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因上訪被黨委書記抄家

2004-05-21 15:2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3年10月17日下午3時許,陝西銅川礦務局王石凹礦黨委副書記田佔強帶領礦上二十多人,砸開我家房門,把家裡的傢俱、被褥衣物、瓢盆米面等全部物品搬出我住的窯洞,裝上汽車拉走。我住的這兩孔窯洞原本是礦上的報廢房,因我家人口多,兒子結婚,原分給我的住房住不下,2000年經我要求,房管科給我簽發了住房證才住進去的。我們礦像我這樣的情況很多、很普遍,家裡人口多,住三四套房子的都有,為什麼其他人都沒事,礦上單單跟我過不去?這不能不使我說到我作為礦務局退休的工人代表上訪的事來。

1996年煤炭部下發159號文件,其中規定對退休人員應按在職職工增加工資幅度的 80%增加退休金,銅川礦務局對這個規定根本就沒有執行。礦務局及所屬煤礦像這樣不落實國家政策規定,採取種種手段隱瞞欺騙,剋扣退休金、提取教育基金挪作它用、不落實退休醫療待遇等問題一而再、再而三,非常嚴重。這樣的問題一次次積累疊加,退休職工無法承受,到礦、礦務局提出問題要求解決有無數次,接著就到西安、北京上訪。我就是17000多退休職工的上訪代表之一。

2003年8月我到北京第一次上訪回來,9月23日房管科就口頭通知要我交回一套房子。我據理反駁礦上的無理要求。10月17日礦黨委書記帶人抄我家的那天上午,礦治安科長杜保全找到我說:限你在三天以內離開王石凹。你要走了,房子可留下,醫療承包費也不扣,全部給你。治安科長的話已經把意圖挑明瞭,收我住的房子,原因並不在我住房本身,而是他們懼恨我上訪,要趕走我。下午他們就動手了。

杜保全科長所說的扣我醫療承包費的事,是在抄我家前,礦上對我迫害的又一個步驟。我59年就到王石凹礦當了採煤工,76年因事故受傷,右大腳截肢,還留有腦部殘疾,被定為三級殘廢,至今走路要靠雙拐。2003年1月1日,礦社保科與我簽定因公致殘醫療費承包合同,每月承包費為 290元。也就是說每月給我發290元,作為致殘醫療費用,花多花少就這個數。我到北京上訪後,2003年9月24日,礦勞資科決定,把我的醫療承包費減到每月160元,減少45%,並且從2003年1月1日起執行,1至8月「多」支付的1040元逐月扣除。從2003年9月至今,我再沒領過醫療承包費。

為礦務局退休工人待遇和我因代表退休工人上訪而被抄家、被減少醫療承包費,我繼續逐級上訪,並三次上訪到北京。礦上的人當著省上、國家信訪辦工作人員的面承諾「回去後解決」,把我接回來。回到王石凹後就毫無音訊,根本就沒人管。

我因爭取我們退休職工應得的微薄待遇而被迫害得有家不能歸,無處安身。在銅川礦務局,有的退休職工因上訪而被勞動教養。像礦領導人員的這些做法,不要說用「三個代表」,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標準去衡量了,就是作為一個普通的公民,用最起碼的道德和法律底線衡量,夠不夠格?這與資本家黑社會封建把頭的做法有什麼兩樣?我要求礦務局領導認真查處王石凹礦剝奪退休工人權益,侵犯我生存權、財產權的違法行為,要求肇事人員賠償我的一切損失。


陝西省銅川礦務局王石凹礦退休工人 範金山
聯繫電話:13650101005
2004年4月8日

(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