任主席。禁不住大家的勸說,我答應接任,但由於我對民運內鬥深惡痛絕,所以提出的條件是我只作一屆,而且在我任期期間,大家不要內鬥,好讓我「完身而退」,想必當時在場的人還記得我的話。

自民黨在我任主席期間總算沒出現內鬥,並在95年達成和民聯陣的合併,民運組織的聯合似乎出現了新的轉機。但遺憾的是,97年我當選民聯陣-自民黨主席後,組織又再次產生了分裂。我也深感自己無德無能,不能整合這一新的聯合體,使民運組織聯合的前景再遭挫折,有負大家對我的期望。

98年初,炳章兄闖關回國,推動國內民運,這使我受到很大的鼓舞。這也符合我在民聯陣-自民黨主席競選諾言中提出的要將海外民運轉為國內民運的方向。再加上中國民主黨的籌備工作正在國內展開,國內民運似有可為之勢。這使我終於在98年底步王炳章的後塵,毅然踏上返國之路,以期進行上書與組黨等活動。回國後旋即被中共當局投入監獄,備嘗艱辛。

想不到在我受三年牢獄之災出來後不久,炳章兄竟遭中共綁架回國,被判以無期徒刑的重刑。想起他現在正身陷囹圄,倍受煎熬,真使我這個鐵窗過來人感同身受。

我想我們這些十分平凡的,有血有肉的人,無意危害社會,也不想傷害什麼人,只是為了中國人民的民主自由,為了子孫後代有更好的明天,而走上這條艱難曲折的道路,為此卻要忍受誣陷,冤屈,批鬥,羞辱,逮捕,監禁等等打擊磨難,而一路上尚能含著血淚掙扎過來,憑的是什麼?憑的就是一種苟利民主,生死以之的民主革命精神,也就是黃花崗精神!

今天我們在這裡為王炳章頒發黃花崗精神獎,紀念他繫獄兩週年,真使我感慨萬千。我想我們最好的紀念,就是要使他開創的海外民主運動重新整合出發,再造民運第二春。

總結回顧二十多年來的民運經驗教訓,使我們看到民運組織之所以至今不成氣候,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斷的分裂內鬥。這些年來,民運經過大大小小的無數次紛爭,造成了組織內部與各組織之間都是傷痕纍纍,矛盾重重,再加上人員流失,組織渙散,形象毀壞,幾乎已潰不成軍,念之實令人痛心疾首。

那麼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俗話說,在哪裡跌倒,還得在哪裡站起來。民運在分裂中跌倒,民運也就要在團結中再站起來。團結就是力量。為此,我呼籲我們民運隊伍內部要進行一場大和解,大寬恕的活動。

我想我們在歷次分裂內鬥活動中的雙方,無論是團體也好,個人也好,都要寬恕曾經傷害過自己的對方,同時也要請求被自己傷害過的對方的原諒。這正是「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計恩仇!」為了中國的民主事業,還有什麼個人的意氣,恩仇放不下的。讓我們向對方伸出和解之手,為過去的誤解也好,鬥爭也好,是也好,非也好,請求對方的原諒,真心地說一聲「對不起!」好讓我們互相撫平創口,重新攜手,再次出發。

為此,我首先向在座的各位中曾經因我的愚蠢言行而受到傷害的朋友們,表示真誠的歉意,請你們原諒,讓我們再次團結起來!

如果我們團結了,再出發了,炳章兄在獄中知道也會感到欣慰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共同扛起炳章兄揹負的沈重的十字架,一步一步走向中國自由民主的春天!

(本文為王策在王炳章頒獎會上的書面發言稿)(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