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讓國人心寒的話題

2004-05-19 00: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如果你來自富人家庭,請不必驚訝;如果你來自窮人家庭,請不要哭泣)


  公正問題在經驗論證方面關係到社會實踐的方面,例如收入分配、社會地位、機會獲得等等。想必大家對這些問題都會有感性上地認識,但究竟在我們地社會中,是一個怎樣地狀況,需要由一組具體地數據來體現。 看到最近由景天魁等社會學者編著的《社會公正理論與政策》,在書中我看到了一些數據,我深深地被震撼。。。。現節選如下:

1。受教育機會的不公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教育機會分配經歷了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1949-1979,政策導向是促進教育機會均等化,家庭的社會資本、文化資本、經濟資本對對子女受教育機會的影響較小。1978年後,家庭背景對子女受教育機會的影響越來越大,影響力從80年代初的9。9%猛增至90年代的17,9%。

  教育部袁貴仁副部長曾領導了一個叫做"中國教育問題與人力資源問題"的課題,調查顯示,近10年來,我國教育機會不均問題十分驚人。1998年,我國小學生均預算內經費全國平均378元,最高的為上海1957元,最低的是河南,生均202元,相差近10倍。北京、上海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40%,而貴州初中的毛入學率只有52%。這是1998年的數據,到今年更加無法想像。

  城鄉教育機會的不公正,特別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對農民教育的歧視。<教育法>規定,農民要負擔教育附加費,而城鎮居民大多沒有這個責任。對義務教育學校的基建支出《教育法》規定,城鎮由政府負擔,而農村則要求鄉村負擔,部分通過向農民集資解決。由此造成城鎮學校與農村學校在師資、經費、教學條件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距。1998年,全國城鎮初中生人均預算經費為813,而農村只有486元。

  1999,《中國青年報》披露了一份調查,該報告對北京多所高校的2000餘名學生抽樣調查發現:這些學生28%來自北京,30%來自北京以外的城市,24%來自各地小城鎮,18%來自農村,城鄉比不少於4:1。如果按照我國城鄉人口比為3:7計算,農村孩子與城市孩子上大學機會之比差不多是1:10。

  受教育機會的公平屬於起點公平,農村孩子在起點上就遭遇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其他一切所謂的程序公正、結果公正之類,均無從談起。

2。城鄉居民差距超過了警戒線

  近幾年,我國居民收入差距呈迅速拉大的趨勢。每年新增的國民收入被少部分富人所佔有,一部分居民的收入實際上由所減少。有關專家預測,2000年,我國基尼係數已達0.46,大大超出0.3這一分配不公平的標準線。安五等分法計算,20%的高收入戶與20%的低收入戶的收入比,全國平均在7-8倍左右。城鄉居民的收入比分別是:1978年2.36:11984年1.86:11990年2.2:11995,2.72:12001年2.9:1.

  事實上,在農民的收入中,還要減去生產投資和各種負擔,而城市居民的收入中還要加入社會保障和各種補貼。所以,實際收入差距可能達到5-6:1

  在我國中西部的很多地方,如陝北黃河沿岸的山區農民,人均農業收入才400-500元,農民沒錢娶不了媳婦,進不起醫院,交不起學費、和打不起官司的現象相當普遍。最主要的問題還不在差距本身,問題在於1997年以來,年年叫喊增加農民收入,但差距還年年拉大。

3。健康權力不平等。

 生 命和健康是人的首要權力。每一個人在生存權面前,都是平等的。

  我國長期的政策導致衛生和健康資源在城鄉之間的分配極不合理。世界衛生組織在《2000年世界衛生報告》中,對191個會員國1997年的衛生系統資金提供公正性指數進行的排名中,中國排在188位,即倒數第4位。

  問題不僅僅是資源數量上的分配不公,問題更在於問題的性質。數量上的不公是一件事,是一個結果。問題是為什麼這種現象長期存在並愈演愈烈。


讀者推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