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找媽媽 你是媽媽嗎?

2004-05-28 04:4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95年6月的一天傍晚,我獨自一人在燈下備課,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我拿起話筒「餵」了好幾聲,那邊才傳來一個怯生生的聲音:

  「你是媽媽嗎?媽媽!」一個女孩的聲音,稚嫩而低婉。

  「你找誰呀?」也許是受了那聲音的感染,也許是怕驚嚇了那端的孩子,我用極輕極細的聲音問道。

  「我找媽媽,你是媽媽嗎?」聲音極為倔強,充滿一種渴望,顯出幾分淒涼。

  我明白了,這是一個正在尋找母親的孩子。我故意拖長了聲音:「你是……」

  「我是安安呀!」顯然,孩子有些迫不及待了,是怕我挂了電話,聲音也大起來。

  「安安,你在哪兒呢?」我以母親的情懷叩問。

  我聽到電話的那一邊「哇」的一聲,女孩放聲慟哭起來。我大聲喊道:「好孩子,快告訴媽媽,你現在在哪兒?」

  電話裡傳來嚶嚶的抽泣,她哽咽道:「媽媽,我一個人在家裡,好害怕。也沒有吃飯,爸爸還不回來。我的作業也做完了。我很聽話。媽媽,你為什麼還不回家呢?爸爸說你去了好遠好遠的地方,說我懂事了,你就會回來。媽媽,我現在懂事了,我的各門功課全是班上第一名,可你怎麼還不回來呢?」

  我揪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但孩子的話卻使我陷入了一種悲涼和迷惘。我望著窗外襲來的沉沉暮色,不知是怎樣結束那場談話的。只記得我以母親般的慈憐對著電話說:「好孩子,如果你想媽媽了,就給我打電話,記住,媽媽永遠想著你。」

  她高興了。告訴我,她是通過電話薄找到我的名字,查出電話的。她很得意地說:「媽媽,你真難找。有一次,我聽到的是老奶奶的聲音,就馬上放下了電話。又一次,是一個叔叔的聲音,我說我要找媽媽,他就使勁地吼開了,好凶的聲音喲,嚇得我差點哭起來,但是我不怕,你是我撥了第九次電話才找到的。我真高興啊!」

  我實在不忍心聽下去了,這是一個具有怎樣遭遇的孩子呢?她有多大?上幾年級?家住哪裡……但這一切我都不敢去詢問。既然是媽媽怎麼會不知道女兒的一切呢?孩子會懷疑的。

  此後,一連好幾天,家中的電話一響,我就搶著去接。漸漸我知道了女孩的情況。她在武昌一所小學讀二年級,和我女兒一樣大小。每天要乘一個小時的公車去那裡讀書,中午用一塊錢吃午飯,爸爸常常很晚回家。她是班上最優秀的學生,數學課代表……而且,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黃瑩,乳名叫安安。安安很會唱歌,常常在電話裡唱些剛學會的新歌給我聽。

  8月,學校放假後,我和丈夫帶著女兒去北京旅遊,整整一個月。

  旅遊回來的當天晚上,電話鈴聲響了,是安安!那頭是她很委屈的聲音。她說她每天晚上都給我打電話,就是沒人接。她問:「媽媽,你去了哪裡?學校放假了,別的孩子,有的去了夏令營,有的跟媽媽旅遊去了。可我總一個人在家裡,連說話的人都沒有,好孤獨。媽媽,我真想你帶我去玩玩,同學們都看過了長江二橋,說可好看啦,可沒有人帶我去。」

  我的心在顫慄,可回答她的只有沉默。可憐的孩子,我能告訴你我帶女兒去北京嗎?我開始編造起謊言來:媽媽暑假太忙,出差去了。以後有了時間,一定帶你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玩。

  期中考試結束後不久,安安就來電向我匯報她的成績了。她說語文考了99分,是全班第一。第二名是葉麗麗,98分,她媽媽還獎了她一大塊巧克力。她的同桌張華才考了72分,挨了爸爸的打,屁股都被打紅。我問道:「爸爸獎勵了你什麼呢?」電話那頭是一陣沉默。許久,她才說:「爸爸從來不管我,有幾次老師要家長在作業上簽字,可爸爸很晚才回來,我就模仿他的字跡簽了,結果老師狠狠地批評了我,說我是撒謊的不誠實的孩子。媽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媽媽,你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呢?你回來了,我就有人簽字了。」

  我的眼淚不可抑制地流了下來:「安安,乖孩子,好好學習,等媽媽回來,一定獎勵你很多很多巧克力,給你簽字。當然,如果成績不好,媽媽也會打你屁股哦!」

  那邊是一陣歡呼。接著是甜甜的一聲:「媽媽拜拜!」

  兩星期後,安安又打來電話,她以一種歡愉的聲音對我說:「媽媽,數學測驗試捲髮下來了。我才考了72分。真的,媽媽,你快回來打我屁股吧!」

  我被這種喜悅震驚了。我明白安安的苦心,為了媽媽打屁股的懲罰。多麼痴迷的童心啊,為了一個溫馨的夢,竟做出如此可歌可泣的的「壯舉」!

  自然,我很嚴厲地批評了安安。責備她如何不理解媽媽,讓媽媽為她的學習操心。並再次撒了個謊,說我又要出差,根本抽不出時間回來看她。她哭了,很委屈地哭了。她嗚嚥著說:「我錯了。其實,我又撒了個謊,本來,我是想*考個70分的,可我還是考了97分。我只是想見到媽媽才撒謊的。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叫媽媽操心了……」

  一連五天,我每晚都等待著安安的電話,第六天深夜兩點,電話機突然急促地響起來。是一個男子尷尬而遲疑的聲音:「請問……對不起……我是安安的爸爸。孩子病了,發高燒,說胡話……一個勁要給媽媽打電話……我知道這樣太冒昧,我們素不相識……可是,我不知道安安怎麼牢牢地記著您這個電話號碼……她說,還有幾天……幾天,11月13日……她要過生日……她說,她希望見到媽媽……」

  我的心陡然揪起來:「安安她,她怎樣了?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一種怎樣的狀況?為什麼……為什麼她媽媽不在身邊?」

  電話那端突然壓低了聲量:「請,請您別著急,安安患的是肺炎,情況已經好轉。我們的事情以後再告訴您。只是,我……我對不起孩子。」

  我說:「別說了,讓安安接電話。」

  「媽--媽--!」一聲期待已久的的呼喊把我的心喊碎了。「媽媽,我病了,在醫院。別的孩子都有媽媽,打針還哭。我很堅強,只是想,想媽媽來陪陪我。媽媽,你能回來看我嗎?」

  我的喉嚨哽住了。半響,我才結巴巴地說出一句:「好孩子……我……媽媽一定回來看你。」

  我決定在安安生日的那一天,買一大堆禮物送給她。

  11月13日,星期四的下午,我買了一大盒巧克力,用精美的彩紙包好,上面寫著:祝我心愛的小安安生日快樂!我來到安安就讀的小學,找到了她的班主任楊玉霞老師。我說明來意,也說了我和安安的電話奇緣,整個辦公室一片靜穆。楊老師告訴我:黃瑩同學是她最疼愛的學生。不僅學習成績好,人也懂事。不幸的是在兩歲那年,她媽媽由一位親戚擔保去美國留學,本來講好一年後再把丈夫和女兒也辦過去的,但兩年後她卻提出了離婚。此後,黃瑩的處境變得令人心酸,她的父親因此變得情緒低落,酗酒,不管孩子,幾次家長會都不見人影。黃瑩完全*著自己的毅力學習,沒有人指導她,她自覺、發憤學習,真是少見的女孩楊老師抽出一個作文本遞給我。這是一篇字跡娟秀的作文。題目是《我的媽媽》:

  「……我沒有見過我的媽媽,爸爸說她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但我能經常在電話裡聽到他*的聲音,他*的聲音很甜很甜,比鞠萍姐姐的聲音還好聽。我想我的媽媽一定很美,一定比蘇雅的媽媽還美。她說她會從很遠的地方回來看我。她還說我是世界上最懂事的女孩子。

  我有一個願望,這個願望只能豈告訴楊老師:就是有一天我的媽媽能在我的作業本上簽名,能看見我在藝術團的表演,媽媽一定會高興的……」

  讀著讀著,我的視線模糊了。我對楊老師說:「請你找出安安所有的作業本,我全給簽上字。」

  我在那篇作文後面,寫下了一段批語:

  「女兒,你的作文寫得棒極了,媽媽看了心裏都流了淚。好孩子,你一定要相信,媽媽時時刻刻都在你身旁。你的生日,媽媽送你一盒巧克力,這是對你最好的獎勵。明年你的生日,媽媽會來到你的身旁。」

  我不知道,我這樣做能不能帶給孩子一些慰藉,但我發誓在以後的日子裡,我會盡力把那份溫馨的母愛一點一滴滲透到孩子的心靈中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