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廣州火車站----「世界最大的販人集團」

2004-05-19 21:0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說起「賣豬仔」凡是到過廣東省的人都知道是什麼意思。可能有網友不清楚,下面我解釋一下:「賣豬仔」一詞,在中國文獻中最早見於道光七年(1827)刊行的張心泰著《粵游小志》。當時以新加坡和檳城為中心的「賣豬仔」活動便逐漸興盛起來。鴉片戰爭後,在檳城、新加坡、廈門、汕頭、香港、澳門等地都設有專門拐販、囚禁「豬仔」的客館,俗稱「豬仔館」。各地「豬仔館」關係密切,賄通官府,上下其手,迫害華工。「賣豬仔」的利潤豐厚,新加坡的售價常在百元以上,而成本不過二十元,華工本人所得不過十元,盈利由「豬仔」頭和拐販等層層分潤。華工要為這筆身價付出為期三年的債奴勞動。

現在「賣豬仔」一詞通指乘客乘坐違規運營的大巴,中巴車,被敲詐,勒索不能順利到達目的地的行為。

乘客在該行為中充當「豬仔」,被人當牲口一樣從一輛車趕到另一輛車,被丟在半路,稍有反抗,就被一頓毒打,甚至丟失性命。

大家都有到異鄉的經歷,一個人在外地,沒有朋友,在陌生的環境,心情焦急,害怕,都想盡快到達目的地。此時你不幸坐到野雞車,你的惡夢就開始了。

第一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天也漸漸黑了。第二車開後他們有各種理由加收票款,稍有抗拒就是一頓毒打。第三你會在途中被賣"N"次,有可能收「N」次票,有可能在高速路上中途被趕下,提著笨重的行李走「N」公里去搭車。第四野雞車多數是舊車,沒有安全保障,小心搭上性命。

說到這裡,大家會說:Hi,朋友您跑題了,這和廣州火車站有什麼關係,和火車站長有什麼聯繫。下面我說說我在2004年五一黃金週的遭遇,大家會明白。

我是2004.5.7號乘坐衡陽至廣州10:37開車N749次火車,我的車廂號是12號。經過7個多小時旅途,16:55火車到達花都車站,此時一個列車員舉著喇叭開始喊:各位旅客,火車17:15到達廣州,我為方便乘客,可發售深圳,東莞。。。。。。等地的車票,大家不用出火車站,即可坐上大巴車「身邊有幾個人紛紛買票,此人收錢買票後,在每個人的袖子上貼上一個皮帶扣大的綠色不干膠,上面有「掉隊投訴電話136xxxxxxxxx」我打聽了深圳的班車,是17:30分開車,全程高速,90分鐘後到深圳福田汽車站,票價50元。我動心了,我下火車馬上可以坐此車,19點可直接到家門口。我如坐廣州-深圳火車的話,還不知幾點開。並到深圳還要轉大巴。我如到流花車站坐車,還要拖著行李走500米,還不知幾點有車。我看他是列車員,又拿著大喇叭到處攬客,沒有懷疑他們是野雞車,當即買了車票。

17:15,火車到達廣州火車站,我們買了票的乘客,統一集合到九號車箱外,這時那名售票的列車員在站台上拿著喇叭招呼人們買票,呼籲買了票的乘客到有舉紅旗的人處集合。站台上有4面紅旗,我找了一個舉旗幟的人問:「何時開車」,他說「17:30準時出發「。期間有兩名警察從我身邊坦然走過。

大家30多號人來到出站口,舉旗幟的人讓我們在出站口內的右邊等候,在出站口有大量檢票員,警察,在站內右邊有個木桌,有穿保安服的,有買汽車票的,有維持次序的。後牆上還有到深圳,東莞,中山等地的白的紅字大標牌。又有不少人在這裡買了票,有保安將買了票的乘客列隊等待,此時時間已經是17:45分。我開始懷疑有問題了。我來廣東省有6年了,早就聽同事說過野雞車的事,有位同事還有此經歷,當時他說:車開了段路後,開始提高票價,不從的人是一頓毒打,當時有兩個四川的小夥子,被打的慘不忍睹。我在1998-2002年多次經廣州火車站,到對面流花車站坐車到深圳,在廣州火車站廣場有很多野雞車,以低價誘人上車,半路甩客。我早有耳聞,從沒有坐過。我找到木桌的售票員說:我買的深圳的票,是幾點走? 是不是全程高速?售票員說:可能要18點,全程高速。我看著她身後的大標牌,保安。心想:火車站內不會買野雞車票吧。

17:55,我們一隊約40人列隊出了火車站,在火車站的左邊公交車站上了車到夏茅客運站(好像是夏茅客運站,我記不清了)。19:00到達客運站,這是一個偏僻的地方,停車場零零散散有幾輛巴士。「不用出站,17:30出發90分鐘後到深圳」 這是釣魚的誘餌,我是條咬了毒鉤的魚。 看著帶我們來此處的人販子和車老大在車窗外討價還價,我們憤怒而無力。車如蝸牛般在107國道爬行,21:30到達東莞。 面對我們的質問「為什麼不走高速」,售票員說:「火車站的人給我算的是23塊錢一個人」。23:20到達南頭邊檢站, 售票員要大家下車,我問「不是到福田汽車站?」售票員「不下,你就坐」。進南頭關後,我發現車往蛇口開了。我馬上問他「不是到福田汽車站嗎? 您不去,告訴我一聲,你們這樣也太缺德了」售票員「我喊你下,你不下,司機別停車,一直開到蛇口」。我憤怒的七竅生煙,但環顧四周,只有我一人在車上,腦海想起報紙,同事描述有人乘坐這種車反抗後的慘狀,---好漢不吃眼前虧。轉眼車到了蛇口沃爾瑪,我對司機說「下車」。 我記下了他們的車牌 「粵B 52763」售票員說「讓他下,你以後要到流花汽車站坐車」。坐上「483」中巴,24:01到家。

從廣州火車站17:15下火車,到24:01 到深圳家中,90分鐘的路程我用了404分鐘。回家探親的後的喜悅,轉化為憤怒,恐懼,疲憊。 2004年的5月黃金週是黑色的。 這一切是因為:我信任了N749次列車上一位列車員。我信任了廣州火車站出站口內右側售票的售票員。我信任了那些可以在廣州火車站隨意進出的人(我不知該怎麼描述他們,他們沒有鐵路制服,沒有保安制服)。我信任了廣州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我不明白廣州火車站內,站外數百警察是做什麼的?

感謝網路的發展,讓我有如此低的成本來發泄我心中的鬱悶,從1996年我第一次到廣州火車站轉車到深圳,就發現廣州火車站廣場有大量野雞車,到2004年我仍做了5個小時野雞車到深圳。我想廣州有關部門不只只是弱智那麼簡單。

廣州火車站---「世界最大的販人集團」,各位網友應該不用我詳細計算在廣州火車站被充當「豬仔」人的數量吧。 我做N749次火車有40多號人上當受騙,廣州火車站每天有多少車,一年又有多少天?從我以上的經歷,稍微有點社會經歷的人都明白,這是廣州火車站少數人內外勾結長達數十年公然在廣州火車站內坑害旅客,牟取暴利。它們從火車站內「買人」---以虛假的信息騙取旅客票款,到廣州偏僻的客運站「賣人」---低價賣給野雞車。它們是團夥性質,有組織的行為。從受害的旅客人數來看它們是當之無愧的「世界最大的販人集團」。


(慾火鳳凰)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